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緩緩睜開眼睛,愕然看到,天地間流光溢彩,無數的河流狀光帶密密麻麻交織在一起。

    整個世界彷彿是由無數流動的顏料組成。

    僅僅看了一會兒,方運便頭暈目眩。

    「這裡不像是太古星河……」

    方運心念一動,閉上眼,然後再緩緩睜開眼。

    浩瀚星海,無盡虛空。

    色彩斑斕的世界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茫茫星空。

    但是,和普通星空不一樣的是,這裡的所有星辰都是單獨存在,沒有星系星團,也沒有行星衛星,似乎全部是恆星。

    方運仔細觀察,愕然發現,這裡的恆星也與眾不同。

    準確地說,這些星辰也不是恆星,更像是玻璃球。

    這裡每一顆星辰之中,大部分都是混混沌沌、虛虛冥冥,不知有何物,甚至不知是有還是無,但在星辰的中心之處,則有無數星系。

    從方運的角度看,每一顆星辰之中的星系都密密麻麻,緊緊連在一起,彷彿一碗粥中的米粒一樣。

    「難道這每一顆星辰,都是一方宇宙?」

    方運站在時光指南車上仔細觀察,發現一件極為怪異的事,凡是被自己盯著的星辰,只要過了一息,必然會突然後退,然後消失。

    而且,所有的星辰的不會固定存在,經常變化,有的星辰莫名消失,有的莫名出現。

    「這種感覺……時光指南車根本是在經歷不同的時空?只是我力量低微,察覺不到各種神妙的變化?」

    方運沒有氣餒,深吸一口氣。

    「咦?」

    方運低頭一看,自己身上的衣服、配飾等等全沒了,連天地貝和六銀體也消失。

    唯一存在的,就是在天樹中得到的玉制裙褲。

    方運大驚失色,仔細感應,發覺天地貝和六銀體的在自己的文宮之中,但是,自己的文宮被無形的力量封印,斷絕了與外界的一切聯繫。

    方運鬆了口氣,卻發現腳下有發亮的東西,彎腰撿了起來。

    那是巴掌大的破碎鏡子,觀天鏡的第一投影。

    方運立刻回想,之前走得匆忙,只帶走了神金機關組件,沒想到最後這破鏡子被太古星河支流卷了進來。

    方運的目光,落在自己的手腕上。

    在十國大比的時候,方運因為有幸進入春秋世界,獲得一個七彩光芒手環,遭遇帝洛后,手腕之上多了一層白光,進入龍城后,手腕上又得了一道光圈。

    現在,這三重光芒在不斷閃爍,散發出柔和的氣息。

    方運微微皺眉。

    這裡可是傳說中萬界最兇險的太古星河,無論是葬聖谷、極凶星海還是任何地方,都遠遠不如此地。

    但是,從進來開始,一切都風平浪靜。

    方運看了一眼三重手環,隱隱猜到什麼,然手扶時光指南車的車壁,小心翼翼向下方張望。

    這一看,驚得毛骨悚然。

    就見下方有一個巨大的深洞,深洞閃爍著紅藍之色,不斷旋轉,好似層層濃雲,又像是層層花瓣,乍一看十分美麗,但若是仔細看去,就會發現那組成深洞層層疊疊的根本就是前所未見的虛空風暴。

    方運在古妖傳承中見過虛空風暴,那是連聖祖都要小心的恐怖力量,但是,下方的虛空風暴無論是規模、範圍還是威能任何方面,都是古妖傳承中的億萬倍。

    甚至可以說,整片星空的下方,就是一處無邊無際的巨大虛空風暴,如同人間的大地,大海的海底。

    方運無法準確感知到那虛空風暴的威能,但是卻能看到,太古星河之中不斷有星辰被捲入其中。

    在碰觸虛空風暴的一剎那,星辰破碎,億萬星河泄漏出來,如鋼珠迸射四濺,但隨後都被虛空風暴吞噬。

    方運意識到,那應該不是虛空風暴,甚至也遠在時空風暴之上,而是一種根本不曾被命名的存在。

    方運這才發現,一些突然消失的星辰,出現在那奇特風暴之中。

    「不行,我要馬上離開這裡!」

    方運感受到濃濃的危機,神色慢慢凝重。

    「我在獲得古妖傳承的時候就知道,太古星河支流可以讓人進入任何時空之中,從而獲得無盡的好處。那妖皇也是知道了這一點,所以對此志在必得。」

    「不過,強渡時空非常困難,我也是在獲得春秋之力和時光指南車后才敢如此。不過,看樣子祖龍之光能在這裡幫助我,至於帝洛給我的那道光芒……」

    方運露出淡淡的微笑,因為一切都跟他之前推演的極為相似。

    方運緩緩舉起手腕,隨後,三重光輝同時放光。

    七彩光芒包圍方運全身。

    帝洛的白光飛出車外,留下一條淡淡的痕迹。

    祖龍之光則包裹整座時光指南車,沿著帝洛白光疾馳而去。

    萬星倒流,光河逆行。

    七彩世界與星空世界不斷交替輪換。

    突然,下方時空震動。

    方運低頭一看,驚駭欲絕。

    就見一群直徑不知幾百萬里的奇特毀滅風暴從下方襲來,那些筒狀的毀滅風暴聚集在一起像是巨大的海葵,搖搖晃晃,吞噬萬物。

    時光指南車開始輕輕晃動。

    眼看奇特的毀滅風暴就要吞噬時光指南車,祖龍之光驟然擴散,形成一片光之網,罩向毀滅風暴群。

    光之網一下落,便不再完整,彷彿被分裂成無數的小塊,分別落在不同的毀滅風暴上。

    方運意識到,是自己文位太低,所以看不透涉及時空的力量,若是自己封聖,在自己眼中,那大網或許依舊是一個整體。

    光之網稍稍遏制毀滅風暴群,但無法徹底阻止。

    不知過了多久,前方突然顯現一道豎立的白光,白光突然擴大,如同裂痕擴張。

    「那是……」

    時光指南車直直衝進白光之中。

    方運只覺天旋地轉,直欲嘔吐,最可怕的是,身體彷彿在被無數的力量衝擊,時而似針扎,時而似錘擊,時而似火燒,時而似抓撓……

    這一刻,方運突然想起被生生砸成大肉丸的雷空鶴,或許,當時他就是這種感覺。

    方運疼痛難忍,漸漸昏迷,眼看就要昏死過去,突然覺得自己重重跌落,屁股落在一團軟乎乎的東西身上,隨後身體其他部分才接觸到堅硬的地面。

    「啊……誰在偷襲本帝!小心本帝駕馭太初諸族滅你苗裔!」一個尖銳的神念聲響起。

    方運心驚膽戰,萬界中敢自稱本帝的,還涉及太初諸族,莫非是哪方聖祖?

    方運低頭一看,自己坐在一條四腳黑蛇之上。

    方運納悶,為什麼這個「帝」還沒自己腳腕粗?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