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雷空鶴盯著方運。

    兩人四目相交,彷彿有閃電在閃爍。

    大展館的其他人看得明白,雷空鶴想要通過賭寶探知甚至奪走方運的寶物,但方運不僅沒有退縮,反而利用雷空鶴那種必勝的心態,逼雷空鶴付出更多,如果勝了,收益更大。

    如果雷空鶴不敢押寶,那方運便可以順水推舟,不用不會被人嘲笑膽小如鼠,反而會讓雷空鶴成為笑話。

    現在,雷空鶴已經騎虎難下。

    雷空鶴死死咬著牙,道:「我不能動用雷祖遺物,但卻有一件龍城賞賜的重寶,我便將這件重寶押在今日的賭寶之中!」

    雷空鶴說完,右手向前一推,天地貝中華光閃爍,出現一個拳頭大的水滴狀水晶,水晶之中,一頭正在盤身沉睡的青色盤龍被水滴包裹。

    那水晶盤龍徐徐落在兩人之間,懸浮在之前狼固聖的聖封符之上。

    「這……」

    在場的眾多人露出貪婪之色,尤其是沒有晉陞半聖的各族。

    「這件配得上你人族虛聖嗎?」雷空鶴面色陰鷙,目光中隱藏著濃濃的不舍。

    「勉強配得上。」方運嘴上說的輕鬆,但緊緊盯著那物。

    那水晶盤龍,有個如雷貫耳的名字,叫做眾生之龍。

    除了極個別的族群,絕大多數族群的半聖在晉陞的時候,都會遭遇不同的劫難,但大部分劫難都是一種類型,那便是眾生劫難。

    尤其是數量較多、個體較弱的族群之中,這種族群的發展,主要不是靠天地自然,也不是靠外人施捨,而是靠族群世世代代的努力和積累,靠著一代代的傳承。

    無論是族群中的哪個人封聖,都會承擔整個族群的恩澤,哪怕某個小人物微不足道,只會做最粗糙笨拙的事,可能連大字不識一個,可能被人欺凌,可能只會默默地種田、做工、相夫教子,在絕大多數人認定的尊卑序列之中,位於低到不能再低的位置。

    但是,在天地眼中,在萬界眼中,他們和那些眾人眼中高序列的權臣、富商、名士等等等等,毫無區別。

    他們哪怕是為族群貢獻了一絲的東西,哪怕僅僅是一粒米,也能恩澤於半聖。

    四時行焉,百物生焉,天何言哉?

    任何人!任何人都無法回饋所有的恩澤!

    天地不仁,是因為天地視萬物同等。

    聖人不仁,是因為聖人無法澤被蒼生。

    所以,每尊聖人在封聖的過程,都會面臨眾生劫難。

    有些族群的眾生劫難尤其重。

    因為,有些族群的少數人,永遠不懂感恩,永遠無比貪婪,最喜歡做的事,就是污衊同族不懂感恩,污衊同族無比貪婪,卻偏偏對損害同族的異族格外寬容。

    那些少數人明明比咬餌的魚更愚蠢,被牆頭的草更容易被人影響,卻自以為天下皆醉他獨醒,論人只論過,從未論人功。

    眾生劫難很強,強到萬界本來沒有一點辦法取巧,哪怕擁有太古奇寶、萬界至寶也束手無策。

    為了對抗眾生劫難,各個族群想盡辦法,後來,龍族最先解決。

    但是,至少要聖祖層次的大人物才能做到。

    聖祖層次的大人物利用特別的寶物回溯時光,以永久消耗自身眾生意念為代價,製作一隻眾生之龍。

    手持眾生之龍的人若封聖,便會大大削弱眾生劫難。

    後來,各族聖祖都用此法。

    傳聞孔聖聖隕前,也憑藉此法製作了特別的眾生之人,一直留在孔府之中,讓歷代孔家家主能使用半聖偉力。

    萬界聖祖層次的大人物太少,而且製作此等寶物要永久消耗自身力量,對自己有巨大的損害。

    偏偏眾生之龍只能幫助封聖,沒有任何其他作用,而且使用一次便會消散,實際價值遠遠低於聖祖製作此物付出的代價。

    所以,眾生之龍極少。

    這一次,龍庭把眾生之龍賜給雷空鶴,恐怕也是之前龍帝的留言,要把此物留給雷師後代。

    雷空鶴是雷家最有希望封聖的人,自然當仁不讓獲得此物。

    但是,沒人會想過他會拿出此物押寶。

    連他身後的雷家人也愣在原地,難以理解地看著雷空鶴。

    現在,雷家人也不再擔心方運不想賭寶,沒有人族能夠抵擋眾生之龍的誘惑。

    人族半聖的眾生劫難,一直遠比其他各族強大。

    當年蒙聖之所以聖道根基不穩,就是因為沒有完全承受住眾生劫難。

    承恩愈重,則眾聖劫難愈強。

    方運從頭到尾,都在算計雷空鶴的眾生之龍。

    為了眾生之龍,方運可以不惜一切代價。

    「我同意!那麼,請雷空鶴先生取出第一寶。」方運道。

    雷空鶴卻微笑道:「好,還請敖窟陛下幫忙掩蓋氣息。」

    「可!」

    天空傳來一個聲音,兩道灰濛濛的煙柱分別落在方運與雷空鶴面前。

    兩人相視一笑,將自己的天地貝送入煙柱之中。

    「現在,你們二人各選擇一件其中的寶物送出天地貝,此物會在本聖的力量之中,不會外泄,待力量撤走,優劣自可分曉。不過,雷空鶴只能從三件寶物中選其一。」

    「我已經選好。」雷空鶴微微一笑。

    「我也已經選好。」方運道。

    所有人都沒有感到那巨大的灰色煙柱中有任何異樣,好像什麼都沒有發生一樣。

    但是,所有人都屏息斂聲,死死盯著兩人面前的煙柱。

    敖窟的聲音再度在大展館中響起。

    「雷空鶴乃是提出賭寶之人,按照規矩,他的寶物首先揭曉。」

    說著,雷空鶴前方的煙柱消失,露出一枚散發著七彩光芒的貝殼,只有巴掌大小,在這天地貝之上,則浮現一個無法準確形容之物。

    那是一個卵形物品,不是很大,只有三尺長,但是,這個「蛋」沒有外殼,而是個蛋形的虛空,在虛空之中,有無數星辰在其中。

    這個蛋,彷彿是一條銀河被壓縮成三尺長。

    只不過,裡面的星辰沒有在運轉,而是停滯不動,失去了星空本應該有的靈動。

    大多數人只是驚訝地看著,根本認不出這是什麼。

    但是,每一個認出這物的人,都毛骨悚然,一個半聖化身竟然嚇得奪門而出,一邊跑一邊喊叫。

    「瘋了!你們瘋了!等待它們的報復吧!真是瘋了……」

    其餘人被嚇得膽戰心驚,可又想知道這個蛋是什麼,沒有一個離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