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整整一天,罪海城的所有水族都在討論之前發生的事,無論是文星龍爵隻身斬三聖化身還是剝奪旗毀血脈,都成為熱門話題。

    哪怕是那些老得即將死亡的戰魂,也對整件事情津津樂道。

    就在罪海城各處的水族討論得最熱鬧的時候,整座罪海城突然重重一震,接著罪海城中間的城主山噴發出洶湧的聖力,升入高空。

    整個過程不過兩三息,罪海城很快恢復正常。

    只不過,整座罪海城鴉雀無聲。

    在這一刻,沒有一個水族敢說話。

    每個水族都從那洶湧的聖力中感受到恐怖的威壓,進入靈魂深處,甚至進入血脈之中!

    旗毀對旗磬一家造成的名聲損失,在這一刻全都煙消雲散。

    所有水族這才意識到,旗磬家族的真正掌控者,是半聖旗磬,像旗毀那等皇者,就算死十個、死一百個,都不會動搖旗磬家族的根基。

    於是,所有水族把這次地動山搖看成是半聖旗磬的警告,全城再無人敢談論之前發生的事。

    貧民區一座山洞的洞口,方運倚著牆壁,望著巨大的城主山,甚至能感應到大量殘留的聖力在上空蕩漾。

    在聖力噴薄的一瞬間,方運全神戒備,但隨後發覺,那聖力根本不是沖著自己來,對自己沒有絲毫的敵意,當然,也沒有善意。

    不一會兒,旗烙游過來,低聲道:「陛下,您用傳音海豚找在下來,有何吩咐?」

    「你怎麼看此次聖力涌動?」

    旗烙面露難色,道:「這不用說,定然是旗磬陛下發威。如果屬下沒猜錯,他應該是在警告全城。」

    「你想說是警告我吧?」方運瞥了旗烙一眼。

    旗烙嘿嘿一笑,不敢接話。

    「不,他沒有針對我。旗毀在他眼裡和在我眼裡一樣,一文不值。」方運道。

    「那為何……」

    「所以我才問你。」方運道。

    旗烙搖搖頭,道:「旗磬陛下已經上萬年沒有露面,據說一直在潛修,此次聖力涌動,是這麼久來唯一的顯現威能。咦……對啊!之前罪海城發生了許多大事,連旗磬一家的皇者都死傷慘重,也沒見旗磬陛下展現聖威,您畢竟是文星龍爵,背後有龍城和其他龍聖,哪怕殺了旗毀,也不至於讓他老人家親自出面警告。更何況,您解決了旗毀后,並沒有打壓旗磬家族,他老人家那麼智慧和寬容,更加不可能找您麻煩。」

    「很好,你終於看清本質。那麼,我再次問你,你怎麼看待此次聖力涌動?」方運問。

    旗烙思索許久,才猛地抬頭,看著方運緩緩道:「陛下,莫非這就是您說的罪海大變?」

    方運輕輕點了一下頭。

    「可是……」

    「沒有什麼可是的,一定是旗磬發現了什麼端倪,特意外放聖力,或者是警告,或者是向龍城報訊,總之,定然出了大事。我這就去城主府,能見到旗磬最好,見不到,也要從旗磬家族的口中摳出一些秘密。本爵,沒有坐以待斃的習慣!」

    方運腳下出現沙之舟,載著他沖向城主府。

    旗烙急忙跟上。

    一人一魚疾行向前,很快抵達城主府不遠,甚至能看到城主府門前旗魚侍衛臉上慌張的表情。

    就是在這個時候,沙之舟突然停下。

    猝不及防的旗烙一頭撞在沙之舟上,隨後外放妖力捂著頭,低聲輕呼。

    它抬頭無奈地看著方運,正要抱怨,發現方運的神色不對。

    此刻的方運,面色嚴峻,正四處張望,隨後身體快速升高,很快超過城主府,抵達罪海城護罩的最上方。

    「陛下,發生了什麼事……」

    沙之舟徐徐原地轉動,讓方運可以看到罪海城的四面八方。

    與此同時,一頭又一頭皇者出現在城主府的頂端,位於與方運差不多的高度,驚駭地向四面八方看去。

    就見四面八方的海水不再一片漆黑,而是多了一道道金邊紅霞。

    金霞彌天。

    那是只有在聖力高度凝聚的情況下,才能出現的異象。

    不過,真正的金霞彌天是布滿高空,無窮無盡,無邊無際,但現在的金霞彌天則如同被撕裂成碎片,是一道道的,遠遠比不上真正的金霞彌天。

    這說明,四面八方來的不是強大的半聖本體。

    那麼,必然是半聖化身,而且非常多。

    城主府上空的巨大夜明珠開始急速閃爍,閃爍的頻率,是之前的幾百倍。

    罪海城中所有水族都被嚇到,因為這裡可是龍獄用來關押重犯的地方,並不是一線戰場,哪怕在當年的浩劫之戰中,那顆夜明珠都沒如此閃爍過。

    接著,一聲聲緊急的號角從四面八方響起。

    眾水族大駭,這些號角乃是全城動員令!

    從現在起,全民皆兵,整座罪海城都將成為軍營,所有人都將會參戰!

    接著,一條條傳音海豚竟然形成魚群,連綿不斷從城主府中飛出,飛向城中所有皇者、各大家族和各個軍營。

    甚至連方運和旗烙都收到一隻。

    那是罪海城大將軍的命令,要求所有人前往就近的城牆,因為,古妖戰魂可能舉全族之力發起進攻,除了半聖恐怕都會參與攻城。

    旗烙頓時頭皮發麻,道:「陛下,這就是您猜測的劇變?古妖戰魂這是發了什麼瘋?死在罪海的古妖太多太多,沒有幾千億也有幾百億,他們一旦源源不斷進攻,破城只是時間的問題。罪海城中,一共也只有四五千萬水族戰魂而已。」

    方運望著遠方的金霞彌天,緩緩道:「他們獲得了援兵。」

    「不可能,外界古妖絕對無法進入這裡。」

    方運緩緩道:「就如同,末期的古妖與龍城的龍族並無多深的仇恨,現在的妖蠻,跟被關在罪海的古妖戰魂也同樣不曾敵對過。」

    「您的意思是,古妖戰魂的援軍是妖界?」

    方運點點頭。

    這個時候,方運看到,一頭又一頭半聖化身從漆黑的深海中走來。

    半聖化身的數量超過一百!

    百聖化身,降臨罪海!

    方運看到,許多妖蠻半聖的化身正在沖著自己笑。

    有已經多次間接交手的瘟疫之主的化身。

    有聖元大陸北方草蠻之主狼戮聖的化身。

    有在大展館參與賭寶的狼固聖的化身。

    有蛟聖敖宙的化身……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