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一件是在罪海鼎鼎有名但極其罕見的「罪骨魚」,外形就是血色的魚骨,只有巴掌大小,怎麼看也沒什麼特別之處,實際上,這東西是萬界罕見的重寶。

    萬物有靈,但那需要漫長的積累。

    所有的祖寶層次的寶物,都有靈。

    諸祖們有著強大的力量,只需要幾千年的時間,便能讓祖寶擁有強大的靈性。

    但是,也只能讓祖寶擁有靈性,若是讓大聖寶物或半聖寶物有靈性,需要不知多少萬年。

    這種靈性,不是普通意義的靈性,而是一種強大的威能,讓寶物威力提升,並且即便受損也能自我恢復。

    再強大的寶物,一旦用於戰鬥,也會造成破損,絕大多數寶物破損后需要添加神材重新煉製,寶物畢竟不是機關,修修補補就能復原。

    如果一件寶物有至寶神材為底子,並且融入靈性神物,那麼可以不斷添加神材,最終能練成祖寶,而且練成的一瞬間就直接擁有靈性。

    實際上,靈性神物最重要的作用,不是給寶物添加靈性,而是修復寶物。

    再強大的祖寶也可能出現嚴重的破損,甚至傷及本身靈性,只要添加靈性神物,讓其靈性復原,配合足夠神材,便可快速恢復。

    靈性神物非常之罕有,價值絲毫不下於一件完整的大聖寶物。

    至於第二件寶物,讓方運格外喜悅,裡面竟然是一些細碎的石塊,不過,加起來也只有人頭大小。

    竟然都是九極天柱的碎塊。

    雖然這些九極天柱碎塊的數量跟方運所需總量差很多,但完成文界雛形還是夠的,畢竟用九極天柱碎塊創建文界和以後添加,有著巨大的差別。

    至於第三件,則是一套修鍊之法。

    裡面也沒寫什麼種族,但方運經過與各族秘法對比發現,這套修鍊之法像是一些巔峰異族或遠古極凶的秘術的源頭,像極了傳說中太初諸族的秘法。

    這種秘法雖然只適合特定族群,但聖祖層次大人物若能看到,便可以觸類旁通,為本族另創一門手段。

    這第三件東西價值絲毫不亞於前兩件,但對方運來說實用價值最低。

    收好三件寶物,方運便仔細檢查石刻,尤其是破解那些被聖力保護的石刻。

    足足花了十多天,方運才完成最基本的破解。

    雖然花費時間極多,但收效也是極佳。

    因為,這些石刻中果然有敖旁石刻,而且有巨大的發現。

    這些石刻記載的時間,恰恰是敖旁封聖的數百年後。

    石刻中記載,敖旁接受了鎮獄邪龍的命令,暗中改變身份,潛入罪海,解救古妖,並破壞龍族計劃。

    這些石刻的記載中,敖旁手段非比尋常,成功解救了許多古妖,其中解救了一頭皇者古妖,而那皇者古妖逃出龍城后,生了一個女兒,最後竟然晉陞祖帝!

    那個祖帝就是萬荒,也是浩劫之戰進攻龍城祖帝之一。

    方運看到這裡,忍不住驚嘆,這敖旁簡直是龍族禍害,去茫林星,教出一個祖帝蒼岳,到罪海,救了萬荒祖帝的父親。若不是還有別的資料,方運甚至懷疑這敖旁是顛覆龍族的第一幕後黑手。

    僅僅是這些還算不上驚喜,在這批石刻中,方運敏銳地發現了一個詞語。

    「那件寶物」。

    這在其餘敖旁石刻中都沒有出現,因為無論是什麼寶物,敖旁石刻都會顯露名字,但這批石刻中,「那件寶物」出現了三次,每一次都含含糊糊,在故意掩蓋。

    方運終於確定,敖旁果然和傳說中的那件至寶有巨大的聯繫,而且,他的罪海之行極可能就是開始。

    這些石刻還記錄了一些看似無關緊要但對後世有極大影響的事件,填補了敖旁石刻的空白,讓後面一些原本謎一樣的敖旁石刻有了破解的方向。

    「有了這個線索,以後的方向就清楚了!我有時間爭取進一趟龍城內城或主城,找到更多的敖旁石刻,極可能尋到那件至寶的下落。」

    方運整理完敖旁石刻,發現旗烙在外面留了暗號,說有時間聯繫他,有重要的事。

    方運立刻外放一個傳音海豚,不多時,旗烙快速回返。

    「陛下,我一直幫你探聽罪海城的種種,無意間聽到,驛站竟然收到了給您的東西,您儘快去取,否則很可能被旗毀奪走。」旗烙道。

    方運一邊向外游去,一邊問:「是誰給我的?」

    旗烙急忙跟上,道:「不清楚。是保密之物,除了知道您是接收者,什麼都不知道。此物到了驛站后,旗毀的手下一直想方設法取走那寶物,可那寶物有種種保護,除了您本人,誰也無法取走打開。聽說現在旗毀正在想辦法,聯繫了龍庭的人,據說能破解。我今天剛知道這事,心裡正想著若是您還不出來,我就強行闖進去。」

    「我大概知道是誰送來的了,我們快去!」

    旗烙猶豫許久,一咬牙,道:「您路不熟,我帶您去!」說完猛地躥出,在前面給方運帶路。

    方運看了看旗烙,什麼都沒有說。

    兩條大旗魚在在罪海城中急速遊動,一路橫衝直撞,惹得罵聲陣陣。

    不多時,兩人便衝進大驛站。

    這大驛站一側是住房,一側是庫房,兩人直奔庫房而去。

    「就是這裡!」旗烙用長長的魚嘴指著一處極大的庫房。

    那庫房通體由巨石壘疊,外形粗糙,但細處有金線裝飾,稍顯奢華。

    方運點點頭,化為人身,站在沙之舟上,直衝進去。上次敖雨薇送來的太古星河支流極為重要,這一次送的也絕非是普通之物。

    衝進庫房,就見十幾條體型龐大的旗魚正在前方圍著一個金光閃閃的大箱子,那些旗魚無一例外,背上的背鰭皆是一片鮮紅,足足有三條皇者。

    其中一頭皇者旗魚道:「嘿嘿,這龍庭的信物正在消磨箱子的力量,最多一天,咱們便可取走。」

    「聽龍庭傳來的消息,裡面可是了不得的寶物,若是獻給旗毀,那可是大功一件。」

    「那是自然,咱們也能從裡面順點兒好東西,畢竟誰也不知道裡面有什麼。」

    「嘿嘿嘿……」一群尖嘴紅鰭的旗魚水妖嘿嘿笑起來。

    就在這時,一聲暴喝響起。

    「誰給你們的膽子動本爵的東西!」

    眾旗魚回頭,就見一艘巨大的沙舟沖將過來,還未等看清舟上人就被撞飛。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