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在之前,烏堂為了報仇,沖得最快,最喜歡譏諷別的古妖戰魂,但這一次,當看到遠方的破滅龍槍后,他第一個停下來。

    烏堂的眼中,充滿了恐懼。

    一些古妖半聖戰魂同情地看著烏堂。

    當年,烏堂和其兄長在一起,他的兄長被破滅龍槍正中要害滅殺,而他不是破滅龍槍的主攻目標,只是遭到重創昏迷,最後被龍族擒下送入罪海。

    烏堂的身後,慢慢散逸出烏黑的墨汁。

    「烏堂!」一尊黃金巨人戰魂怒吼。

    在強大的聖威衝擊下,烏堂猛地驚醒,隨後腮部水流急速進出,熟悉后才慢慢平靜下來。

    其餘半聖戰魂的目光更加同情。

    「我們,要怎麼辦?」一尊血身巨象半聖戰魂問。

    過了好一會兒,黃金巨人戰魂道:「我們原本的計劃是接應狼戮,奪取罪海城,現在,狼戮沒了,罪海城也沒了。」

    「但是,我們不能任由方運在那裡。」

    「或許方運已經被殺死。」

    「你怎麼犯蠢了?當年進攻龍城的時候,我們都見過,一旦破滅龍槍發射,必然會外放星月光輝保護一定範圍的龍族,方運或者他背後的龍族能動用破滅龍槍,一定就能保護他。」

    「那我們去殺方運?」

    「狼戮也是這麼想的,然後死了。」烏堂低聲道。

    半聖戰魂們齊齊白了一眼烏堂,就在剛才,烏堂還恨不得第一個衝上去殺方運。

    眾聖戰魂剛要反駁,卻都干張口,說不出話來。

    大家相互看了看,都心知肚明。

    過了好一會兒,黃金巨人緩緩道:「方運畢竟是負岳一族,當年負岳救過本聖,本聖不好出手,到時候,本聖只能看你們的了。」

    許多半聖戰魂對黃金巨人投以鄙夷的目光,來的時候氣勢洶洶,等遇到破滅龍槍卻拿古代負岳說事。

    「如果那月球堡壘是方運的,或許,他只能動用一次,不足為懼。」

    「問題是,我們現在無法判斷是方運自己動用月球堡壘,還是龍城眾聖在幫他。」

    「這破滅龍槍,會不會是龍城眾聖對我們的警告?」

    眾聖低頭不語。

    突然,烏堂大聲道:「你們看前方!」

    眾聖戰魂看到,前面有一頭罪龜囚車,但是,無人害怕。

    烏堂卻道:「有一就有二。這裡定然有罪龜囚車隊伍,我們中妖蠻的奸計了,他們是想利用罪龜囚車將我們一網打盡,然後佔據罪海,我們撤!」

    烏堂轉身就跑。

    其餘半聖戰魂臉上浮現怪異之色,隨後都默默轉身,原路返回。

    在眾聖戰魂的後方,一頭還未成年的小罪龜囚車茫然地看著前面逃跑的眾多半聖戰魂。

    罪海城已經消失,原地只剩一個直徑三千里的大坑。

    但是,十萬裏海疆依舊滿布破滅龍槍留下的氣息,所有的海水都被排開,形成一片無水的海域。

    大坑之上,方運與沙之舟緩緩調頭。

    在調頭的過程中,籠罩他身體的星月光輝緩緩消散。

    一個極其狼狽的身影從大坑之中徐徐升起,那裡,正是原罪海城城主府的所在。

    「方虛聖,你很好。」

    那是一個身穿紫色大儒袍的老人,他的頭髮全白且散亂,皮膚褶皺層層疊疊,如同扭曲的老樹皮,微微弓著背,左手輕輕顫抖著。

    方運愣了一下,又仔細看了一眼,才看清這人的的確確就是雷空鶴。

    就在前不久,雷空鶴還擁有中年人的外形,頭髮半黑半白,是不折不扣的美男子。

    雷空鶴眼中閃過羞惱之色,深吸一口氣,強壓心中怒火,道:「裝什麼,還不都是拜你所賜?」

    「跟我有……什麼關係?」

    方運沒想到雷空鶴張口就誣賴自己,差點爆粗口,但說到一半才意識到,破滅龍槍下落時,雷空鶴也在城中,為了抵擋破滅龍槍,雷空鶴似乎耗儘力量。

    方運收斂臉上的古怪神色,道:「你果然比傳說中強大,換成我,真未必躲得開破滅龍槍。」

    「咳咳咳……」

    雷空鶴用手捂著嘴,咳完后一甩手,血滴飛散。

    雷空鶴用盡全身的力量挺直胸膛,盯著方運道:「兩件半聖寶物,兩套聖封符,雷家重寶,以及各種各樣的寶物和神葯,甚至燃燒壽命,幾乎耗盡了我全身的家當!」

    「你的身家果然豐厚。」方運點點頭,一本正經的樣子。

    雷空鶴眼中怒色更濃,但最後壓制住憤怒,保留理智道:「我很想知道,你現在還有什麼底牌,在北極天城繳獲的半聖寶物,星火渾天鑒,還是其他?」

    雷空鶴的語氣中,帶著淡淡的嘲諷之色。

    方運卻笑了笑,道:「我的緩兵之計,對古妖或妖蠻使用可以,對你毫無用處。我也不與繞彎子,我只是想知道,為什麼你會在罪海城中。」

    「你真不知道?我雖然沒聽到你與狼戮的對話,但也能猜到你說了什麼。」雷空鶴冷笑道。

    「不愧是人族文豪。」方運道。

    「你這是在誇自己嗎?另外,你難道像剛才一樣,在拖延時間?」雷空鶴問。

    方運坦誠地道:「我的確受到狼戮的攻擊,但服下聖體果后,已經無大礙,反倒是你,比我更需要休息。你我都知道最後會發生什麼,但我更希望用這段時間從你那裡換幾句話。」

    「想換什麼,說!」雷空鶴果斷答應。

    方運微微一笑,道:「不愧是與衣知世並稱的人族大才,好!我第一個問題,你是藉助誰的力量來到罪海城,是為了什麼而來?」

    雷空鶴沉默數息,道:「那個人的名字我不能說,我一旦說出,他必然會感知到。但我可以說,和那天在燭龍城外想要捉拿你的,是同一個。」

    方運點點頭,表示知道是誰。

    當時在燭龍城想要捉拿方運的,是龍庭內務殿的掌殿龍聖敖誨。

    方運原本對敖誨所知不多,此人也比較低調,但閱遍燭龍城、北極天城和罪海城的石刻和虛樓珠后,發覺敖誨是崛起在龍族末期,最終執掌龍庭內務殿,權勢極大。

    雷空鶴繼續道:「我來這裡的目的很簡單,便是奉諭令進入罪海城,說服旗毀,逼你離開罪海城。」

    「那你在做這件事的時候,還當自己是人族讀書人嗎?」方運面色一沉,厲聲質問。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