🏡
PTT小說網
x
    大展館如同巨大的藍色半球扣在水底,屋頂大量的夜明珠形成一條條明亮的經線,最後所有的經線集中到大展館的穹頂。

    突然,大展館的聖威驟然加重,接著,大展館屋頂傳來奇特的聲音,屋頂轟然炸開,而破碎的屋頂全都化為褐色的岩石,聚攏在一起,越來越多,凝聚成一個巨大的龍頭,徐徐下降。

    龍頭之後的龍頸龍身彷彿連接虛空,看不到盡頭。

    上一次敖窟的岩石頭顱現身地牢,還只是尋常。

    這次敖窟的岩石頭顱異常猙獰,他的角也不是普通樹杈狀的龍角,而是少見的扇形板角,一支支尖銳的錐形尖角連在一起組成扇面巨角,樹立在頭頂,充滿難以言喻的壓迫力。

    扇形巨角之上,有一百二十八根錐形尖角。

    看到那扇形巨角,方運才想起來,這敖窟竟然是龍帝直系血脈,龍角繼承了一尊龍帝獨有的特徵。

    敖窟的雙目是一對黝黑的深暗漩渦,它自上而下降臨,哪怕在場的許多半聖化身見慣風浪,此刻也都真誠地低下頭,表示尊敬。

    雷空鶴只是微微點了一下頭,道:「請查驗。」

    雷空鶴說著,手中竟然多了一枚天地貝,拋向敖窟。

    敖窟的頭顱足足有十層樓那麼高,加上龍角還要翻倍,他面無表情,嘴上卻道:「見過尊敬的月龍爵陛下。既然是您所託,敖窟願意相助。」

    月龍爵,地位近乎龍族大聖,敖窟只是半聖。

    「多謝敖窟陛下。」雷空鶴自然知道自己這個月龍爵是靠雷祖獲得,沒有實際的軍功,空有虛名,至今還有許多龍聖表示不滿,所以他不敢真的把自己當成大聖。

    敖窟身下緩緩探出一隻巨爪,用兩根爪子的尖端,如同穿針引線一樣小心翼翼捏住那枚天地貝。

    數息后,敖窟的雙眼的漩渦竟然有輕微的波動。

    所有人都盯著敖窟,看到敖窟這一舉動,好奇心大增。

    敖窟輕輕點了一下頭,道:「正如月龍爵所言,這枚天地貝中的三件寶物,都遠在半聖寶物之上。」

    在場的各族皆面露驚色,哪怕許多都是半聖化身。

    在場過半的半聖化身的本體,都拿不出能讓敖窟認為遠在半聖寶物之上的寶物,更不可能一次拿出三件。

    雷空鶴微微一笑,但敖窟那巨大的頭顱在上空緩緩旋轉,看向方運。

    「文星龍爵,你與雄月龍爵都是龍族一員,你若不願賭寶,本聖可中止此事。」

    全場眾人難以置信地看著敖窟,表面上不敢說什麼,暗中議論紛紛。

    雷家人也在暗中傳音給雷空鶴。

    「家主,這敖窟明顯是在偏幫方運啊!」

    「定然是敖窟見咱們的三件寶物太珍貴,怕方運輸掉,所以提醒,簡直在作弊!」

    「怪不得那位的手下在北極天城處處被阻撓,原來這北極天城也跟方運沆瀣一氣。之前說敖窟與敖震有仇,方運要倒霉,看來有些計劃不能用了。」

    敖窟不理會其他人的議論,只是靜靜地看著方運。

    方運一拱手,道:「多謝敖窟陛下為了族內和平勸說我倆,不過,我參與賭寶,也是為了消弭鬥爭。畢竟,我們無論誰勝誰負,最後都會主動放棄攻擊對方,否則會被龍城誅殺。」

    敖窟盯著方運,過了許久,道:「既然你一意孤行,那無論勝負,都與本聖無關。今日之後,本聖將派你進入罪海,去懲治妄圖越獄的古妖兇犯!」

    雷家眾人難掩心中的喜悅,那雷空鶴之前面色極為難看,現在卻面帶微笑,卻又在竭力裝出一副悲天憫人的樣子。

    罪海,原本是龍族關押敵人的地方,甚至可以說,龍族所有分殿的水牢,其實都是罪海的一部分。

    罪海原本被龍族的龍獄完全掌控,但龍城化為戰魂世界后,整座龍城的眾聖本質上已經不是原來的龍族,而是戰魂,所以罪海突然失控。

    這就導致,罪海之中的古妖等各族因為數量太多,反客為主,佔據罪海,並妄圖衝出罪海,與古妖裡應外合,想要徹底攻佔龍城。

    罪海,那是比北極天城更危險的地方。

    其他各族都望著方運與敖窟,摸不清方運到底在哪裡得罪了敖窟,但是,少數半聖化身轉念一想,又覺得事情不會如此簡單。

    但是,幾頭妖蠻半聖化身眼中閃過異色,隨後便如往常一樣看著方運。

    「陛下有令,方運不敢不從。」方運道。

    敖窟點點頭,把那天地貝拋給雷空鶴,然後道:「既然兩位龍爵都同意,那本聖同意賭寶。不過,誰也別想耍什麼花招,否則的話,本身不介意殺光你們每一個!」

    敖窟用冰冷的目光掃視大展館的所有人,龍頭徐徐上升,最後消失在屋頂,而屋頂的碎片自動回返,重新修補,恢復如初。

    除了少數幾個強大的半聖化身,大多數半聖化身都心有餘悸,敖窟的力量可比他們的本體強大太多。

    像敖窟這種執掌北極天城的半聖真龍,面對普通大聖亦有一戰之力,只有各族最頂尖的大聖才能穩勝他。

    雷空鶴看著方運,微笑道:「那麼,賭寶開始?」

    方運微笑道:「我同意賭寶,但毫無準備,而你是有備而來,無論怎樣,你的勝算最大。所以,你有一個選擇,要麼想出辦法讓你我的勝算持平,保持賭寶的基本公平,要麼,你再進行一次押寶。」

    雷空鶴搖搖頭,道:「沒想到方虛聖竟然如此斤斤計較,毫無虛聖風範。不過,我若是與你斤斤計較,與你一般無二。這樣吧,我就額外押一件寶物,若你贏了,那寶物歸你。」

    「一般的寶物我看不上,起碼拿一件雷祖的遺寶我才會滿意。」方運笑吟吟地看著雷空鶴。

    雷家眾弟子勃然大怒,雷空鶴臉上的笑容消失,其他人則十分高興看到這一幕,整件事,果然不會輕鬆開始,也不可能輕鬆結束。

    雷空鶴道:「雷祖遺物乃是我雷家共用之物,甚至連龍族也不敢隨意處置,我豈能用以押寶?」

    「沒有雷祖遺物,你區區雷空鶴,也配與本聖賭寶?」方運依舊笑吟吟看著雷空鶴,臉上沒有絲毫鄙視的神色,如同在和朋友閑聊一樣。

    「你……」雷家眾人暴跳如雷,卻什麼都不敢做。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