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釣海翁?」

    方運聽說過釣海翁,但知道的不多,只知道釣海翁神秘莫測,從未有人見過他的真身,但是龍族都對其恨之入骨。

    當年龍族與古妖大戰,釣海翁出力甚多。

    即便是古妖之中,也只有樹尊和少數祖帝與釣海翁有交情,當年負岳祖帝都沒有見過釣海翁。

    只是聽說,釣海翁的祖先與祖龍仇深似海,所以歷代釣海翁都想方設法針對龍族。

    當年古妖之所以敢起義,除了鎮獄邪龍,釣海翁也起到相當大的作用。

    待龍族跌落巔峰后,釣海翁才逐漸隱世。

    負岳異族雖然與釣海翁沒有交情,但卻見過釣海翁的恐怖。

    在負岳傳承之中,有一幅傳承圖,方運至今記憶猶新。

    那是在古妖崛起的初期,兩軍陣前,一頭古妖大聖被一頭龍族大聖狂風暴雨般的攻擊打得喘不過氣來,簡直就是健壯青年在毆打三四歲兒童。

    隨後,恐怖的一幕出現了。

    戰場的天空,突然被一分為二,縱貫幾十萬里,露出一條漆黑幽深的空間裂痕。

    那空間裂痕筆直整齊,隨後,一隻銀色魚鉤連帶著黑色漁線從空間裂痕中飛出,直到這時,眾人才恍然大悟,那空間裂痕不是憑空出現,而是這恐怖的漁線和魚鉤留下的痕迹!

    就見那魚鉤劃過奇異的弧度,在半空之中不斷出現與消失,彷彿不斷進出不同的時空。

    魚鉤明明出現在的天外,但眨眼之後,便穿梭空間,勾住那條龍族大聖的下巴。

    那龍族大聖怒不可遏,身化天地,暴漲到千里之長,猶如山脈橫空,外放恐怖的威能,足以毀滅成百上千的星辰。

    但是,那魚鉤就好像感受不到任何的力量,明明像是置身於暴風雨中的落葉,可卻輕輕一抖,如同利刃切豆腐一樣,從龍族大聖的下巴開始,緩慢而有力地下滑,所過之處,龍身兩分。

    那魚鉤似慢實快,好像把龍族大聖的身軀當滑梯一般,從龍頭滑倒龍尾。

    三息之後,魚鉤把千里巨龍開膛破肚。

    漫天血雨與臟器下落。

    虛空吞噬者看著方運道:「釣海翁最需要的,便是各種頂級神金,所以,我們兩族素來交好。不過,我們一族的頂級神金向來貴重,釣海翁也未必買得起,他們經常拿寶物交換。所以,我們虛空一族獲得過一些鏡海。」

    「什麼是鏡海?」方運問。

    「釣海翁有三寶,魚竿,魚簍,以及鏡海。他們的魚竿和魚簍一般各有一個,但鏡海極多。鏡海非常神奇,相當於是一處連通外界的海面,光滑如鏡,釣海翁可以直接進入鏡海,到達連通之處。當然,他們更喜歡向鏡海中拋釣魚鉤來達成他們的目的,而不是親自參戰。所以,萬界大多數生靈都沒見過釣海翁真身。」

    「你們得到的鏡海,直接通往學海?」方運問。

    「不錯,應該說,那鏡海通往的是別的地方,但邊緣正好囊括學海。」

    「那你們為什麼不從學海中需找寶物,反而把消息告訴我?」方運問。

    虛空吞噬者無奈道:「你以為我們不想?我們又不是釣海翁,身體無法通過鏡海進入學海,只能從外面垂釣。但是,我們又不是你們人族,根本釣不出文心魚,倒是釣出過一些異怪海獸,反而惹了麻煩。所以後來我們便放棄學海垂釣,只專心垂釣學海外的寶物。多年以後,那片鏡海里的一切都已經被我們釣空,只剩學海,自然也變得無用。」

    「你帶來了鏡海?」方運問。

    虛空吞噬者道:「鏡海在虛空黑洞之中,我帶不來,更何況那東西在我們一族已經算廢品,沒誰會帶。不過,我有一枚鏡海符,可以直接抵達那處鏡海所在,當然,我會教你鏡海垂釣之法。」

    方運盯著虛空吞噬者,表面十分冷靜,但內心火熱。

    學海對讀書人意味著什麼,方運再清楚不過。

    當年學海費盡千辛萬苦,依舊錯過大量的文心魚,那時候是方運實力太低。若是現在能再入學海,甚至只是在外面垂釣,收穫也絕對會無比巨大。

    方運心中浮現一種又一種強大的文心,許多都是自己所需。

    如果能將那些文心一一獲得,那自己的戰詩詞或者別的力量將會空前強大。

    人族戰詩詞,很強,但也不夠強。

    所以歷代眾聖封聖之後,很少用戰詩詞戰鬥,最多是偶爾用以輔助,雖然最主要的原因是眾聖的其他手段強於戰詩詞,但還是說明戰詩詞本身威力不足。

    如果能獲得大量的文心,強行增強戰詩詞,方運相信自己將來單憑戰詩詞就足以橫壓一方。

    畢竟,自己有豐富的戰詩詞資源。

    「你要多少聖體果?」方運問。

    「我不止要聖體果,還要聖體果樹!」虛空吞噬者道。

    「龍城真是個篩子,處處漏風啊。」方運道。

    「我們虛空吞噬者一直與各族為善,除了喜歡吞吃星辰算是小毛病。」

    「如果那是小毛病,星神一族也不至於視你們為族群大敵。」方運道。

    「沒辦法,誰叫星神一族無比美味卻偏偏不讓我們吃。」虛空吞噬者輕描淡寫道。

    「我可以給你一定的聖體果和完整的聖體果樹,但是,除了讓我去鏡海,除了虛空石,我還需要低端的神金,那種在你們看來垃圾的神金,我要很多很多。」方運道。

    「給人族用來製作機關?」虛空吞噬者問。

    「對!」

    方運完全可以想像得到,當人族獲得用之不竭的神金,哪怕是最差的神金,會是什麼樣的結果。

    虛空吞噬者想了想,道:「我這具化身所帶的神金並不多,不過,你如果能到鏡湖,可以順路去登東盆地,那裡有大量的低層次的神金,對於我們一族來說毫無用處,但對你們來說是寶物。當然,我會給你混洞印記,讓你可以出入那裡。但是,至少需要三棵聖體果樹,不然我也無法向族中交代。」

    「可以。不過,我想要絕對的安全。」方運道。

    虛空吞噬者帶著笑意道:「我們一族可是被孔聖教訓過,怎麼敢亂來?你放心,這筆交易,我可以向一切力量立誓,包括孔聖意志。更何況……我們可不敢惹牧星客的弟子。」

    「你早就看出來了。」方運道。

    「牧星客是我們最堅定的盟友,我豈會覺察不到你神念的特別之處。」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