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瘟疫之主的化身很瘋狂,他的雙目中燃燒著憤怒的火焰,但是在那火焰之後,隱藏著一絲得意。

    方運見過這種眼神,很多次,特別像是有依仗時明明想要顯露卻又要竭力掩飾避免被對方發現。

    方運繼續微笑,盯著瘟疫之主的雙眼,道:「我從來不曾小瞧妖界,哪怕是一個普通的妖民。當一個族群強大到一定程度,他們不僅會積累龐大的力量,還會積累足夠的經驗。此次你們殺我,既沒有消耗你們多大的力量,也沒有超出你們的經驗範圍。畢竟,你們屢次殺我失敗的經驗,在這種時候一定會起效。有句話怎麼說來著,對,多難興邦。我,似乎在持續讓你們妖界興盛。」

    瘟疫之主不僅沒有生氣,反而露出惡毒的笑容,道:「你若是想方設法逃跑,還有一線生機,但你在如此短的時間內殺死如此多的古妖戰魂,殺死如此多的半聖化身,這是在逼妖界提前動手!不錯,我們妖界是有底牌,是有準備,你必死無疑!」

    「你們賭寶之前,在寶物里做了手腳吧。」方運淡然道。

    「這你都知道?」瘟疫之主愣住了。

    「我一開始並不知道,但隱約能猜到你們的賭寶不可能僅僅是為了賭寶,即便輸了,你們也有辦法拿回。但我沒有參悟透。直到進入罪海,我才慢慢意識到,你們妖界是想把罪海當作一個突破口。只是,我還是難以確定你們具體的行為。直到你說出亂星石盤。」方運道。

    「你的猜測跟亂星石盤有什麼關係?」瘟疫之主有些疑惑,無法理解。

    方運道:「很簡單,亂星石盤能進行大範圍的空間封鎖,只能進,不能出。為什麼不能出,這一點很簡單,那就是在關鍵時候,你們以亂星石盤封鎖空間,殺死或囚禁敵人,避免消息走漏。什麼消息值得你們動用亂星石盤?當然是你們妖界大舉入侵的消息!」

    瘟疫之主面色一沉。

    方運繼續道:「若是亂星石盤隔絕消息,龍城無法察覺,自然不會貿然不進入亂星石盤的範圍,就算進入,也是派遣不是特彆強大的人物試探,對你們毫無威脅。但對你們來說,只能進就很有必要了。因為,你們有辦法挪移到這裡。」

    瘟疫之主嘆了口氣,道:「不愧是人族虛聖,當世第一英才。既然通過種種微小的痕迹,推斷出如此多的秘密。不錯,我們是在賭寶所用的寶物中動了手腳。但是,為什麼你明知道有問題,還敢繼續賭寶?」

    方運笑了笑,道:「因為貪婪。在雷空鶴現身賭寶的時候,我就知道,是你們妖界在背後搞鬼,一旦賭寶,必然會拿出讓我無法抗拒的寶物。既然無法抗拒,我就吃掉好了。我也能猜到,你們想知道我在末日殿得到了什麼,可為什麼我已經拿出所得的一切,你們還是進入末日殿,導致眾多化身消亡?莫非,連黃昏虛日碎片都不是末日殿中最珍貴的寶物?」

    瘟疫之主終於忍不住,怒道:「對!你以為得到黃昏虛日碎片就是最重要的?錯了!當年我祖亂芒早就知道,真正的寶物,遠遠比黃昏虛日碎片更有價值!」

    「那是什麼?」方運問。

    只剩一個頭顱的瘟疫之主譏笑道:「你以為,我會告訴你嗎?我知道,你一定想再入末日殿。可惜,我們不會告訴你的。你就算再次進入,也什麼都得不到。到時候,我們眾聖本尊降臨,必然會得到我們想要的一切。」

    「有望山君在,你們半聖再多,也未必能進入。畢竟,望山君是聖祖層次的大人物,他的一具分身,也不下於大聖。」方運道。

    瘟疫之主道:「我們是妖界,我們是萬界之主,當年我祖亂芒能得到,現在我們集妖界之力同樣能得到!」

    「那麼,可以告訴我,你們在賭寶的寶物中做了什麼手腳嗎?」方運問。

    「你自己試試不就知道了?」瘟疫之主笑道。

    「你以為,我會在你們面前用出聖封符或化外聖體?」方運反問道。

    瘟疫之主露出失望之色,道:「看來,我們的計劃失敗了。可惜,可恨啊。如果你使用聖封符或化為聖體,現在已經死了!」

    方運笑了笑,道:「果然不出所料,你們在這兩件寶物中動了手腳。」

    「你很小心,但你還不夠小心!」瘟疫之主的神色突然出現奇特的變化,他不再憤怒,不再譏笑,而是臉上浮現狂熱之色。

    「你這是……」方運面色微變。

    瘟疫之主哈哈大笑道:「方運,你終究驕傲了!你終究傲慢了!你,終究成為你輕視的那種人!那麼,今天,你就眼睜睜看著自己被我們踏在腳下,踩進泥土碾壓吧!哈哈哈哈……」

    方運警惕地掃視四周,最後看著瘟疫之主,道:「你這是在吸引我的注意力,還是嘲笑我?」

    「不會,我怎麼會嘲笑一個將死之人呢?其實在一開始,我就說過,你如果早早逃離罪海城,藏到罪海深處,老老實實等風頭過去,還有希望活著。但現在,悔恨吧,痛苦吧,絕望吧!你的噩夢,即將降臨!用你那微不足道的魂魄去傾聽,你一定會發現,一尊偉大的存在正在降臨!哈哈哈……」瘟疫之主放聲大笑。

    方運面色劇變,隨後感覺額頭疼痛,猶如炸裂,立刻全力外放神念。

    就見方運附近的海水轟然炸開,白浪滔滔,一尊如聖般的白色神念在天空聳立,顯現真形,整座罪海城都跟著微微顫抖。

    罪海城中的水族們只覺無形的力量壓在自己身上,全部跪伏在地。

    旗磬家族的旗魚們用力掙扎,尾鰭背鰭不斷拍打地面,但無濟於事。

    「哈哈哈哈……」瘟疫之主還在狂笑。

    方運仰望上空,面色凝重。

    只有最強大的神念才能感知,在高空的海水之中,突然裂開一道漆黑的空間裂痕,附近所有的海水都無聲無息消失,被那空間裂痕吞沒。

    那空間裂痕正在迅速擴大,隨後,一隻巨爪顯現出來。

    那是一隻狼爪。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