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立誓完畢,方運看著敖窟,雙眼亮閃閃,充滿了真誠。

    龍城沒有任何反應。

    過了好一會兒,敖窟強忍怒火,問:「你們人類怎麼形容一個人特別厲害?」

    「蓋世無雙。」方運隨口道。

    「不,是口頭語。」敖窟道。

    「強悍。」

    「再粗俗一點。」敖窟道。

    「牛嗶。」

    「我看你就很牛嗶!」敖窟怒目圓睜,死死盯著方運。

    方運一臉懵懂,一本正經道:「我聽不懂。」

    「裝,繼續裝!萬界萬物、眾生眾聖全都加一起,也沒有誰能騙過龍城,你竟然做到,你不牛嗶誰牛嗶?我真想一爪子拍死你!」敖窟忍不住咆哮起來。

    「陛下誤會了,我真沒有侵吞寶物的意思。我身為文星龍爵,有覺悟也有義務把鎮龍座獻給龍族!我真帶沒拿啊!你想想,我就算有那麼大的膽子,可能那麼蠢嗎?」方運道。

    敖窟繼續盯著方運,無力反駁。

    方運嘆了口氣,道:「我苦啊,被雷空鶴與妖蠻聯手耍了,現在還要替他們背黑鍋。我真的沒得到鎮龍台。你回去跟龍庭的頭頭們說,等我離開龍城,一定把鎮罪殿弄回來,還有鎮罪大印。哦,對了,噬龍藤跟我關係不錯,鎮邪井就不好說了。」

    「哦,你在威脅龍庭?」

    「不能不能。我如果說人族乾脆不守兩界山撤到血芒界,那才叫真正的威脅龍庭。」方運面帶微笑。

    敖窟冷哼一聲,道:「馬上收拾一下,滾去罪海,不殺滿三千皇者,別想回來!」

    「寬限我幾天,我馬上就要晉陞文豪,等我晉陞文豪再送我去怎麼樣?到那時候,我能殺更多的古妖戰魂。再說了,現在的龍獄罪海比北極天城都危險,我實力不足,去了不是丟龍族的臉嗎?」方運道。

    敖窟皺了皺眉頭,道:「那你先留在北極天城,讓敖汕給你找住處。」

    敖窟那巨大的岩石龍頭快速上升,很快消失不見。

    方運暗暗鬆了口氣,鎮龍座的出現,定然吸引整座龍城的目光,自己根本拿捏不準龍庭的態度,只能表現出自己的一些價值。更何況,有葬聖谷的聖陵意志擔保,至少短時間內龍城不會動自己。

    但是,以後就說不準了。

    方運立刻決定,儘快去鏡湖。

    於是,方運找到敖汕,來到一處安靜的水底宮殿,讓所有水族離開,然後開始研究虛空吞噬者的秘法和寶物。

    防人之心不可無,更何況虛空吞噬者乃是遠古極凶,雖然他們販賣神金的時候非常講究信用,但不可能白璧無瑕。

    方運檢查了星路石、虛空石、鏡海符、混洞印記等虛空吞噬者給的東西,確定沒有任何貓膩,決定即刻啟程。

    稍作安排,方運先拿出挪移之門,就見挪移之門落在地面后,開始緩緩向四周地面外放一條條黑色的紋路,那些黑色紋路交織在一起,在地面形成一個圓形法陣。

    隨後,法陣向上長出一條條黑色的紋路,如同藤蔓一樣在半空交織,最後形成圓球法陣。

    一道光芒閃過,法陣變成半透明。

    方運啟動那顆星路石。

    星路石是一顆黑色的石頭,表面布滿蘭花狀的白色條紋。

    就見星路石光芒一閃,化為一個小小的黑洞,形成巨大的吸力。就見方運如同靠近磁鐵的釘子一樣,嗖地一下被吸入其中。

    方運雖然早有準備,還是發出一聲悶哼,急速縮小,沒入黑洞之中,消失不見。

    那黑洞急速旋轉,最後收縮,徹底消失。

    組成法陣的紋路表面光芒流動,如同細微的電流在不斷飛竄,而挪移之門已經消失不見。

    方運只覺身體被巨大的吸力包裹,衣物不斷被撕碎飄散,眼看衣衫就要被撕光,只覺天旋地轉,同時感到自己在向下掉落。

    方運急忙喚出平步青雲,落在其上,這才鬆了口氣,向四周觀看。

    「咦……」

    方運看了看天空,又看了看下方,上下竟然一模一樣,除了自己。

    下方好像有一層薄薄的透明玻璃,玻璃下面是一座座倒塌的山峰,大量的山峰破碎,處處都有大坑,整片山脈一片狼藉。

    而上方的天空彷彿有一面無邊無際的鏡子,倒映下方的一切。

    但是,那面巨大的鏡子中只有下方的天地,沒有方運。

    方運向四周望去,在極遠的地方,白色的壁障籠罩四方,讓這裡成為封閉空間。

    方運沒有向下看,而是向天空看去,較遠的距離讓他看到倒映之地的全貌,很快在一片殘破的山脈之外,看到一處被大霧籠罩的地方。

    鏡海之中,除了那一個地方被大霧籠罩,其餘地方都清晰可見,而且全都是被挖掘過的山脈。

    方運繼續向那大霧所在飛去,很快來到大霧所在的上空。

    鏡海並不不大,不過方圓千里,但下方的世界卻千倍萬倍於鏡海。

    方運只看了一眼,便冷冷一笑,果然如之前自己所預料,這的確是學海,但學海哪裡是隨隨便便就能垂釣的地方,輸掉這鏡海的釣海翁,恐怕從學海中釣不到好東西,所以才與虛空吞噬者交易。看那些被挖空毀壞的山脈就知道,虛空吞噬者也沒想到得到的是無用的鏡海,所以四處挖掘泄憤。

    那虛空吞噬者在傳遞秘法的時候說過,學海有迷霧阻擋,看不真切,這哪裡是看不真切,是根本看不到。

    方運卻毫無氣餒之色,冷笑之後,雙目才氣涌動。

    隨後,雙目出現細微的變化,好像附著一層明亮的水光。

    鏡海之中的學海迷霧,在方運眼中不復存在!

    整片學海,盡收眼底。

    學海之中,空無一人,也沒有詩詞形成的船隻,空蕩蕩的。

    但有文心魚。

    學海之中,萬魚爭躍。

    當年那座龍門,竟然還在學海之中佇立!

    方運幾乎看傻眼。

    雖然過了好幾年,可人族年年開學海,從來沒有人提到這事,看來後來的人族進士根本沒能到達龍門所在的地方。

    不僅如此,方運還看到更難以置信的一幕。

    當年以為遇到文心巨鯨的時候,已經是學海最深處,那文心巨鯨就是傳說中的學海島。

    可現在從高空看去,在龍門極遠的地方,真的有一座島。

    島上有一顆參天大樹。

    那顆參天大樹的樹冠織成一處鳥巢,鳥巢之中,赫然有一顆丈許長的蛋,外殼是褐色的樹皮。

    方運萬萬沒想到,一切都超出自己的想象,隨後輕聲一嘆,自己還是小看了學海,就如同當年小看書山一樣。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