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收回虛樓珠,開始閱讀裡面的內容。

    虛樓珠有記載萬事萬物的功能,晉陞為萬象珠后甚至能化虛為實。

    這枚虛樓珠中,記錄了旗烙近乎一生的經歷。

    旗烙生活在一個不錯的旗魚家族中,但因為它的背鰭的形貌顏色格外差,因此被家族拋棄,還在幼兒時期,就只能獨自在貧民區生存。

    好在水族的生命力頑強,海中有足夠的食物,旗烙慢慢成長,最終晉陞為大妖王。

    可惜好景不長,龍族與古妖大戰,龍城封城,幾乎所有的水族都戰死。

    不知過了多少年,龍城形成龍魂戰場,最後形成龍魂世界,旗烙以戰魂的形式重新復活。

    從此以後,旗烙在罪海城中日復一日過著相同的生活,每天帶領隊伍的成員去巡城,回家之後,或進行修鍊,或喝酒玩樂。

    在龍城封閉的這些年,罪海城沒有任何危機,所有戰魂都過著混亂的生活,有戰魂為了尋求刺激,甚至故意送死。

    旗烙或者說大多數戰魂最在意的是力量的提升,可惜龍城還是龍魂戰場的時候,他們根本無力提升,只有在形成龍魂世界后,他們才發現自己可以進步。

    這種進步速度非常之緩慢,現在修鍊一萬年,也不及原來一百年。

    不過,戰魂們還是看到了希望,許多戰魂開始刻苦修鍊,旗烙就是其一。

    可惜的是,旗烙每年只有幾次機會離開罪海城外出尋找寶物,大多數時間像是傀儡一樣在罪海城中巡邏,沒有足夠的資源支撐,他的進步一直非常緩慢,幾乎不可能突破。

    那些大家族的戰魂不一樣,因為有數萬年的時間積累,外加足夠的資源,他們哪怕不如旗烙努力,也逐步晉陞皇者。

    聖血等聖位神物,是戰魂晉陞的必需品,沒有足夠的聖位神物,普通戰魂哪怕在努力,也需要數百萬年才能晉陞皇者。

    方運快速查看旗烙的記憶,很快露出訝色。

    原來,旗烙之前曾經看守過罪海城的石刻山,發現裡面有敖旁留下的石刻,最後被負責石刻山的水妖扔進附近不遠的深洞之中,那裡是專門處理石刻的地方。

    隨後,方運看到了自己想要看的,這些天發生的事。

    旗烙雖然地位卑下,但終究是個隊正,而且是罪海城最大的族群之一,即便背鰭不純,也有許多不錯的旗魚朋友,因此對罪海城最近的高層變動非常清楚。

    罪海城的城主是一頭半聖旗魚,名為旗磬,但為了修鍊,已經數千年沒有出面。

    現在負責整座城市政務的,是旗磬家族的皇者們。

    就在前不久,也就在眾聖化身大舉降臨龍城的前三天,旗毀家族發生內亂,名為旗毀的皇者上位,掌握了罪海城的大權。

    隨後,旗毀對罪海城進行一系列的變革,罪海城的許多官員被替換,只有那些特彆強大的家族或族群的勢力沒有被波及。

    罪海城一直有小道消息流傳,旗毀結識了龍庭的大人物,這是他得以上位的主要原因。

    至於那個大人物是誰,至今沒人知道,只知道旗毀獲得了龍庭的強力支持,甚至有半聖諭令。

    方運繼續查看,很快發現,此次阻攔自己進城的,是城防軍的大將軍,乃是一頭旗魚皇者,是旗毀的親信。

    那個去稟報的妖王旗魚告訴旗烙,那旗毀的親信得到方運要入城的消息后,竟然裝作什麼都不知道,不聞不問,明顯在拖延。

    直到旗烙轉達了方運要火燒罪海城的意圖,對方才不情願地下發魚鱗牌。

    方運看完旗烙的所有回憶,思索片刻,道:「還不夠。我想再買記憶,只需要記載龍城重開這幾個月發生的事。」

    「您能出什麼價格?」旗烙道。

    「一滴聖血夠不夠?」

    「夠了!您交給我,我認識一個在城主府當值的兄弟,他經常告訴我一些小道消息,他們城主府的侍衛,對罪海城的大事了如指掌,絕對能讓您滿意!」旗烙道。

    方運拋給旗烙兩滴聖血和一枚虛樓珠,看著旗烙疑惑的目光,方運道:「一滴是花費,一定是你的跑腿費。」

    「多謝特使大人!」旗烙行了個禮,快速離開。

    方運看著旗烙的背影,點點頭,這人做事乾淨利落,是個好幫手。

    方運左右無事,便開始繼續思考。

    「很顯然,旗毀早就知道我來,否則一個小小的城防軍將軍不敢阻攔文星龍爵,這若是在當年,我一紙令下,能直接取它的狗頭。旗毀不喜歡我,而他又獲得龍庭的支持,那麼,最大的可能是那個龍庭內務殿掌殿龍聖敖誨。因為目前就算有龍聖不喜歡我,也不會直接命人為難我,那敖誨上次派人去燭龍殿抓我,這次自己的狗腿子為難我,再尋常不過。」

    「敖誨只是可能性大而已,也不排除其他龍聖針對我,比如收了妖蠻的好處,或者與敖震敖窟是對手,順便為難我。當然,無論是誰主導,雷家都擺脫不了嫌疑。現在雷空鶴在龍城地位不穩,他根本無力直接針對我,但在龍聖那裡吹吹耳旁風還是能做到的。」

    「我剛入罪海就遇到阻撓,連敖窟都擺脫不了嫌疑,他身為北極天城之主,利益關係極為複雜,為了他自己,犧牲我很正常。這些龍聖里,除了敖震,大概只有那些龍帝戰魂值得信任。」

    沒過多久,旗烙回返,恭敬地遞來方才的虛樓珠。

    方運接過虛樓珠,仔細查看,又知道了罪海城更多更詳細的變化。

    這記憶的主人極為有趣,為了換聖血,甚至不惜暴露自己的私事,包括與其他水族私通之事。

    結合這份新的記憶,方運有不好的預感,因為罪海城的種種變化太過明顯,絕對是有大事發生。而且,不可能是沖著自己來的,自己很可能只是被波及而已。

    「旗烙,我有沒有辦法離開罪海城?」方運問。

    旗烙思索片刻,道:「罪海城不比他處,乃是龍族最大的監獄,外界隨時可以進來,但要想外出,需要提前報備半個月,獲得批准后,再等半個月後的通道開啟才能離開。上次通道開啟是五天前,也就是說,您可能需要四十天左右才能有機會離開,前提是城主府沒有阻撓您。」

    「我用大監察院特使的的身份也不行?」

    「真不行,除非您有龍獄之主的諭令。」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