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在一心三用和各種強大的文心的作用下,戰詩詞化為一道道流光攻向牛迅聖,並且精準地在牛迅聖的身體附近發揮力量。

    尤其那源源不斷的霜寒劍光,威力十足。

    牛迅聖雖然戰鬥本能堪稱完美,但終究避不開所有攻擊,還是要出手擊潰一些戰詩,導致稍稍減慢。

    方運一看,哈哈大笑道:「牛迅聖,你開始的聲勢很大,現在一看,也不過如此!我倒要看看,你能堅持多久!那三頭古妖戰魂化身,就是你的榜樣!」

    罪海城中一些水族的皇者暗暗皺眉,沒想到方運竟然無論在什麼時候都忘不了口出狂言,在對旗毀的時候這樣,對之前三尊半聖戰魂化身的時候是這樣,對上更棘手的妖蠻半聖同樣如此。

    牛迅聖雖然憤怒,但此刻完全被戰鬥本能控制,既沒有驚懼,也沒有自大,按照自己的進攻方式,一邊擊潰無法躲避的戰詩詞,一邊逼近方運。

    方運卻面帶微笑,搖搖頭,道:「牛迅聖,你的實力不行,比我差得遠。你根本無法靠近我,眾所周知,你們妖蠻一旦無法近身戰鬥,和廢物沒什麼區別。你的天地兵鎧,在別人眼裡很強,但在我的枯朽之力的面前,遲早會被腐蝕得一乾二淨。我倒要看看,你這具分身有多少聖力可以浪費!」

    牛迅聖一言不發,方運則不斷挑釁,如同一個輕浮的浪子。

    雙方的人一開始都認定方運在用激將法,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所謂的激將法一點用沒有,牛迅聖卻離方運越來越近,可方運還是沒有放棄嘲笑牛迅聖,一直是一副得意洋洋的樣子。

    於是,有些人懷疑,方運開始驕傲了。

    牛迅聖穩紮穩打,很快逼近方運十里內,方運終於變了臉色,氣急敗壞罵道:「敬酒不吃吃罰酒,你以為本爵奈何不了你?」

    方運說著,開始使用文台的力量,發起更密集的攻擊。

    之後,方運再也沒有嘲諷牛迅聖,而是偶爾罵幾句,越發急躁。

    這下,雙方皇者都意識到,方運之前根本不是用激將法,確確實實是驕傲自大,現在發現形勢逆轉,難以承受,因此變得焦躁。

    很快,一些皇者和半聖化身發現,方運的戰詩詞失去了先前的精準!

    妖蠻眾聖化身無比高興,但城中的水族擔心起來。

    旗烙急忙道:「文星龍爵陛下,您應該穩紮穩打,這妖蠻的半聖化身實在厲害。您……」

    方運突然回頭怒道:「閉嘴!是我在戰鬥還是你在戰鬥?你要是厲害,你來!廢物!」

    旗烙羞愧難當,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許多水族皇者暗暗搖頭,方運這是惱羞成怒了。

    方運正要繼續大罵,所有人看到,以牛迅聖為中心,方圓二十里內的大海,突然形成一個巨大的漏斗狀漩渦。

    巨大的漩渦之中聖力澎湃,散發著莫大的威能,繼續旋轉,把方運與牛迅聖都往漩渦中心牽扯。

    「不好,是牛迅聖釋放了聖界中的力量!」旗烙驚道。

    這時候,沙之舟如同驚濤駭浪中的竹排一樣,完全不受方運控制,被巨大的力量牽引向漩渦中心。

    牛迅聖則順勢而為,快速靠近方運。

    方運連續催動沙之舟,發現這巨大的聖力漩渦有奇特的力量,削弱了沙之舟的威能,立刻罵道:「牛迅聖,你動用了什麼力量?你在作弊?快撤掉這個漩渦,你我公平一戰。」

    古妖大軍之中,妖蠻眾聖化身哈哈大笑。

    「這個方運,終究還是暴露了本性!」

    「是啊,他才多大?對於我妖蠻來說,它不過還是個毛都沒長齊的娃娃。」

    「遇到死局,他終究是怕了!」

    瘟疫之主笑道:「這些年,他順風順水慣了,小看了天下英豪。牛迅聖能跟兵蠻聖結拜為兄弟,豈是尋常半聖?若牛迅聖早生幾千年,我恐怕還要在他之下。」

    罪海城的水族們面露擔憂之色,旗烙更是面帶悲色,雙方的距離越來越近,結果已經毋庸置疑,那牛迅聖的實力何等強大,一旦近身,方運根本抵擋不住。

    旗磬家族的旗菏笑了笑,道:「旗烙,你的新主子,心性脾氣太差了,還不如你,可惜了!」

    旗烙沉默不語,目不轉睛看著手忙腳亂火冒三丈的方運。

    雙方越來越近,在雙方相距三里的時候,牛迅聖突然獰笑著,身後突然浮現一個巨大的牛頭,那是他的本尊。

    「聖威無上,天地化拳!」

    牛迅聖發出一聲奇怪的吼聲,右臂直直擊出,看似平平無奇。

    在這一瞬間,他身上的天地兵鎧潰散消失。

    取而代之的是,整座大漩渦的每一個地方,無論是邊緣還是中心,都出現一條條一模一樣的牛迅聖右臂。

    數以十萬計的牛迅聖的右臂密密麻麻,層層疊疊,每一條手臂之後,都彷彿有一尊牛迅聖對準方運揮出。

    這一瞬間,方運所在,天厭地棄,宛若死境。

    「不……」

    方運驚恐地外放家國天下,同時胡亂使用各種攻擊,無數光華從他身上飛起,向四面八方落去。

    罪海城的水族暗暗嘆息,方運的攻擊大部分落空,只是攻擊那些手臂,根本碰不到牛迅聖化身,這意味著,方運徹底慌了。

    也就是在這一瞬間,牛迅聖臉上浮現勝利的笑容。

    突然,牛迅聖身體一顫,本能地伸出左手去拍打腰間,身前露出一個連大妖王都能看出來的空檔。

    方運面露狂喜之色,與此同時,金龍張口,噴吐冰炎,瞬間凍住萬千手臂。

    大漩渦在這一瞬間,變成了一個巨大的露天階梯冰凍角斗場,

    無數罪龜鎖鏈破水而出,從四面八方飛來,纏住牛迅聖。

    真龍古劍在兵法暗渡陳倉的力量下,瞬間出現在牛迅聖的正面,毫無阻礙地刺穿它的頭顱。

    再強的大儒的真龍古劍,刺中半聖化身也殺之不死。

    但有枯朽之力的真龍古劍不一樣。

    牛迅聖的化身望著方運,目光快速暗淡,隨後,它的屍體被無數鎖鏈拉回家國天下中的鎮罪殿。

    所有人愣了許久,目光落在方運身上。

    就見方運一副驚魂未定、劫後餘生的樣子,竟然往罪海城逃竄。

    許多人立刻意識到,剛才是牛迅聖不小心露出破綻,才給方運可乘之機,現在方運已經被嚇破膽,根本不敢再戰。

    機會難得,敖宙使了一個眼色,就見早就按捺不住的狼固聖大笑道:「方運,你往哪裡逃!諸位,請助我追上他!」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