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雷空鶴和黃金巨虎已被神金狼牙棒生生打成虛無,那鏡子竟然絲毫無損。

    這面觀天鏡第一投影早就破損,由碎片臨時拼湊,被神金狼牙棒砸了數百下后,唯一的變化就是碎片之間稍稍鬆動,沒有任何新的破損。

    方運正要伸手去拿,神色微變,就見周身的神金巨人發出一通亂響。

    如同大量的鐵塊在滾筒之中翻騰。

    神金狼牙棒從中斷裂,各種碎片稀里嘩啦掉落。接著,神金巨人的身體如同山體滑坡一樣,身體出現大面積塌陷,各式各樣的機關組件如同廢棄物一樣從上空掉落,噼里啪啦堆成一堆廢品小山。

    方運消失不見。

    過了好一會兒,就見一塊機關組件砰地一聲從廢品小山的山腰滾落,方運狼狽地從缺口處鑽出來。

    「破玩藝兒!」

    方運說著,幾步跳到廢品小山的山頂,神念一動,兩道光芒從漆黑的上空降落,分別是星火渾天鑒和沙之舟。

    方運將其收回后,猛地抬頭。

    這裡是破滅龍槍轟擊出的深坑,而在深坑口上不知多高的罪海之中,空間彷彿被徹底撕裂。

    狼戮出現之時,不過是出現一道深深的空間裂痕。

    可現在,那裡的空間有數百空間裂痕縱橫交錯,中間黑漆漆一片,如同恐怖的太古巨獸粉碎空間。

    三尊血淋淋的龐然大物從撕裂的空間之中下降。

    一尊是是體長三萬丈的青色蛟龍,頭頂龍角竟然被齊齊削短,只留下角根部,成為禿頭蛟聖。全身的蛟鱗大半剝落,外露的皮膚多處開裂,小半個尾巴不知去向。

    曾經的長江之主、蛟聖敖宙。

    第二尊是一頭萬丈黑牛,微微扭曲的兩角宛如兩座山峰直插天空,全身的牛毛凝聚成黑色甲胄,但後背上有一條長長的裂口,縱貫整個牛背。

    它的尾巴消失不見。

    在離開空間撕裂區域后,牛迅聖的身體迅速縮小,很快化為一尊牛頭人身高達十丈的牛蠻人。

    第三尊一開始便是狼頭人身,身高十丈,他周身金光閃爍,那是聖血噴濺導致。

    他的左臂消失不見,此刻正在以極慢的速度緩緩重生。

    狼固聖。

    很快,三尊半聖徹底脫離空間撕裂區域,周身聖力澎湃,凝聚成淡金色的聖火緩緩燃燒。

    三尊半聖,宛如三顆熊熊燃燒的太陽下落,照耀世間,又好像要毀滅萬物。

    萬里空間聖威激蕩,聖力滔滔,一切都因此生出淡淡的光芒,變得清晰可見。

    哪怕是下方那個巨大深坑中的黑暗,也在一瞬間被驅散。

    三尊半聖的目光同時落在坑底的方運身上。

    敖宙雙目瞬間血紅一片,猛地張開大口,不顧一切動用最強威能。

    牛迅聖全身牛毛炸起,想起義兄兵蠻聖慘死,身體巨化為萬丈黑牛,高高抬起兩蹄,踏向下方。

    狼固聖早就從分身那裡得知賭寶過程發生的一切,羞怒萬分,右掌高高舉起,天空突然出現一隻籠罩方圓百里的巨型狼爪。

    三聖絕殺齊出,天地震蕩,仿若滅世。

    方運右手一揚,一條銀白色的小河從指尖飛出,環繞著方運飛舞,散落著點點星光,並慢慢包圍方運。

    那條小河之中,有億萬星辰。

    這小河剛一出現,天空的三尊半聖便突然靜止不動,龍口、牛蹄、狼爪都一動不動,只有他們的眼神在變化。

    方運微笑著,向三尊半聖做出揮手再見,道:「勝兵先勝而後求戰,敗兵先戰而後求勝。我之所以進入罪海,不是因為我必須要聽敖窟的命令,我之所以沒有立刻走,不是我逃不出去。而是,我有勝利與逃跑之法。再見,我一直在等你們三個。另外我想問一句,妖界的月樹怎麼樣了?」

    方運說完,全身被那太古星河支流包裹。

    原本小小的太古星河支流突然猛地膨脹,最後填充滿巨大的深坑,形成一條向上逆流的奇特河流,直衝天際。

    如銀河垂天。

    星河之中,無數星辰逆轉,萬千世界急退。

    時光倒流。

    剎那之後,整條太古星河支流爆出耀眼的光芒,消失不見。

    方運消失了。

    觀天鏡第一投影也消失了。

    只有極少數的機關碎片。

    天地間發出輕微的碎冰聲,原本凝固的時間恢復。

    三尊半聖無奈地收起大威能。

    三尊半聖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滿面苦色。

    狼固聖輕嘆一聲,道:「敖宙,你來之前,可是立下軍令狀。不殺方運,提頭回妖界。我們兩聖報仇心切,與你同立誓言,現在如何是好?」

    牛迅聖苦著臉,輕輕哞地叫了一聲,一言不發。

    敖宙胸口劇烈起伏,過了好一會兒才緩緩撫平。

    他面色陰沉,盯著方運消失的地方道:「怪不得你們妖蠻被人族牽著鼻子走,身為半聖,連遇事不慌都不知道嗎?」

    牛迅聖輕哼一聲,道:「我們妖蠻若是有腦子,還用得著學習人族?」

    狼固聖也沒好氣白了敖宙一眼,道:「我們妖蠻靠的是妖多蠻強,腦子是什麼?」

    敖宙懶得理會兩頭蠻聖,道:「看來之前我們所料沒錯,方運身上的確有太古星河支流,方才他便是憑藉太古星河支流逃走。再加上那輛傳說中的時光指南車,絕不會迷失在太古星河之中。」

    牛迅聖卻微笑道:「敖宙你有所不知,我當年跟隨兵蠻聖修行,從他那裡聽過,能進入星河支流無用,還需要有寶物指路。但僅僅是有時光指南車也無用,還需要時光之力護身,他區區文豪,哪來時光之力護身?他又不是憑藉《春秋》領悟時光之力的孔聖。」

    牛迅聖說完,身體縮小為牛頭人身的蠻人,學著當年牛蠻聖的樣子,兩手抱拳稍稍過肩,表示尊重孔子。

    牛迅聖繼續道:「縱然他有時光之力護體,還需要最重要的一點。」

    「哪一天?」狼固聖好奇地問。

    「船有船錨,在太古星河的時光洪流之中前行,必須要有時光錨點,擁有時光錨點,他才有落腳之處。時光錨點的稀少程度還在祖寶之上,哪怕是普通聖祖,窮其一生也未必能製造一個時光錨點,唯有極少數精通時光之力的聖祖才能做到。」

    「那如果他沒有時光錨點,便會死在太古星河之中吧?」敖宙問。

    「運氣不好,會在太古星河之中流浪,陷入時空迷境,耗盡壽命而死。運氣好,會原路返回!」牛迅聖笑道。

    「你是說,我們守在這裡即可?」

    三尊半聖齊笑。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