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狼固聖周圍的眾聖化身突然聯手,無盡海波震蕩,一道道聖力湧出,全都落在狼固聖的身上。

    狼固聖周身的聖力越來越多,很快形成一層金色的鎧甲,在金色鎧甲達到一尺厚的時候,發出細微的破裂聲。

    「方運,你跑不掉!」

    狼固聖說完,腳踏長海,身如弩箭,轟然彈出,化作一道流光,似星游深海。

    金色鎧甲急速變薄,而狼固聖的速度不斷再增加,攜帶著轟隆隆的巨大爆鳴聲,留下一條不斷向上爆開的海水路徑,形成一道高高的白色水牆。

    不過數息間,狼固聖就出現在方運身後,並高高舉起右爪。

    突然,狼固聖周身浮現一座座小小的營帳,無數的營帳與金光鎧甲粘連在一起,如同牛迅聖的山峰鎧甲一樣,在狼固聖周圍形成了營帳鎧甲。

    那些營帳之中,傳來無數雜亂的聲音。

    有載歌載舞聲,有吃飯咀嚼聲,有慘叫毆打聲,有憤怒咆哮聲,有戰鼓陣陣,有號角聲聲……那些營帳,彷彿凝聚狼蠻一族的力量,讓狼固聖氣勢衝天,萬裏海水蕩漾。

    隨後,營帳鎧甲炸裂,狼固聖的右爪冒出無數漆黑的骷髏頭,密密麻麻,往複隱現,令人不寒而慄。

    「無上聖威,萬鬼慟哭!」

    狼固聖根本不與方運說話,一出手便是全力。

    就見他的整條右臂消失,在高空之上,出現一隻方圓十里的巨爪,巨爪的正中,有九顆巨狼的骷髏頭。

    九個骷髏頭在掌心哭嚎著,與巨爪一起落向方運。

    在巨爪下落的過程中,附近的海水突然凝固,方運彷彿失去了對海水的控制,似乎置身於粘稠的泥漿中,速度迅速下降。

    狼固聖臉上浮現淡淡的笑容,這一擊,方運不可能再避開。

    城牆之上,眾多水族發出驚呼,原因那巨爪中心的範圍海水凝固,可巨爪之外的海水竟然形成巨大的環狀海嘯,鋪天蓋地的巨大海浪向四面八方席捲,如同一座座巨浪城牆拍打罪海城的湛藍護罩。

    方運頭頂,再度浮現奇象,就見六重的《三都賦》陸續形成,一共十八座都城層層疊疊,如同一片混沌的濃霧,遮住天空。

    「轟……」

    九狼巨爪下落,如同巨石砸在雞蛋上一樣,摧枯拉朽般擊潰十八座都城,哪怕六重的《三都賦》中有各種文心的力量和枯朽之力也無用。

    方運周身神光一閃,一顆直徑一里的巨大透明球體出現。

    家國天下。

    家國天下之中,生長著無數樹木,所有的樹木都在不斷落葉,同時又不斷長出新樹葉,樹木所在,落葉如瀑,連綿不斷。

    現在,家國天下的正上空突然冒出一道漆黑龍捲風,所有的樹葉都被龍捲風捲走,扶搖直上。

    樹葉似鱗,颶風如龍,頂住家國天下的上空。

    九狼巨爪在擊潰所有的防護戰詩后,落在家國天下的頂端。

    「轟!」

    九狼巨爪將整座家國天下用力抓住,任意揉捏,家國天下好像變成了柔軟的大皮球,變形扭曲。

    但是,家國天下的外壁並沒有破碎。

    狼固聖一咬牙,對準九狼巨爪一張口,噴出金色聖血。聖血化為一隻只蚊子大的金色小狼,組成小小的金色狼群,飛入九狼巨爪之中。

    九狼巨爪氣息暴漲,周身聖光閃爍,威勢更勝。

    狼固聖卻是萎靡不振,身體竟然縮小一圈,皮膚乾枯收縮,全身的狼毛迅速變白,氣息由半聖化身直降為普通皇者,連剛剛晉陞皇者的旗烙都不如。

    就在這個時候,方運目光一動,怒道:「是你們逼本聖的!血芒天下!」

    就見家國天下突然崩潰,卸掉九狼巨爪的過半力量,隨後,方運所在,變成了一片陸地,與血芒世界一模一樣。

    血芒世界之中,萬山上沖,諸江同涌,齊齊向高空飛去,撞擊九狼巨爪。

    在山河逆沖的同時,學海文台、真龍文台、毒攻文台、鎮罪文台、古妖文台等等融入家國天下的力量,紛紛展開攻擊。

    種種力量聯合,就如同一座陸地飛升,重重撞在九狼巨爪之上。

    轟轟轟……

    九狼巨爪遭到連綿不斷的衝擊,竟然依舊強而有力地下落,宛如上蒼之手,威能無上。

    但是,血芒天下之中,枯朽之力太多了。

    僅僅過了三息,九狼巨爪突然炸裂。

    所有人都看到,九狼巨爪裂開的部分,赫然有一道道枯黃色的枯朽之力在作怪。

    「不好!」

    狼固聖拔腿就跑,但是,毒攻巨蛇一張口,毒炎如流,滾滾而去,淹沒狼固聖。

    在凄厲的叫聲之中,狼固聖的化身快速融化,徹底死亡。

    戰場的中心,方運彎著腰,扶著沙之舟的船舷,大口大口地喘氣,全身汗流如漿。

    古妖與水族雙方都看出來,方運周身的氣息紊亂,已經接近力竭,甚至連驅動沙之舟都有些吃力。

    眾多妖蠻半聖化身用神念快速交流。

    瘟疫之主道:「我從一開始就懷疑方運在假裝自大,然後假裝恐懼,但是……我也不相信他能輕鬆連續斬殺兩頭半聖化身。他的天命之輪再強,最多也只是比衣知世強一線,衣知世或許能殺兩尊半聖化身,但現在也必然力竭。」

    「我也懷疑他在偽裝!據說他有文思泉湧文心,我們必須逼他用出,只有這樣,我才相信他力竭。」敖宙說出之前自己沒有上前的原因。

    「不管他有沒有在偽裝,但有一點可以肯定,如此高強度的戰鬥,他必然消耗大量的力量,只要我們展開車輪戰,他終究會露出破綻。到了那時,我們便可趁虛而入。」

    「可惜,他是文星龍爵,我們若是聯手出擊,罪海城的水族一定會相助,只有仿照古時一對一的戰鬥,才能讓他們無法插手。」

    「我們現在,可以懷疑,可以猜測,什麼都可以,但有一點,絕不能任由他返回罪海城!我們哪怕一個一個犧牲半聖化身,也要拖死他!你們不上,我上!借我聖力一用!」

    就見一頭象族半聖化身全身聖力涌動。

    其餘半聖化身露出敬佩之色,毫不吝惜自身的聖力。

    隨後,這頭象族半聖化身全身披掛著金色鎧甲衝出,幾息后便超越方運,站在方運與罪海城之間,展開攻擊。

    方運頓時亂了陣腳,胡亂展開反擊,被象族半聖化身逼得不斷後退,離罪海城越來越遠。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