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聽到瘟疫之主的喊話,大多數水族露出譏笑之色,方運可是文星龍爵,就算半聖旗磬出現,都不敢交出方運。

    方運躺在沙之舟上,面色出現微不可查的變化。

    方運看向旗磬家族的旗魚,腦海中浮現之前旗毀針對自己的種種手段。

    一旁的水族笑道:「文星龍爵陛下,您別害怕,只要罪海城在龍城,就沒有誰敢交出您。我們和古妖打了那麼多年,交換過俘虜,但從來沒有把自己人送出去。更何況,您是文星龍爵,送出您,就等於送出一尊半聖,誰這麼做了,龍城眾聖就算尋遍萬界,也會將其誅殺!」

    方運笑了笑,但面色無比沉靜。

    沒有水族答話,瘟疫之主冷哼一聲,道:「繼續攻城!」

    鋪天蓋地的古妖戰魂湧向罪海城。

    和陸地上不一樣,這裡是海洋,只要會游泳,雙方就可以從各個方向戰鬥。

    於是,就見罪海城的上空,大量的古妖戰魂排著整齊的隊伍,如同撲火的飛蛾群一樣,來到湛藍護罩之外。

    湛藍護罩有著強大的防護能力,將所有的古妖戰魂擋在外面。

    但是,讓所有水族震驚的一幕上演了。

    最先抵達的古妖戰魂齊齊趴在湛藍護罩的頂端,覆蓋護罩方圓十數里的範圍,足足疊了三層。

    隨後,戰鼓聲響起,趴在上面的古妖戰魂齊齊自爆!

    轟轟轟轟……

    連綿不斷的爆炸聲響起,大量的古妖戰魂被炸成碎片。

    遠遠望去,罪海城上空彷彿綻放了歷史上最大的一次煙花。

    巨大的湛藍護罩如同被攪動的水幕一樣,表面泛起一圈圈波紋。

    那些波紋向四面八方擴散,最後導入罪海城下方。

    轟隆隆……

    整座罪海城在不斷地震動,泥沙上升,海水渾濁。

    水族急忙離開城牆,游到半空,避免站立不穩。

    眾水族還沒等進行反擊,第二批古妖戰魂再度撲上去,再度自爆。

    與此同時,其他地方的古妖戰魂已經到位,開始使用各種方法攻擊其他方位的湛藍護罩。

    如此不顧一切的攻擊,給湛藍護罩造成相當大的負擔,維持湛藍護罩的月石如同流水一樣被消耗。

    「還擊!使用所有方法還擊!」旗菏也不知道如何指揮,只能胡亂下命令。

    眾多水族立刻反應過來,皇者與大妖王們衝上天空,外放妖術攻擊湛藍護罩外的古妖戰魂。

    實力不強的水族,則開始操控各種強大的水族機關。

    很快,一座座強大的機關發威。

    漫天的雷火飛出,這些雷火完全不受海水影響,火焰只是尋常威力,那些雷霆閃電在水中的威力更大。

    在大量的機關面前,古妖戰魂如同活靶子一樣,紛紛被強大的力量撕裂,化作一點點靈光回到罪海深處。

    戰鬥持續進行,時間慢慢過去……

    水族很強大,但連綿不斷的戰鬥,消耗了他們的力量。

    機關也很強大,但任何機關都不能無休無止的戰鬥。

    僅僅過去一天,就有兩成的機關因為過度使用而損壞,水族不得不改變戰鬥方式,輪換使用機關。

    古妖戰魂雖然不弱,但始終破不開湛藍護罩,這也就意味著,他們的攻擊無法落在水族身上,傷不到任何一個水族,但它們自身卻在源源不斷死亡。

    短短一天,古妖戰魂與水族戰魂的傷亡比,達到了一億兩千萬比七,那七個倒霉的水族是被超負荷使用的機關爆炸波及。

    如此懸殊的傷亡比,水族本應該高興,但沒有一個水族能笑出來。

    因為,古妖戰魂的增援源源不斷。

    整座罪海的古妖戰魂,都在向這裡進發。

    建立罪海城的龍族眾聖,當年絕對想不到,罪海歷史上囚禁的所有死去的生靈,正在聯手復仇。

    僅僅第三天,湛藍護罩就開始不穩定,偶爾會有外界的攻擊進入城中。

    很快,所有人都得到一個消息,月石供應不足,如果古妖戰魂如此不惜一切代價攻擊,最多兩天後,湛藍護罩就會崩潰。

    罪海城的所有古妖的士氣陷入低迷。

    這一天,越來越多的水族看向方運。

    在這幾天的大戰中,方運的的確確居功至偉,僅僅憑藉連綿不斷的五十頭古屍皇者,殺了大量的古妖戰魂,偶爾自身出擊,斬殺皇者,已經殺了兩百多頭,完全能夠堅守一方。

    但是,從昨天開始,古妖戰魂皇者們開始故意躲避方運,讓方運始終無法再殺死更過的皇者和半聖化身,一直無法獲得罪海龍鱗。

    眼看就要到第四天,罪海城各大家族的皇者竟然齊聚方運所在的城東大營。

    古妖戰魂發現罪海城的異動,不敢貿然行事,要是暫停攻擊,大量的古妖戰魂遠離湛藍護罩,但仍然遠遠地包圍著罪海城,如同無盡的烏雲從四面八方籠罩湛藍護罩。

    方運正在控制五十頭古屍皇者戰鬥,突然感覺氣氛不斷,回頭一看,那些皇者看自己的眼神都有些怪異。

    尤其是旗磬家族的那些旗魚,雖然竭力掩飾,但仍然流露出淡淡的喜色,有幾頭旗魚甚至懶得掩飾,笑吟吟地看著方運。

    方運眉頭微皺,緩緩下降到城牆上。

    旗烙急忙跟上,低聲道:「陛下,事情不對,他們竟然聯手而來,怕是要對付您。」

    「不只是對付我那麼簡單。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他們找到了把我驅逐出城的手段。」方運道。

    「什麼?」旗烙大驚失色,但隨後一想突然明白,只有這樣,旗磬家族才如此有信心。

    旗磬家族的家主旗菏微微一笑,道:「人族的方虛聖,您的經歷真是傳奇啊。」

    眾多水族望著方運,疑惑不解,他們是第一次聽到這個稱呼。

    方運平靜地道:「別遮遮掩掩,直接說你們的目的吧。」

    旗菏笑道:「方虛聖既然如此痛快,那我們也就不浪費時間了。」

    說完,旗菏望向城牆之外,傳音四方道:「瘟疫之主,您之前提出的條件是否有效?」

    瘟疫之主以及所有妖蠻半聖化身竟然沒有半點驚喜之色,全都好像預料到一樣。

    瘟疫之主點點頭,笑道:「當然有效!只要你們罪海城交出方運,罪海中所有古妖戰魂便放棄攻打罪海城,停戰十年。」

    「好!我們同意交出方運!」

    「成交!」瘟疫之主笑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