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罪海城中,少數水族抬頭望天。

    他們知道星月光輝源自何處。

    「你還想拖延時間,但已經無用,狼戮陛下,快快殺了他!」瘟疫之主道。

    方運微笑道:「瘟疫之主,我之前不斷拖延時間,不是為了怕死,就是為了現在。我之所以不逃走,也不是傲慢和自大,也是為了現在。我是貪婪,但我更加警惕!和你們的戰鬥,我的確犯了一個錯誤。那個錯誤就是,我低估了時間對月球堡壘的傷害,沒想到它啟動這麼慢!這個教訓,我一定記住,下次注意。」

    方運以神念傳音,一瞬間就說完一整段話,但在開口的一瞬間,整座罪海彷彿重重一震,海底大片開裂,海沙揚起。

    高空被狼戮聖威排開的海水,竟然宛如決堤的洪水一樣,傾瀉而下,后彷彿有巨大的力量在催動,像是漫天海水重重砸下來。

    這一刻,所有人都感覺到,狼戮的聖威消失了,無影無蹤。

    甚至於,眾人在狼戮身上感受不到絲毫半聖應該有的氣勢。

    這一瞬間,他們甚至以為狼戮的魂魄離體,只留下一具空殼。

    狼戮的眼中徹底化為驚恐之色,因為他已經知道這是什麼力量。

    「破滅龍槍!」

    狼戮大吼一聲,身體突然膨脹,隨後碎裂成密密麻麻的細小銀狼,每一隻都如同螞蟻大小,整體還維持狼形。

    下一剎那,所有的微小銀狼都要逃竄,用盡狼族各種秘法,但是,所有的秘法失效!

    一道堪比大聖聖威的氣息,徹底降臨,籠罩狼戮與瘟疫之主。

    組成瘟疫之主身體的億萬微小銀狼,竟然一動不動,如同一副畫像一樣。

    接著,一聲清脆的碎裂生響起,如同玉佩落地。

    方運聽到這個聲音,臉上閃過一抹笑意,同時循聲望去,那聲音源百裡外的深海之中。

    那是亂星石盤碎裂的聲音。

    自始至終,方運就沒有擔心亂星石盤,因為一旦破滅龍槍發威,餘波必然會徹底破壞亂石星盤。

    空形成強大的風壓。

    罪海城最高處的湛藍護罩出現細小的裂痕,發出咔嚓咔嚓的聲音,裂痕猶如白瓷,在湛藍護罩上不斷蔓延。

    所有水族難以置信地抬頭望天,突然意識到,事情不對!

    旗磬家族的旗菏大喊道:「停下!文星龍爵,馬上停下!月球堡壘只能保護你自己,一旦破滅龍槍落下,整座罪海城會被破滅龍槍的餘波徹底毀掉!罪海城的防護力量遠遠不如之前,又被古妖連續攻擊多日,根本堅持不了多久!快停下。」

    方運沒有回頭,只是淡然道:「一個不值得守護的城市,也不值得本聖挽救。當你們逼我離開罪海城的時候,結局就已經註定。我給過你們逃生的機會,甚至親口問過,可惜,你們拒絕了。」

    「老祖!老祖!您快出來啊!破滅龍槍太過強大,一旦降臨,我們根本無法復活!老祖啊……」旗菏哭著大喊,並握碎一片龍鱗。

    隨後,就見罪海城中心的那座高山崩塌,城主府炸裂,附近數不清的水族被亂石和濃郁的聖威衝擊而死。

    隨後,一個體長達千丈的陰影從罪海城的中心升起,因為那裡被濃郁的聖威包裹,變得無比黑暗,只能看到一頭龐大的旗魚黑影的輪廓。

    「是老祖!」

    「是半聖旗磬!」

    「城主救我們來了!」

    眾多水族紛紛轉身面向罪海城中心,跪在地上,不斷磕頭,亮閃閃的鱗片四散。

    那黑影之中,出現兩個巨大的眼睛,像是紅色燈籠,又似是冬夜裡的火盆。

    「文星龍爵,你可否停下破滅龍槍。」旗磬雄壯的聲音在海中回蕩,宛如山呼海嘯,聲勢浩大。

    「滾!」方運面色清冷,毫不客氣。

    隨後,讓所有水族難以置信的一幕出現了。

    那旗磬迅速轉身,果斷逃竄,直直向背離方運方向全速前進,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只留下長長的白色水痕,以及不斷向兩側蔓延的巨浪。

    所有水族幾乎崩潰,這還是半聖嗎?在方運面前,連個屁都不敢放!

    眾水族這才回過神來,這事真不能怪方運,方運身為龍爵,入城受阻,旗磬不管;方運的東西被旗毀搶奪,旗磬不管;後來方運被古妖圍攻,旗磬還不管。方運只罵一個滾,已經是好脾氣。

    直到這時,所有的水族才想起來,在歷史上,旗磬從來就不是以戰鬥聞名,而是以能活著稱,參加戰鬥無數,可最多也不過是受輕傷。以致於很多水族嘲笑他不是勇猛善戰的旗魚一族,而是喜歡在海底陰人的比目魚族。

    方運身前的狼戮,已經重新變化形體,恢復了整體巨狼的身體。

    就見他如同在做慢動作一樣,慢慢舉起右前爪,慢慢向上抬,想要去阻擋即將到來的破滅龍槍。

    在他的狼爪抬到與肩齊平的時候,天空出現一個漆黑的空間裂痕,那空間裂痕之大,遠遠超過狼戮進來時的裂痕。

    那條空間裂痕,更像是一片空間江河。

    無量量神光從空間裂痕中散播。

    彷彿有一顆太陽落進罪海。

    十萬里內的海水瞬間蒸發,所有大妖王之下的各族,瞬間化為飛灰。

    十萬裏海疆被熾烈的白光包圍,這個世界都彷彿被無上偉力凈化。

    大聖之威,凈世之能。

    「不……」瘟疫之主的化身發出凄厲的哀嚎。

    狼戮咆哮道:「吾乃祖神一族!妖界半聖!狼蠻之主!大聖狼玄之子!我父親就在回返的途中,不會放過你的!妖界不會放過你的!祖神不會放過你的……」

    破滅龍槍降下。

    原本的破滅龍槍有三千多丈長,但現在,破滅龍槍已經化為一支萬里長的光之槍矛,核心力量不僅完全包圍狼戮,還能覆蓋整座罪海城。

    光之巨槍落在狼戮的身上,不是刺穿,不是擊中,而是覆蓋,是碾壓。

    狼戮甚至連痛苦的哀嚎都沒有,就被化為虛無,隨後是瘟疫之主的化身,再之後,是下方的海底。

    遠遠望去,光之破滅龍槍宛如一根巨大的光柱,跨越海洋,扎進海底。

    一個直徑三千里的巨大深坑在海底形成。

    方運就站在坑口的中心位置,被一束銀色光輝照耀,毫髮無傷。

    狼戮沒了,瘟疫之主的化身沒了,所有的援軍沒了,整座罪海城也沒了。

    一切化為虛無。

    「出來吧!」方運緩緩轉身。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