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笑了笑,道:「我發現一件很有意思的事,你們既不擔心我可能不會進入罪海,也不擔心鎮龍座最終的所在。換言之,你們在龍城之中,有很強力的援手。」

    方運僅僅說了半句,狼戮雙目圓瞪,眼中的火獄之原更加清晰,方圓數百里的聖威驟然加重,方運離得太近,以致於皮膚出現細微的擦痕,細密的血珠從身體各處向外冒出。

    一陣微風在海中飄蕩,輕柔無比,卻有不朽之意。

    方運的話被聖威徹底封鎖,罪海城中哪怕有半聖存在,只要沒有擊潰狼戮的聖威,也無法聽到方運的話。

    瘟疫之主的化身終究不是本體,一開始沒有明白方運說什麼,等方運說完,他才明白為何狼戮要使用聖位封鎖。

    瘟疫之主望著狼戮,不敢胡亂恢復方運。

    「你的話,有些多了。」狼戮的聲音本來十分尋常,但從他那千丈的身軀飄出來,語氣則變得完全不一樣。

    方運盯著狼戮那宛若地獄的雙眼,道:「看來我之前的猜測非常正確。」

    瘟疫之主急忙道:「你的猜測再正確也無用,因為你馬上就會死!」

    「我們讀書人,何曾怕過死?我希望狼戮陛下能滿足在下一個小小的願望,我很想知道是誰把我逼到罪海,借妖蠻之手殺死我。我可以死,但我不想糊裡糊塗就這麼死了。您說呢?」方運仰頭真誠地看著狼戮。

    狼戮雙眼微微眯起,海水被排空的海底驟然生出狂風,隨後一道道數千丈高的黑色龍捲風在不遠處形成,席捲海沙,搖擺挪動。

    罪海城中的水族們暗暗心驚,那狼戮不過是微微不滿,就形成數以百計的黑色龍捲風,破壞力絕對在任何皇者的妖術之上,這半聖本體也太強大了,傳說中半聖吹氣殺皇者恐怕是真的。

    一些水族面露遺憾之色,它們很想聽雙方在說什麼,但在無形的聖威籠罩之下,他們根本聽不到,若是外放神念等於自殺。

    瘟疫之主看狼戮不回答,才道:「不可能!我們絕不會告訴……」

    「閉嘴!」狼戮低聲一喝,數百龍捲風齊齊炸裂,漫天海底白沙四濺,讓無水的海底彷彿有碎雪飄蕩。

    瘟疫之主這才意識到自己中了圈套,不應該說不告訴,而是應該說根本沒有,忙道:「在下失言。」

    狼戮只是冷哼一聲,並沒有懲罰瘟疫之主的化身,畢竟瘟疫之主的本尊實力比他強太多,乃是半隻腳踏入大聖的一方聖主,這個面子不能不給。

    方運微微一笑,道:「狼戮陛下的反應過於激烈了,既然您不說,那我便不再問。我只想問,我可以用我的寶物換一條命嗎?我只要性命,不要修為。您一定清楚,我有辦法在您殺死我的一瞬間,處理掉所有寶物,讓您一無所獲。」

    瘟疫之主露出貪婪之色,他很清楚方運本身就是一個大寶藏,隨便拿出一件,就足夠他本體晉陞大聖。

    狼戮微微一笑,狼牙上彷彿在閃光,道:「縱然有太古奇寶、諸天至寶在,本聖也要先殺你再說!誅滅人族未來,勝過無數寶物。」

    方運嘆了口氣,道:「狼戮陛下,我不得不說,您的眼光,至少勝過瘟疫之主。那瘟疫之主不過是龜縮在妖界,派人去幫他收集寶物,最多派遣半聖化身。您不一樣,不僅甘願在聖元大陸,甚至還冒著風險第一個來到這裡。據我所知,妖界能提前把您挪移到罪海的,只有四棵月樹,為了您,四棵月樹消耗了不少的力量吧。」

    瘟疫之主心中不服氣,但卻不敢作聲,只是甩了甩蛇尾,掃得海沙噗噗四散。

    狼戮卻不理會瘟疫之主,而是微微皺眉,道:「你在探聽情報?」

    方運苦笑一聲,道:「與其說是探聽情報,不如說是想晚一點死。我不怕死,但也不想就這樣去死。我說過,我不想死得糊裡糊塗。月樹提前送您,消耗了力量,若是在短時間內強行送其他半聖進來,怕是會傷及本源吧。要是運氣差點,恐怕會導致一棵徹底枯萎。說起來,這罪海的古妖戰魂眾聖真是懦弱膽小,他們若是敢對抗罪龜囚車,早早潛伏在罪海城附近,不用你們妖界付出如此大的代價就能殺死我。」

    「死到臨頭,還在挑撥離間,你的確是合格的人族虛聖。你如果像那些廢物一樣跪地求饒,本聖只會一爪拍死你。」狼戮嘴角微微翹起。

    「我說的不對嗎?那些古妖眾聖戰魂只會拖你們的後腿。」

    狼戮笑了笑,道:「本聖降臨之時,他們便已經知道,已經在趕路,最多一刻鐘便會抵達罪海城。」

    方運面色一變,道:「你們果然想徹底佔據罪海,然後以罪海為基地,逐漸侵吞整座龍城,或者,逼龍族妥協,付出足夠的代價換你們離開。」

    瘟疫之主得意洋洋道:「本聖乃是整個計劃的主要參與者。這龍城可是現如今萬界最美味的大餐,我們妖界不咬一口,太對不起萬界之主的身份。」

    方運嘆息道:「的確,我早就應該意識到。我們人族恐怕也想,但終究實力不足。」

    「沒關係,雷家能分潤到不少。」瘟疫之主嘿嘿笑道。

    「果然,雷家已經徹底背叛人族,與你們妖界勾結到一起了嗎?」方運十分痛心道。

    瘟疫之主化身道:「那怎麼能叫背叛?是我們合作,各取所需而已。而且,我們有共同的敵人,比如你。」

    「雷空鶴身為一代文豪,竟然也如此卑劣嗎?」

    瘟疫之主道:「卑劣?我可是聽他說,你奪了他的封聖根基,比聖道之爭都嚴重,這可是不死不休的大仇,當年人族各家可沒少因為這種事自相殘殺。」

    「我並沒有奪他的封聖根基,我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方運一臉無辜。

    「此事我不清楚,但你跟他說去,他也不告訴我們發生了什麼,反而跟妖皇有所勾結……不,是合作。我看,你問的夠多,準備上路吧。可惜我沒有好酒,沒辦法用你們人族的方法為你送行。」瘟疫之主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