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所有的古妖戰魂都在顫慄,此刻的方運,猶如罪海的魔王,吞噬一切戰魂。

    罪海城中的水族們慚愧不已,這才發現,其實在方運面前,所有戰魂簡直不堪一擊。

    在方運各種力量的震懾下,那些皇者比正常的大妖王強不了多少。

    古屍皇者的實力卻沒有減弱,牢牢保衛方運。

    但是,最讓古妖戰魂頭疼的不是古屍皇者,古屍皇者雖然強,但一切有跡可循。

    方運的霜寒劍光不一樣,本來就長達十幾里,速度又快,在混亂的水中難以發現,一旦覺察,那霜寒劍光便到了面前,避無可避。

    滿堂花醉三千客,一劍霜寒十四州。

    沒有任何皇者的身體能夠擋住霜寒劍光。

    《贈方運》這首大儒傳世戰詩,堪稱人族戰詩的巔峰!

    以至於許多人族認為,方運的其他詩詞可以超越李文鷹,但唯獨戰詩詞,可能永遠無法超越。

    無論方運何等強勢,所有半聖化身都沒有異動,即便想要偷襲,也被瘟疫之主喝止。

    戰鬥不斷持續。

    一天,兩天,三天……

    雙方都看累了,但方運卻始終在戰鬥,除了偶爾眯一下眼陷入既短暫的睡眠,一直保持戰鬥。

    這時候,水族和古妖才明白,之前方運跟半聖化身的戰鬥,或許才氣不足,但絕對沒有他表現出來的那麼誇張。

    整整三天沒說話的瘟疫之主,終於開口道:「看來,我們還是小看了你。你之前的傲慢和自大,是為了引誘我們半聖化身吧?」

    方運淡然一笑,掃視群雄,道:「天理在我,吾心自明!我可能會有各種各樣的缺點,但今生今世絕不會驕傲。因為我所遇到每一個變得傲慢的人,最終都被遠遠不如他們的敵人踩在腳下,碾進泥土裡踐踏!我方運,或許有一天會因為實力不足而亡,但不會因傲慢而敗!」

    瘟疫之主道:「果然如此,你之前能隨時回到罪海城內,為了演得逼真,為了能夠引誘我們,刻意只保留最低限度的體力、才氣或其他力量,讓你看起來力竭。但現在,你無法回到罪海城,從頭到尾都在全力以赴,沒有浪費一絲才氣,沒有故意製造一點破綻,生怕我們會抓住機會。我終於明白,你的成功,並非偶然。」

    兩族有許多皇者或妖王不服,但是,每一尊半聖化身都輕輕點頭。

    「我只是在做我應該做的事,但還不夠好,我始終謙虛地學習,所以,我必將更優秀!」方運坦然說出自己的真實想法。

    這一刻,沒有一個人覺得方運在驕傲,在自大。

    「我終於明白兵蠻聖當年為什麼不惜犧牲生命也要殺你,或許,他從妖界的情報中,看到了你最可怕的一面。好一個吾心自明,細細品味,有無窮道理,此道,已經凌駕於任何半聖之上。所以,你必須死!哪怕妖界眾聖化身死光,哪怕在龍城不取分毫,也要殺死你!若是任由你成長下去,你就是妖界的浩劫!你就是萬界的末日!」

    「多謝誇獎,但我的內心毫無波動。」方運面無表情道。

    瘟疫之主深吸一口氣,緩緩道:「諸位,發起總攻吧,不能讓他繼續下去。」

    「好!」

    九十多尊半聖化身,分列四方,站在方運百里之外,展開超遠距離的攻擊。

    就見一道道奇特的流光從四面飛出,飛向方運,在接近方運后,流光化為形形色色的力量。

    有血跡斑斑的長矛,有殘破的青銅巨劍,有巨大的爪子,用恐怖的狼頭,有劇毒之霧,有閃電之網,有百里高山,有千丈巨拳……

    哪怕是皇者,在如此遠的距離攻擊也無法威脅到方運,但他們是半聖化身。

    所有的攻擊之中,都蘊含聖氣甚至聖力。

    只此一擊,宛若摧枯拉朽,方運周圍的戰詩兵將盡數崩碎,一百古屍皇者瞬間被斬殺大半,方運周身的防護戰詩詞接連碎裂,最後方運不得不收斂血芒天下,化為家國天下,形成縮小的透明護罩,保護自己。

    眾聖化身的力量被層層削弱,落在方運家國天下的護罩上,竟然沒有任何漣漪蕩漾。

    罪海城中的水族看到這一幕,心中暗暗為方運加油。

    「用對付湛藍護罩的方式對付方運!」瘟疫之主的聲音傳遍戰場。

    最讓方運擔心的一幕發生了,在古妖半聖化身的控制下,大量古妖戰魂失去了理智,不再畏懼方運的星辰之山,成群結隊地沖向方運,一旦即將被殺,立刻自爆。

    於是,就見方運所在的地方彷彿變成了煙花爆炸點,密密麻麻的古妖連綿不斷在那裡爆開,而眾多半聖化身的力量也永無止歇地飛過去。

    僅僅過了一個小時,方運的家國天下出現裂痕。

    兩個小時,沙之舟的防護力量被嚴重削弱。

    三個小時后,西海王冠的控海只能不足原本的兩成。

    四個小時后,家國天下出現細微的破損,陸續有外界力量通過破損之處進入,落在方運身上,還好方運有戰鎧護體,但仍然被打得吐血。

    方運開始喘著粗氣,聲音有些嘶啞,這幾乎不可能在文豪皇者身上發生。

    城中的水族看著方運,目光黯然,毫無疑問,方運不可能再堅持一個小時。

    即便有一百古屍皇者在,也無濟於事。

    突然,方運的家國天下發出刺耳的聲音,接著,四分之一的家國天下外殼崩碎,其餘的地方處處龜裂。

    方運站在水中,頭髮隨著海水蕩漾,破碎的衣衫飄動,但面容依舊堅毅。

    方運突然將力量注入沙之舟中,層層疊疊的半透明沙土之牆衝天而起,保護他。

    「小心,別讓他逃跑!」瘟疫之主喝道。

    眾聖化身一邊攻擊,一邊盯著方運。

    方運面前五張淡金色的聖頁一字排開,硯龜在側,墨女吐墨,一切能增強戰詩詞的力量,都顯現出來。

    方運正手持子夏筆,在殘破的半聖文寶子夏筆上,站著一位小小的老頭,筆老。

    文房四奇,重現天日!

    方運在第一章紙上書寫一首很普通的舉人戰詩,甚至於在場的每一頭妖蠻半聖都能背誦,《詠秦民》。

    朔風吹度秦時關,

    鐵衣映雪夜更寒。

    生吞六國建功業,

    死卧北疆鎮河山!

    隨後,是第二首,進士戰詩《玉門關》。

    黃河遠上白雲間,

    一片孤城萬仞山,

    羌笛何須怨楊柳,

    春風不度玉門關。

    第三首,翰林戰詩《破樓蘭》。

    青海長雲暗雪山,

    孤城遙望玉門關。

    黃沙百戰穿金甲,

    不破樓蘭終不還!

    第四首,是大學士戰詩,《李廣頌》。

    秦時明月漢時關,

    萬里長徵人未還。

    但使龍城飛將在,

    不教胡馬度陰山。

    方運面前,還有第五張空白的聖頁。

    妖蠻眾聖化身立刻想起來,當年在兩界山,方運就做出震驚兩界的四連戰詩,只不過當時被《易經》的力量遮掩,後來才知道四首戰詩的本相。

    每一首詩,都有長城。

    一些半聖化身淡然一笑,他們都記得當時的四連戰詩很強,喚出名將李廣,四面楚歌,誅殺眾多妖王。

    但,眾聖化身並不在意,這四連戰詩,當年只是殺敗妖王,現在就算形成曠古絕今的五連戰詩,也只能誅殺大妖王,哪怕因為文房四奇高看方運一眼,五連戰詩再強,能誅殺皇者,也已經是極限。

    真正決定這場戰鬥的,不是大妖王,不是皇者,而是近百半聖化身。

    瘟疫之主面帶微笑,道:「等他寫完這第五首戰詩,我們百聖化身齊上!他雖有文房四奇,但終究不是半聖,無法發揮真正的大威能。」

    所有半聖化身高高地昂起頭,勝券在握。

    方運寫完第四首戰詩后,抬頭用沉靜的目光掃視眾聖化身,而後重重落筆。

    秦王掃**,虎視何雄哉!

    揮劍決浮雲,諸侯盡西來!

    這首詩僅僅寫到第四句,少數深研人族詩詞的半聖化身便面色劇變。

    這前四句是說,人族始皇帝嬴政率領秦國出兵,橫掃聖元大陸六國,虎視鷹顧,氣概驚世,壯哉,雄哉!

    戰勝六國后,所有諸侯貴族都被俘虜,不得不前往咸陽。此刻的秦始皇,已經是天下之主,手持天子之劍,執掌秦朝國運,隨手一揮劍,便能掃滅天空無盡浮雲。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