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你胡說八道,我對罪海城忠心耿耿,絕不會出賣水族!」旗烙大聲喊道。

    旗菏笑了笑,道:「對罪海城忠心耿耿?龜禾,你出來說說。」

    旗烙面色一變,甚至連周身的鱗片都暗淡無關。

    方運平靜地看向緩緩游過來的巨大海龜。

    龜禾慢慢悠悠,一邊游一邊用蒼老的聲音道:「旗烙,你不要欺騙諸皇了。你不僅僅欺騙了旗摩,還欺騙了我。你說你只是帶著一頭旗魚去閱讀石刻,結果呢?我所料不錯,那條旗魚是文星龍爵變化而成的吧?他不僅閱讀了我族大量的石刻,還竊取了石刻坑中一些沒有來得及消耗的石刻,罪大惡極!我真沒想到,你竟然與外族勾結,可悲,可悲啊!」

    龜禾說完,徐徐轉身,徐徐往回遊,蒼老的身形似乎有些凄涼。

    「旗烙,你還有什麼話可說的?」旗菏問。

    旗烙神色變幻,根本無言以對。

    方運卻笑了笑。

    「你笑什麼,叛徒!」旗菏怒視方運。

    方運繼續微笑,道:「我文星龍爵、大監察院特使閱讀罪海城石刻,犯了哪條龍族戒律?我為了查清古妖戰魂的動向,收購水族記憶,又犯了什麼重罪?來,你告訴我,告訴諸皇!你若說不出來,就別怪本爵奪了你的血脈,拔掉你的魚皮!」

    說到最後,方運語氣森然,許多皇者嚇得徐徐後退。

    那旗菏縱然是旗磬家族的家主,也面色微變,但仍然堅定地道:「你這是在威脅我嗎?你就算是文星龍爵,難道就不能背叛背叛龍族?更何況,為何之前古妖戰魂最多出動皇者,在你出現后,出現半聖化身攻城?現在,你看看四面八方,這些古妖戰魂早不來晚不來,偏偏在你殺了旗毀再來,這不是預謀是什麼?」

    「你說再多,也掩飾不了一點,那就是你沒有證據,你在血口噴人。」方運道。

    「旗烙,你難道還不悔改嗎?你難道想看著全城的水族都為文星龍爵陪葬嗎?」旗菏嚴厲地看著旗烙。

    旗烙氣得鱗片炸起,怒道:「我從頭到尾都沒有背叛,文星龍爵陛下也不是叛徒!他早就說明來意,他是為了獵殺古妖戰魂而來罪海!」

    「那為什麼他著急用龍井離開?」旗菏問。

    方運答道:「自然是發現這罪海城問題太大,我懷疑,你們旗磬一族,勾結古妖戰魂!」

    「你……你才是血口噴人!」旗菏氣得暴跳如雷。

    其餘旗磬家族的旗魚也無比憤怒,憎惡地盯著方運。

    方運道:「如果之前你們說的算證據,那我也有證據。那我問你們,為什麼明知道我是文星龍爵,你們旗磬家族的人還阻止我進城?為什麼不做任何驗證,就說我是假的文星龍爵,還有,為什麼明明有龍族主城郵寄給我的寶物,上面有龍城的重重封印,你們旗磬家族還妄圖破開封印,搶奪我的寶物?旗毀的所作所為,比我更像叛徒!」

    旗磬家族的氣勢突然一弱,旗毀的做法的確在針對方運,關鍵是旗毀血脈被剝奪,成為方運最強力的威懾。

    這時,一頭龜族皇者緩緩道:「旗菏,我且問你,你有確鑿的證據能證明文星龍爵背叛水族嗎?」

    「這……並沒有。」旗菏無奈回答,因為那龜族皇者擁有大聖血脈,名為龜泊,在罪海城的時間比旗磬都長,德高望重,在罪海城的名聲和實權都僅次於半聖旗磬。

    「那麼,文星龍爵,你有確鑿的證據證明旗磬家族背叛嗎?」龜泊望著方運。

    「目前沒有。」

    「好,既然都沒有,而且目前古妖戰魂兵臨城下,我希望雙方暫時不要計較此事。既然文星龍爵是奉命誅殺古妖戰魂的,那隻要做到,就不算背叛。這樣吧,只要方虛聖再殺十尊半聖化身或三百皇者,旗磬家族就永不追究之前的事情,如何?」

    旗菏立刻道:「我同意!不過,文星龍爵未必同意。」

    方運看了看旗菏,又看了看其他皇者,似乎在思索什麼,隨後道:「我當然同意,不過,如果我殺的皇者足夠多,比如超過一千,那麼,我要旗磬家族把罪海龍鱗給我用一年!」

    「絕不可能!」旗菏怒道。

    「看來,你們旗磬一族還是想致我於死地啊。」方運道。

    龜泊卻道:「老夫這裡有一枚罪海龍鱗,文星龍爵若真能殺死一千兩百皇者,或三十半聖化身,這枚罪海龍鱗將永遠屬於你!」

    「那就這麼定了!」方運點頭。

    旗菏看著方運,氣得說不出話來。

    罪海龍鱗,有在罪海開府建牙之權,可以至多召集百萬大軍,同時,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控制罪海城最重要的湛藍護罩。

    方運又看向旗菏,緩緩道:「大軍壓境,為了罪海城,也為了我自己,我會選擇出戰。但此戰結束之後,我會找旗磬問個明白!從此以後,你們旗磬家族再敢害我,那便不要怪本爵不念同為水族之情!至於誣陷本爵的人,就給你們一點小小的教訓吧!血脈,剝奪!」

    方運說完,駕馭沙之舟離開。

    突然,兩聲慘叫驚天動地,眾皇循聲望去,就見之前污衊方運和旗烙的旗摩與龜禾的身體在不斷縮小,血脈在不斷流失。

    最後,變成一條小旗魚和一條小海龜。

    在場諸皇莫不心驚。

    「這就是你們的下場!」旗烙咬牙切齒說完,追上方運。

    各族皇者許久沒有離開,他們心中生出難以化解的恐懼,都沒想到,方運竟然能如此頻繁使用血脈剝奪,遠遠超出了他們的估計。

    旗烙趕上方運,道:「陛下,您真是英明神武、舉世無雙!連旗磬家族都奈何不了您。」

    方運靜靜望著前方,也不答話。

    旗烙向前方看了一眼,就見前方的古妖戰魂大軍中有整整三十頭半聖化身,一頭龐大的褐色巨蛇最為醒目。

    方運與巨蛇四目相對。

    旗烙小聲問:「陛下,您認識那尊蛇族半聖化身?」

    「當然認識,甚至可以說,我們已經認識很久了。瘟疫之主!」方運完全用舌綻春雷說出。

    「方運,進士獵場之恨,葬聖谷之仇,末日殿之憾,今日,本聖一併奉還!」瘟疫之主化身緩緩吐著猩紅的信子,附近的海水立刻變綠,其他人急忙後退遠離。一頭古妖皇者戰魂沒有注意,被劇毒碰觸,大半個身體突然融化,最後生生被毒死。

    「還有本聖。」敖宙化身死死盯著方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