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今日有外族姦細假扮文星龍爵,誅殺我水族同僚,罪不可恕!現頒發城主令,擒殺自稱文星龍爵者,獎勵聖血十滴,寶物若干!」

    那聲音猶如蒼天之令,充滿無盡天威,浩浩蕩蕩,形成層層漣漪,在罪海城中傳播。

    方運望向城主府的方向。

    那裡是一座巨大的高塔,也是全城最高的建築,足有萬丈之高,本來是一座海底山峰。

    那城主府的頂端,有一顆極為明亮的夜明珠,散發著淡淡的聖威。

    那是一顆蚌族半聖的夜明珠。

    在那顆夜明珠的下方,出現一條巨大的紅鰭旗魚。

    普通的皇者旗魚不過三十餘丈,而那頭紅鰭旗魚足足有五十丈之長,周身散發著強大的皇者氣息,全身鼓脹,魚鱗幾乎要被撐破,但身體比例完美,沒有絲毫的冗贅之感。

    他身上的魚鱗和尋常旗魚魚鱗形狀不同,更加厚,色澤更加明亮,表面散發著淡淡的龍族氣息。

    它的雙眼邊緣,有一圈金色的圓圈。

    方運感應到,那條巨大的紅鰭旗魚,正在看著自己。

    方運確定,那條旗魚皇者便是旗毀。

    方運張開嘴,舌綻春雷,聲音傳遍數千里。

    「本爵不僅是文星龍爵,而且還是大監察院特使!你們若不怕死,儘管來!」

    整座罪海城都水族聽到旗毀的聲音,本來熱血沸騰,躍躍欲試,都想得到城主府的獎勵。那些聖血還在其次,若是完成了城主令,得到旗毀的青睞,全家甚至全族都會平步青雲,成為罪海城炙手可熱的大人物。

    在罪海城,經常有家族因為攀附上旗磬家族而勢力大漲,也經常有家族因為得罪旗磬家族,轉眼間灰飛煙滅。

    但是,當方運的聲音傳出后,大部分水族的熱血冷卻。

    大監察院,那可是比旗磬家族甚至龍庭都更恐怖的存在。

    在水族之中,有無數的傳說與流言與大監察院有關,所有的傳說流言都有一個相同點,那就是大監察院無比強大,也無比殘酷,是龍聖都畏懼的存在。

    跟大監察院比,旗磬家族根本算不得什麼。

    隨後,旗毀的聲音再度傳遍全城。

    「現在那外族冒充大監察院特使,罪加一等!若能捉拿他,則賜予偽龍血脈!」

    全城為之震動。

    全城水族都知道,旗毀便擁有偽龍血脈,所有有著強大的力量,最終成為現在罪海城的實際掌控者。

    偽龍血脈,那是普通水族夢寐以求的力量。

    一旦擁有偽龍血脈,就意味著自己脫離原來的族群,成為偽龍,只要後代不斷努力,運氣好能得到龍庭賜下純正的龍族血脈,運氣不好,血脈不斷純化,也可能誕生出龍族後裔。

    對一些水族來說,獲得偽龍血脈比晉陞皇者都更重要。

    那些水族冷卻的熱血,再度變得火熱。

    方運聽到旗毀的第二道命令,笑了笑,道:「本爵不僅是文星龍爵,不僅是大監察院特使,還是本代鎮罪殿之主!」

    方運說完,身後冒出半透明的鎮罪主殿,那鎮罪主殿不斷升高變大,最後覆蓋數百里的地方,宛如一座巨大的城市懸浮在上空。

    望著那巨大的鎮罪主殿,想要殺方運的水族身體變得冰涼。

    罪海是龍獄的一部分,而鎮罪殿同樣是龍獄的一部分。

    名義上,罪海和鎮罪殿是平級,執掌者都掌握五龍印璽。

    但是,鎮罪殿有真真正正的五龍大殿,是由真正的龍族坐鎮,幾乎不可能有龍族之外的水族成為鎮罪殿之主。

    罪海城之主不一樣,並沒有真正的五龍大殿,真正高貴的龍族根本不屑於進入罪海任職。

    兩者的地位高下立判。

    這裡的大部分水族都是從遠古時期活下來,他們都清晰地知道,在遠古時期,鎮罪殿經常向罪海城下達命令,罪海城從來不敢違背。

    哪怕是鎮罪殿普通的水族,到了罪海城也都是一方欽差,普通皇者都不被放在眼裡。

    在那巨大的鎮罪殿浮現在半空后,幾乎所有水族都相信方運的話。

    在龍族,沒人敢偽裝自己是大監察院特使,更不敢在罪海妄稱鎮罪殿之主。

    那不是殺頭不殺頭的問題,而是滅族的問題。

    那些原本想循著聲音找尋方運的水族們,大部分都停下划動魚鰭,只有一小部分水族還在向方運的方向前行。

    罪海城中的聖位家族,不只有旗磬一家。

    罪海城出過多尊半聖,也不止一任城主。

    現在,那些強大的聖位家族望著城主府上空的旗毀,露出幸災樂禍的笑容。

    稍有經驗和地位的人這時候都已經明白,旗毀這次是踢到了鐵板上,如果殺不了那個文星龍爵,旗磬一族的名聲將遭受毀滅性的打擊,只要旗磬不出面,旗磬家族再難全面掌控罪海城。

    但是,若殺了文星龍爵,眾多聖位家族不介意利用各自的渠道告黑狀,到了那時,旗磬很難繼續擔任罪海城城主。

    更有水族皇者好奇地升到高處望向方運,沒想到竟然有如此大膽之人。

    旗毀之所以當眾公布,是對自己家族有強大的信心,同時想逼方運束手就擒,哪知方運根本就不是他可以隨意拿捏的人物,當眾掀桌子。

    而且,掀的桌子有點大,也有點猛,砸到旗毀的腳了。

    許多人意識到,旗毀這段時間的順風順水讓他膨脹驕傲,這次恐怕做出了錯誤的選擇。

    城主府上空原本得意洋洋的旗毀,此刻臉上已經沒了笑容,連他也不知道,方運竟然有如此大的來歷。

    旗毀望著上空那巨大的鎮罪殿投影,心驚肉跳,本能地感應到危機。

    就在旗毀猶豫之際,突然,它上空的巨大夜明珠突然開始閃爍,而且頻率越來越快,原本是幾息一閃,現在是一息數閃。

    旗毀遠遠看了方運一眼,聲音傳遍全城。

    「古妖進攻罪海城,全軍準備迎戰!」

    隨後,旗毀消失在上空。

    方運突然皺起眉頭,因為他感應到城外的氣息有些不尋常,因為那氣息太過強大,彷彿一片連綿不斷的山脈在向罪海城壓過來,讓人喘不過氣來。

    那是幾萬億古妖戰魂都無法形成的力量。

    方運立刻外放機關高飛,從高空看向城外。

    三頭古妖半聖化身出現在城外!

    其中一頭很眼熟,深暗烏賊烏堂的化身。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