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在烏堂身體和觸腕圍成的空間之中,海水化為黑色,隨後瘋狂爆炸,裡面如同用無數火山在噴發一樣,又好似一片烏雲之中電閃雷鳴。

    一界爆裂。

    看到那山嶽般的烏堂,城中的水族發出驚呼,烏堂爆發出的力量太恐怖了,這才是近乎半聖的力量。

    許多水族遺憾地嘆著氣,那烏堂的攻勢太強了,別說方運只是人族皇者,就算是龍族皇者,此刻也會被炸得粉身碎骨。

    旗磬一族的旗魚皇者們聚在一起,竭力忍著臉上的笑意。

    但是,那旗毀則輕蔑一笑,道:「此人大言不慚,還不是落得個屍骨無存的下場?文星龍爵?簡直是笑話。我倒要看看那些助威的各家族如何收場!」

    他的聲音不大,但足夠那些皇者聽到。

    那些城牆上的水族各個面色發黑,生著悶氣。

    對面的古妖戰魂大軍中,青銅巨人與三面猿臉上浮現勝利的笑容。

    烏堂身體圍成的水域之中,爆炸還在繼續,而且已經生出雷火之光,導致海水沸騰,化為蒸汽水泡向外噴涌,這樣下去,足以蒸干那個區域的海水。

    就在所有人認定方運必死無疑的時候,戰場出現細微的變化。

    就見烏堂那十條巨大的觸腕上,多了一條條細細的黑色鎖鏈。

    那些黑色鎖鏈本身其實很粗,可跟烏堂那上千丈長的觸腕比起來,實在太過細小。

    那些細小的黑色鎖鏈密密麻麻,如同有生命的藤蔓一樣迅速生長,又好像一群毒蛇一樣在它身上攀爬遊動。

    雙方仔細看清那些鎖鏈后,內心都生出一種本能的恐懼,彷彿遇到罪海中最可怕的敵人。

    不過一剎那,許多人猛然醒悟。

    怎麼會有罪龜鎖鏈纏住烏堂?

    烏堂醒悟得比所有人都晚,因為他巨大化后,位於兩千多丈高空的頭顱已經在慶祝勝利。

    當他發現罪龜鎖鏈的時候,半個身體已經被纏住。

    烏堂猶豫了,是繼續攻擊方運,還是立刻脫身?

    脫身。

    是用力掙扎,還是直接身體分割?

    戰魂沒有血肉之軀,除了少數的種族,若是身體分裂,實力會大減。

    烏堂再度猶豫了剎那,選擇先掙脫罪龜鎖鏈再說,畢竟那些罪龜鎖鏈看上去很小,遠遠不如那些正常的罪龜囚車上的鎖鏈粗。

    兩次猶豫和錯誤的選擇之後,罪龜鎖鏈已經包裹了烏堂的大半個身體。

    他掙扎了兩息后,不僅沒有掙脫罪龜鎖鏈,反而整個身體被包圍。

    三千丈高的巨大烏堂化身,全身包裹著密密麻麻的黑色鎖鏈。

    這一刻的烏堂,比先前更像大囚籠。

    只不過,囚籠易主。

    「收!」

    方運的聲音從大囚籠的下方發出,就見億萬鎖鏈劇烈地收縮。

    噗噗噗……

    烏堂巨大的身體瞬間被勒爆,身體化為無數的碎塊,接著,罪龜鎖鏈像是捕獵魚群的鯊魚一樣,纏住每一塊碎塊,送入罪龜的口中。

    眾人看到,烏堂的化身轟然倒塌,而大量的微小罪龜囚車吞食那一塊塊的化身碎片。

    「看清楚了嗎?你就是這麼死的。」方運望著罪海遠處道。

    數息后,烏堂被罪龜囚車群吞食得乾乾淨淨。

    方運將罪龜囚車收入家國天下,手持文寶扇,指向古妖戰魂大軍。

    「下一個!」

    千萬戰魂,竟無一應聲。

    下一剎那,城牆之上,萬千水族發出喜悅的呼喊,猶如海嘯般傳遍四面八方。

    青銅巨人與三面猿相視一眼,露出猶豫之色。

    方運譏笑道:「怎麼,方才嘲笑烏堂的時候,你們兩個倒是很會說,現在連烏堂都不如!」

    那青銅巨人還在猶豫,三面猿則脾氣暴躁,怒道:「別以為本聖看不出來,你那罪龜囚車力量太強,不能連續喚出。更何況,它們剛剛進食烏堂的化身,根本沒有餘力對付我等。你單憑半聖寶物,殺不死我們!」

    「你說這麼多,是證明你怕了,還是為你接下來的後退找借口?可嘆啊,堂堂古妖半聖,成為戰魂之後,竟然連烏堂那種廢物都不如,他還敢出戰,而你……」

    「夠了!本聖便領教一下你的手段!」

    三面猿腳踏海底,快步沖向方運。

    三面猿的正臉與尋常巨猿無異,但是它頭部的左右兩側,各有一張閉目的猿臉。

    它正面的雙眼慢慢變藍,在漆黑的海底,猶如兩團幽藍的鬼火。

    原本歡呼的水族們頓時提心弔膽,三面猿比深暗烏賊強大!

    深暗烏賊雖然有十條觸腕,但都有跡可循,但三面猿不一樣,三面猿的另外兩個面孔非常詭異,特別擅長神念攻擊,極為棘手。

    一些細心的水族發現,那青銅巨人竟然在緩緩後退,不是想逃跑,而是在避開三面猿。

    方運立在沙之舟上,一動不動,靜等三面猿奔來。

    三面猿不善水性,速度本來就不如深暗烏賊,再加上西海王冠的限制,它的速度僅僅只有三鳴。

    就見這頭體高達百丈的巨猿在海底狂奔,破開海水,每落一次腳都能掀起漫天泥沙,讓它身後的海水無比渾濁。

    雙方越來越近,就在相距十里的時候,方運終於開始吟誦各種防護戰詩。

    但是,三面猿的正臉露出詭異的笑容,眼中的藍光大盛。

    就見它左右兩側的猿臉如同被從耳後撕開一樣,瞬間和正臉並列,同時睜開雙眼。

    三張一模一樣的猿臉並排,同時深吸氣,沖著方運同時張開嘴尖叫。

    扭曲的三張嘴中,發出刺耳的尖嘯聖。

    三面猿啼!

    密密麻麻的淡白色波紋瞬間擴散。

    方圓千里的海水炸開,大片的海底開裂下沉,整座罪海城輕輕搖晃。

    他身後的青銅巨人快速後退,而那數千萬古妖戰魂士兵有一半瞬間死亡,上百萬徹底死亡,無法復生。

    靠近城牆的所有水族突然痛苦地抱住頭顱,有的在地面打滾,有的在半空翻騰,發出痛苦的哀嚎。

    城牆之上,漫天的魚鱗在水中四散,反射著點點光芒,有著別樣的美感。

    罪海城外,方運所在之處,泥沙漫天,海水如涌,漆黑一片。

    恐怖的是,三面猿啼沒有停止,三面猿竟然一邊尖叫,一邊繼續沖向方運,

    更恐怖的是,三面猿啼形成的強大尖嘯形成三重淡白色的波紋,竟然開始向前方集中,越來越密集。

    盡數落在方運身上。

    縱然是一顆月亮,此刻也會崩碎。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