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僅僅是一隻狼爪,就覆蓋方圓上百丈,如同一座小山。

    這隻狼爪表面布滿傷痕,深可見骨,強大的自愈能力讓傷口不斷癒合,但奇異的力量在不斷撕裂傷口,讓那淡金色的血液不斷溢出,又不斷回返。

    方運立刻判斷出來,這是強行進行空間挪移引發空間震蕩造成的傷害。

    只有狼爪的時候,一切都沒有太大的變化,整條狼腿露出來后,一道絕強的威壓擴散。

    以那狼腿為中心,方圓百里的海水被徹底排空!

    那麼巨量的海水瞬間湧入四面八方,形成比海嘯還恐怖的力量,不斷向外擴散擠壓,形成巨大的海中災難。

    只有罪海城有湛藍護罩保護,裡面還有海水。

    那狼腿的出現,引發湛藍護罩變化,形成奇特的力量,抵擋強大的聖威。

    城外,方運周圍的海水已經被排空,他與瘟疫之主的頭顱暴露在聖威之下。

    瘟疫之主毫髮無傷,但方運上空的聖念巨人則迅速縮小,最後被真正的、完全的聖威生生壓迴文宮之中。

    在海水排空的一剎那,方運猛地彎腰,脊樑彷彿被壓彎,但是,他緩緩挺起胸膛,緩緩抬起頭,堅定地站在原地。

    方運身上的衣衫依舊如常,但他的皮膚彷彿被微風吹過的湖面一樣,竟然發生有規律的扭曲,皮膚起伏如浪,骨骼咯咯作響。

    聖體未降,僅僅是自然散逸的聖威,就強悍至此!

    最終,一頭體長不知幾千丈的巨狼從空間裂縫中擠出,身體快速縮小,最後體長只剩一千丈長。

    那頭巨狼,全身密布時空裂痕造成的傷痕,傷口不斷恢復,又不斷撕裂,甚至連雙眼都如此,像是有無數蟲子在傷口中蠕動,看上去異常恐怖,也異常噁心。

    跟那頭巨狼相比,方運身上的傷勢簡直微不足道。

    「嗷……」

    那巨狼忍不住輕吼一聲,聲音中有輕鬆,有僥倖,有痛苦,但更多的是喜悅。

    隨後,就見他周身金光一盪,聖威驟然加重,他的傷口也終於停止撕裂,瞬間恢復如初,殘缺的銀色狼毛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生長。

    不過一息后,這巨狼便成為一頭雄健優雅的銀狼。

    第一眼望去,這頭銀狼身上沒有絲毫跟殘暴、兇狠、血腥等等有關係的外形,只會看到他周身散發著淡淡的銀色光輝,他身上的銀色的狼毛如同風中的草原,輕輕起伏,強健的身體充滿野性的美感,全身的線條如同造物的恩賜,完美無瑕。

    他的身體,如同大自然最美麗的寶物。

    但是,他的眼睛毀了一切。

    他那火紅的雙眼之中,有一座被火海代替的草原,地面烈火焚燒,天空黑煙密布,無數的人族、蠻族、妖族、水族等等生靈在裡面掙扎、哀嚎。

    火獄之原,焚囚眾生。

    無盡生靈的哀嚎在天地間響起,彷彿是在詛咒巨狼,又好像是在讚美他。

    那聲音無比宏大,傳遍千里,卻又無比細微,只在耳邊回蕩。

    罪海城中,除卻皇者,所有看到銀狼雙目的水族立刻發出慘叫,因為,它們的眼睛被瞬間燒成黑洞,再也看不到任何東西,即便身為戰魂死後能復活,也徹底失去雙目。

    所有的皇者身體完好,但都本能地低下頭,將自己的謙卑奉獻給那對火獄之眼。

    現在,它們清晰地認識到自己與真正的半聖有何等差距。

    這還是一尊被空間裂痕重創的半聖!

    方運仰著頭,看著這尊狼聖。

    「這是我們第二次見面,尊敬的狼戮陛下。」方運緩緩道。

    「也是最後一次。」狼戮微微一笑,裂開狼嘴,雪白的牙齒宛如一根根利劍。

    他的嘴邊,有颶風飄蕩!

    他輕輕下降,全身銀色狼毛如麥浪起伏,隱隱有風聲呼嘯。

    他雙眼之中的火獄之原,烈火更盛十倍。

    「狼戮陛下,救我這尊化身!」瘟疫之主興奮地道。

    狼戮一低頭,僅僅是看了一眼,就見他眼前的空間發生輕微的變化,就見纏著瘟疫之主的罪龜鎖鏈瞬間燃燒,並迅速向方運身上蔓延。

    方運目光一動,鎖鏈主動斷開,收回家國天下。

    即便如此,那火焰也依舊沖了數十丈才停下,最後落在地上,消失不見。

    狼戮優雅地抬起前爪,輕輕一彈,聖血飛入瘟疫之主化身的身體,讓瘟疫之主殘破的身軀瞬間生長出來。

    狼戮如同一座大山一樣,緩緩落在離海底數十丈的地方,懸在半空,俯視方運。

    此刻的方運,如同被野狼盯著的螞蟻。

    方運面不改色,從容道:「在臨死前,我有一些問題想問。」

    「本聖喜歡你的詩詞,也承認你的智慧,你應當有體面的死法。」狼戮依舊面帶微笑。

    瘟疫之主正要說話,但看了一眼狼戮,閉上嘴。雖然他本尊的地位高於狼戮,但現在它終究是一具分身,在各方面都遠不如本尊降臨的狼戮。甚至於,在半聖本尊眼裡,半聖化身不過是一道妖術而已。

    僅僅如同人族的戰詩兵將。

    「多謝你的肯定,如果我沒有感應錯,在你降臨之時,連通了鎮龍座?」方運道。

    狼戮微微一笑,看向瘟疫之主。

    瘟疫之主立刻知道,堂堂半聖本尊不屑於或者懶得回答這種問題,於是他道:「這龍城不是普通的地方,不僅外層有強大的力量防護,各個地方同樣如此。要想穿過龍城的防護直入龍城,幾乎不可能,因為龍城會引偏外界的一切力量。鎮龍座被毒蛟一族祭祀不知道多少萬年,可以與妖界之間形成穩定的聯繫,無論龍城如何影響,最終半聖都會找到這裡。」

    方運恍然大悟,道:「怪不得你們捨得拿鎮龍座來賭。輸給我,可以降臨到我身邊,殺死我,甚至可以給我扣上勾結妖蠻的罪名。如果沒有輸給我,你們可將其放置在任何地方,方便你們降臨。所以,在賭寶前,你們根本不怕輸給我,甚至很想輸給我!」

    瘟疫之主哈哈一笑,道:「的確,我當時很想輸給你。如果我們能成功進入末日殿,那整個環節完美無缺。不過,只要能殺死你,即便得不到末日殿的寶物,消除妖界的危機,一切都值得!」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