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他都說了什麼,你說給我聽!」方運冷冷一笑,知道那個漩渦獨眼怪一定沒按什麼好心,也就是自己,換成任何人族進入那片鏡海,都會顆粒無收。神金山脈是大,可正常的人族哪可能有天地貝,去了也裝不下多少,更何況,在虛空吞噬者眼裡,那些神金和石頭泥土毫無區別,帶走再多他們也不心疼。

    「有些話,不太好聽。」敖汕道。

    「那你往好聽了說。」方運道。

    敖汕差點翻白眼,附近的水族侍衛也哭笑不得。

    敖汕思索好一會兒,才道:「那虛空吞噬者說,您不捨得拿真正的重寶換,他有些生氣,所以跟您換了聖體果和聖體果樹。」

    「就這些?」

    「再說就不好聽了。」

    「不好聽也說。」

    「好吧,他說您蠢,他給您公道的價格您不要,您非得選鏡海符,以為能得到好東西。其實,那片鏡海早就被虛空吞噬者掏空,根本沒有任何價值。他宣傳了好幾天,便消失不見。」敖汕道。

    方運思索片刻,道:「我大概明白了。這個虛空吞噬者,果然奸詐。大概是有人懷疑他與我交換了特別貴重的物品,想找他麻煩,所以他才如此宣揚。他有沒有說鏡海之中除了廢墟還有什麼?」

    「沒有!您說的果然有道理,他說了很多,但沒有說其中的細節。」敖汕道。

    「那我猜得就沒錯了。對了,你們幫我放出消息,說我準備找虛空吞噬者報仇,就說我用黃昏虛日碎片換了鏡海符,他說那鏡海連通葬聖谷,能用釣海術釣到人族夢寐以求的神物,古源石。不過那寶物由孔聖遺念守護,只有人族能碰觸。但是,我什麼都沒得到,還傷了神念。」

    方運說完,敖汕和水族侍衛面面相覷。

    「陛下……您倆真是棋逢對手、將遇良才,相互坑害,真是默契啊!」敖汕笑道。

    「我只是向他學習。」

    「對了,古源石是什麼?我從未聽說過這等寶物。」敖汕好奇地問。

    「我瞎編的。」

    眾水族啞口無言。

    沒過多久,隊伍抵達大海眼,沒等敖汕開口,方運主動進入其中。

    「您的機關還沒交給寶庫呢……」

    不等敖汕說完,方運已經完全沒入大海眼中。

    敖汕苦著臉對一旁的隨從道:「這個文星龍爵,膽子太大,胃口也太大,好在咱北極天城家大業大,換成普通的城市,還不得被他掏空?」

    「您之前說罪海的半聖戰魂不敢外出,但卻沒說裡面的皇者戰魂極多,到時候會不會……」

    「沒辦法,我若如實說了,他死活不去,逃出北極天城,你我都要倒霉。不過,以他的實力,只要不四面樹敵,罪海的戰魂奈何不了他。」

    「問題是,他就喜歡四面樹敵。」

    「唉……」

    罪海。

    龍城乃是龍城眾聖採集萬界奇星異地熔煉拼湊而成的一顆巨大的星辰,龍城之中,有許多城中界,有許多連通萬界各處的通道。

    罪海,便是城中界之中。

    幾乎所有龍族都知道罪海的來歷,傳說罪海原本是一顆純粹由各種奇特的水組成的星辰,那星辰極大,堪比太陽,而且如同太陽一樣,被許多行星環繞,那些行星也是由奇特的冰或水組成。

    之後,罪海星被一尊龍帝以驚天偉力收攝,本來想煉製一件寶物,但最終煉製失敗,導致罪海星炸裂,化為罪海。

    罪海非常奇特,只有海底,沒有海面,也沒有海邊,無論沿著一個方向游多久,都不會游出罪海。

    鑒於罪海的特性,龍獄用來囚禁囚犯,並利用罪海的原生物種,培養出強大的罪龜囚車。

    漆黑的罪海中,一處小小的海眼突然急需逆轉,噴發出大量的水泡,隨後,一個身穿紫袍的年輕人被海水衝出來。

    方運立刻喚出沙之舟,警惕地打量著四方。

    這裡是一處無比昏暗的海底,沒有一絲的光亮,漆黑一片。

    海底是深色的泥沙,連一點水草都沒有。

    放眼望去,深海之中空蕩蕩的。

    方運正要想辦法尋找龍族在罪海的城市,突然面露喜色,四處張望,隨便找了一處方向離開,然後在遠離海眼的地方,開始向海底挖掘。

    最後,方運拿出半聖故居,進入其中。

    海水蕩漾,掩蓋所有的痕迹。

    哪怕是半聖路過,若不刻意觀察,也無法發現泥沙深處竟然有縮小的半聖故居。

    方運回到蜀山聖地,也是之前在工界閉關修鍊的地方。

    聖元大陸,景國,寧安城。

    不知什麼時候,一個年輕人在寧安城外的江邊搭了一間草廬。

    一開始,並沒有人在意。

    但是,隨著時間一天天過去,許多人發現,一些文位極高的名士經常拜訪那間草廬。

    久而久之,那裡便被稱為江邊廬。

    那江邊廬極為怪異,不成名的時候,人人可去可見,但名氣大了之後,有好事者去尋找,竟然再也找不到,只有少數人才能尋到。

    這一天的江邊廬外,聚集著十餘人。

    一半大儒,一半大學士,其中就有非常著名的虎皮大學士張厚陸。

    而現在,張厚陸已經成大儒,卻依舊身穿青衣綉雲服,未去聖院換大儒服。

    此刻的張厚陸,披頭散髮,身形消瘦,沒有絲毫的大儒風采,倒像是一個剛洗完澡的乞丐,乾淨,也乾癟。

    其餘人或站或坐,或躺或卧,形骸放浪,與尋常讀書人皆不同。

    就在這時,草廬內似是有異動。

    張厚陸雙眼精光一閃,推門而入,大嚷道:「老師,我還是不懂……嗯?老師你怎麼了?」

    張厚陸看到,那個神秘的年輕人竟然倒在地上,脈搏鼻息全無,除此之外,毫無異樣,面色依舊紅潤,身體也沒有僵死。

    「快快快,你們誰兼修醫家,快來看看老師怎麼了!」

    其餘人一擁而上,紛紛探查。

    「完了完了,方……咳咳,老師的天常分神法會不會出事了?」張厚陸問。

    「不會,就算出事,也是他本人,而非此法。」

    「難道是說……」張厚陸大驚。

    「不,或許還有另一個可能。」

    「什麼可能?」

    「天常分神法,身化萬千,體驗人生百態、世間浮沉,一旦其主大成,種種分身必然會重歸本體。傳說先生的本體不在此界,所以,這些分身也無法回歸本體,不過,分身所學所知,應該已經被本體知曉,這才導致分身假死。」

    「你的意思是,老師現在可能更進一步?」

    「對。」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