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那些水族本來沒多想,但聽到妖蠻和雷家人不斷挑唆,紛紛變了臉色。

    一些對祖龍極為景仰的水族越來越憤怒,幾頭從龍城內城趕來的龍族半聖化身最為憤怒。

    就見一頭龍頭人身三丈高的龍聖化身走到雷空鶴身邊,死死盯著方運,道:「此物非比尋常,當年浩劫之戰前,被封存於龍族密庫,怎麼會在你手裡?此次賭寶到此結束,即可羈押方運到龍庭,請眾聖審判!」

    「滾!」

    敖窟的聲音在大展館回蕩。

    藍色的大展館外殼突然齊齊破碎,猶如億萬玻璃炸開,閃爍著漫天晶芒,在水中飄散。

    外面的海水被無形的力量阻擋,並沒有影響大展館內。

    那龍聖化身猛地倒飛出去,重重撞在大展館的立柱上,如同破布袋一樣滑落到地上。

    「敖窟,你……」

    「在本聖的地方,什麼時候輪得到你們來抓人!」

    雷空鶴道:「敖窟陛下誤會了,我們只是想弄清楚這件寶物的來歷,畢竟,這件寶物太過重要了,關係到龍族的顏面和名聲。」

    「哼!」敖窟的聲音在大廳中回蕩,「文星龍爵,此物的來歷,你能否明說?若是不便說,可以私下傳音於本聖,若是來路合理,這第一場賭寶,當算你勝。」

    雷空鶴介面道:「太初滅界龍的龍卵雖然珍貴,但與時光指南車相比,還是差了少許,如果方虛聖此物來路沒有問題,老夫自當認輸。」

    方運微微皺眉,道:「空鶴先生,你真要讓我說出此物的來歷?」

    「當然,如果你的寶物來歷不正,我豈能與你賭寶!」雷空鶴道。

    「那我要是不說呢?」方運問。

    「那本爵只能前往龍庭,要求徹查你,你不僅要交出時光指南車,還要交出所有寶物讓龍庭查驗!」雷空鶴道。

    方運點點頭,道:「那我明白了,空鶴先生先說說自己那件寶物的來歷吧,如果說不出來歷,還請敖窟陛下將他擒下,搜查他的所有寶物,或許他有什麼危害龍族的隱秘。」

    「可。」敖窟的聲音在大展館中回蕩。

    雷空鶴終於變了臉色,眯起眼盯著方運,緩緩道:「此物,乃是一尊半聖化身送給我,不過他不喜拋頭露面,所以我不便說他的名字。」

    「錯了!」方運的聲音在大展館中激蕩,「這枚太初滅界龍卵,其實是我的!雷空鶴,你真是卑鄙,竟然偷了我的龍卵。我有證人,你們不信可以問問敖煌,他應該在龍城深處,一定可以為我作證。你們不覺得雷空鶴的話可笑么?一尊半聖居然捨得把價值相當於大聖寶物的神物送給一個文豪?所以,既然他的話不可信,那我說的必然是真話。」

    雷空鶴怒道:「方運,你不要血口噴人,你之前根本沒見過此物。」

    「我拿出時光指南車,你逼問我來歷,現在你倒不敢說自己寶物的來歷。敖窟陛下,此人怕是勾結外族,危害龍族,我看,還是將他拿下,交由龍獄審問吧。至於他三件寶貝,都獻給龍族,我只要眾生之龍和聖封符。」方運道。

    「敖窟陛下,方運在信口雌黃,此物來歷絕對沒有問題!」雷空鶴急忙道。

    敖窟冷冷一哼,道:「你可以逼問方運寶物的來歷,自己寶物的來歷卻遮遮掩掩,這是何道理?你若不從實說出,今天別想走出此地!」

    雷空鶴道:「敖窟陛下,我的寶物與龍族無關,他的物品乃是祖龍之物,當然要問清來歷。」

    方運詫異道:「你的東西怎麼與龍族無關?既然祖龍與太初滅界龍都是太初諸族,說不定當年祖龍是抱著這顆蛋長大的,這很可能也是祖龍遺寶啊!」

    「你胡攪蠻纏!」雷空鶴道。

    「夠了!你作繭自縛,怪不得本聖。若想繼續賭寶,就說出此物的來歷,不然,別怪本聖不客氣!」敖窟的語氣充滿了不耐煩。

    雷空鶴沉默許久,一咬牙,緩緩道:「是妖蠻半聖瘟疫之主贈送給我的。」

    全場嘩然。

    無論是外來者還是戰魂,都知道人族與妖蠻乃是死敵,雷空鶴既然承認,若是回到聖元大陸,必然會被聖院審問。但無論如何,也擺脫不了危害人族虛聖的嫌疑。

    雷空鶴此次賭寶的代價,有些大。

    方運微微一笑,道:「空鶴先生,等回到聖院,咱們再相談此事。不過,你還會再回聖院嗎?」

    雷空鶴深吸一口氣,神色恢復平時的冷漠,淡然道:「待老夫封聖,自然回返聖院。」

    「怪不得世人都稱你為美男子,你想得可真美。」方運譏諷道。

    雷空鶴緩緩吸氣,緩緩呼氣,道:「該你說此物的來歷了。」

    方運詫異地問:「你真不知道?這是我躍龍門的獎勵啊,我以為你們都能猜到。」

    雷空鶴愣在原地,死死咬著牙,緩慢而用力地吸氣,用盡一切辦法避免自己破口大罵。

    他恨不得抽自己一個耳光,若是有足夠的時間,完全可以猜出此物的來歷,但瘟疫之主和妖皇等妖蠻都懷疑方運身上的寶物是得自末日殿或其他地方,他要查清楚,所以才出言質問,沒想到自己先栽了。

    雖說只要自己封聖,此事就可大事化小,可這污名卻背定了,付出這麼大的代價,得到的卻是這麼輕飄飄的一句,實在讓他難以接受。

    敖窟的聲音再度響起:「原來如此,方虛聖成功跨越龍門人盡皆知,如此一來,便等於是龍族賞賜,此物當屬方運。」

    雷空鶴身後的一個雷家大學士道:「方虛聖,你拿什麼證明此物是躍龍門所得?」

    方運白了他一眼,道:「你蠢,並不等於我也蠢,我敢在這種地方說謊嗎?敖窟陛下,您可以去龍庭查證。」

    敖窟的聲音響起。

    「時光指南車如此重要,本聖早就與龍庭聯繫,此物的確是躍龍門獎勵,毋庸置疑。」

    雷家人和妖蠻半聖化身一聽,氣得心裡瘋狂大罵敖窟,看來他早就知道結果,一直在在配合方運演戲騙雷空鶴。

    眾人有些同情地看著雷空鶴。

    這位人族僅次於衣知世的大文豪,此刻卻被方運耍得團團轉。

    雷空鶴強壓下心中的惱怒和挫敗感,表面上恢復平靜,道:「我們進行第二場賭寶。」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