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這時候,漆渠再也沒有輕視之色,心頭無比沉重。

    不是怕失敗,而是為古妖戰魂擔心。

    罪海城出現這麼強大的敵人,對古妖來說是一個噩夢。

    想到這裡,漆渠轉身就跑,同時全力向四面八方傳音。

    「本聖乃漆渠化身,所有古妖戰魂聽令,罪海城文星龍爵身負重寶,實力絕強,殺死兩尊半聖化身,古妖諸族見之遠避,萬萬不可與之交鋒!所有聽到此言者,即刻上報罪海諸聖,不得有誤。」

    漆渠的聲音剛落,方運的聲音聲傳數千里。

    「我便是文星龍爵,糾正一下,已經殺死三頭,漆渠是第四頭。」

    說完,沙之舟驟然加速,海水不僅沒有成為阻力,反而成為助力,前方的海水自動讓開,後方的海水推動,讓沙之舟以遠超漆渠的速度在水中飛馳。

    漆渠回頭一望,就見沙之舟竟然化作千丈巨船,嚇得魂飛魄散,在海底發力狂奔。

    沙之舟越來越快,眼看就要追上,漆渠突然轉身。

    這尊青銅巨人臉上浮現猙獰之色,厲聲道:「愚蠢的文星龍爵,你真以為本聖是個只會逃跑的膽小鬼嗎?去死吧!萬重巨化!」

    就見青銅巨人的表面,突然多了一層和原本外形一模一樣的青銅外殼,好像是一套戰鎧,又好像是一層皮膚,不過剎那之後,又出現第二層,身體又大了一圈。

    就這樣,青銅巨人不斷膨脹,身體多了一圈又一圈的青銅外殼。

    不過眨眼間,他那百丈高的身體就多了整整一萬層的青銅外殼,身體膨脹到三千丈,甚至超出華夏古國的珠穆朗瑪峰。

    那已經不是青銅巨人,而是青銅巨山。

    方運連一丈都沒到。

    在方運面前,青銅巨人便是天地!

    萬重巨化的青銅巨人,已經不需要任何神通,他低下頭,看著方運,雙拳交握,高高舉起,而後對墜方運猛地捶下。

    雙拳所過,海水彷彿堅冰一樣炸裂,妖力四散如一道道裂痕,讓方運好像置身於一片殘破的空間之中。

    千丈之軀,碎海之威!

    巨拳未等落下,沙之舟就被隔著海水的力量擊中,落在海底泥沙上,並迅速下陷。

    遠處的眾水族發出驚呼,眼看方運整個人連同沙之舟就要被砸進海底,方運身後清光衝天,一頭金龍扶搖直上,同時噴吐藍色的冰炎。

    剎那之後,方圓數十里的大海凍成巨大的冰塊。

    原本向前衝鋒的水族諸皇急忙停下,並迅速後退。

    沒能跑遠的古妖戰魂則到了大霉,瞬間被凍斃。

    突然,巨大的冰塊發出驚天動地的聲響,接著冰塊開裂,青銅巨人竟然掙脫冰塊,雙拳繼續砸下。

    但是,它的萬層軀體變得極為僵硬,雙拳威力如舊,但落拳的速度變得緩慢,關節如同生鏽一樣。

    「巨靈,巡海!」

    方運一聲令下,冰炎真龍飛入真龍古劍之中,就見真龍古劍瞬間膨脹,化為十里巨劍,並迅速變形,變成一把四四方方的巨大碑形巨劍。

    古劍鑒冤。

    鑒冤古劍其上,法家聖道浩蕩,鎮罪主殿氣息洶湧,枯朽之力縈繞。

    此劍豎起,足足有青銅巨人一半高。

    方運頭頂的西海王冠輕輕一閃,千里之內,波光蕩漾。

    那巨大的青銅巨人漆渠的雙肩突然重重一沉,雙腳不穩,身體微彎,彷彿有萬海降臨,壓在他的身上。

    隨後,法家聖道與鎮罪主殿的氣息如同無數的鎖鏈,纏住青銅巨人的身體,不僅讓他的動作變得無比遲緩,甚至讓他的思維也變得極慢,他雙眼之中露出焦急之色,但是,他的身體卻不聽使喚。

    古妖與水族雙方大軍驚訝地看到,這三千丈高的巨人,好像在玩慢動作,巨大的雙拳正在慢慢下落,就好時間放慢上百倍一樣。

    「第四個!」

    方運說完,巨化的鑒冤古劍高高飛起,對準青銅巨人的頭顱,直直劈下。

    只見青銅巨人的頭顱在慢慢移動,在橫移了不足一丈的距離后,鑒冤古劍準確地落在它的頭顱正中。

    噗……

    一聲乾脆利落的聲音響過,青銅巨人被鑒冤巨劍從頭到腳劈成兩半。

    「你……」

    青銅巨人的身體冒出一點靈光,本來要飛逃,但鑒冤古劍表面光滑如鏡,突然發出一道極淡的銀光,就見那靈光徹底消散。

    方運身後,又有大量罪龜鎖鏈飛出,分食青銅巨人的化身。

    水族們看到這一幕,第一時間不是歡喜,而是全身發冷。

    這個文星龍爵簡直比真龍還恐怖,不過是皇者,連勝三尊半聖化身,而且竟然養了一群罪龜囚車,這還不是最恐怖的地方,可把半聖化身當作罪龜飼料,實在太恐怖了。

    水族們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有不少還催動水流,幫自己揉眼睛,確認眼前發生的是不是真的。

    方運調轉沙之舟,望向出城的水族,道:「追殺古妖的任務交給你們了,我先回城休息。」

    沙之舟飛回城牆,那些水族才恍如從噩夢中醒來,呼喊著殺向逃竄的古妖戰魂。

    旗烙緊緊跟在方運身後,似是不經意間看向旗毀,面帶微笑。

    方運置身高處,俯視旗毀,面無表情道:「現在宣布吧。」

    旗毀死死咬著牙,周身妖氣起伏不定。

    方運一言不發,繼續盯著旗毀。

    在場的各族諸皇低著頭,偷偷看著目前罪海城最強的兩位皇者。

    旗烙嘿嘿一笑,道:「旗毀,方才你說什麼來著?說誰必死無疑?還愣著幹什麼,快點宣布你之前說過的話,怎麼,尊貴的旗毀殿下也有說話當放屁的時候?」

    旗毀眯著眼盯著旗烙看了好一會兒,才看向方運,傳音全城。

    「文星龍爵方運,成功擊殺三尊古妖半聖化身,乃我水族棟樑,可在罪城中自行其是,不可阻攔!」

    方運道:「好,那本爵便借用龍井,前往北極天城,向敖窟陛下復命。」

    旗毀露出和藹的微笑,道:「尊敬的文星龍爵陛下,非常不巧,罪海城的各處龍井,因為在方才的戰鬥中受損,已經全部停止運轉,可能需要數個月才能完全修復。」

    旗烙大怒,而方運深吸一口氣,緩緩呼出,右手輕輕敲了敲武侯車的扶手。

    「旗毀,你清楚你說出這種話、做出這等事的代價嗎?」方運慢慢發問。

    「當然!」旗毀還在笑。

    「很好。」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