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在這種時代,連遠古極凶、巔峰異族都是太初滅界龍和帝族等至高族群的附庸,像四腳黑蛇這種普通的小獸簡直微不足道。

    各族欺負四腳黑蛇,完全就像是孩童在戲弄螞蟻一般,與太古時期的善惡道德毫無關係。

    四腳黑蛇經歷了太多的欺辱和否定,所以方運只是稍稍誇獎,它就興奮得不得了。

    就見四腳黑蛇一溜煙衝進森林,速度直接超過十鳴,而且顯得十分輕鬆,這一點連普通皇者都比不了。方運輕輕點頭,這四腳黑蛇終究是太古異獸,哪怕隨便吃點什麼都很強。

    沒了平步青雲,方運有些不適應,但有些寶物還不適合現在拿出來,便向前奔跑。

    跟四腳黑蛇比起來,人族的奔跑能力實在一般,跑了一會兒,方運心中一動,身體挺直,雙臂抱胸,隨後整個人以超過百鳴的速度轟然飛射。

    用文膽神念控制身體還有些倉促,方運差點摔出去,過了會一會兒才徹底控制,緩緩落在四腳黑蛇身後。

    四腳黑蛇羨慕地看著方運,用烏溜溜眼睛盯著方運道:「大哥,能不能教我怎麼飛天?」

    方運點點頭,道:「等我到了帝族安頓下來,試著教你一些修鍊之法,但不一定適合你。」

    「真的?」四腳黑蛇差點跳起來,無比激動。

    「當然。」

    四腳黑蛇猛地竄到方運腳下,抱著方運的腿哇哇大哭道:「大哥,你對我太好了,以後你就是我親大哥了。萬界就沒有誰對我這麼好!」

    方運拍拍四腳黑蛇的頭,隱隱猜到,在太古時期,很多方面受到限制,這修鍊之法,或許被天道或什麼力量壓制,否則以太初諸族的天賦,不可能如此。

    但另一方面,普通修鍊之法簡單,可適合自己族群的修鍊之法很難獲得,能讓自己族群變得特彆強的修鍊之法更是罕有。哪怕是智慧冠絕萬界的人族,從孔聖到方運出現的這些年,依舊在不斷創造和完善修鍊之法。

    像妖蠻和古妖,都是歷經不知道多少萬年才獲得高明的修鍊之法,進而獲得強大的力量,讓整個族群獲得躍遷。

    「不知道現在的文曲星是什麼樣子……」方運抬頭望天,一顆星星都看不到。

    四腳黑蛇擦乾鼻涕,笑呵呵地沖向樹林。

    方運也跟著進去,仔細觀察。

    這裡的樹木並沒有特別高大,但都有一個特點,十分堅硬,堪比神金!

    這些樹木不斷向外噴發一種強大的力量,方運用神念感應那種力量,心中感慨,這樹木噴發的力量太過強大,對人族來說作用不大,但讓一頭普通妖蠻來到這片樹林,封聖不過是時間問題,而且可能只需要幾百年。

    方運慢慢呼吸樹木噴發的無形力量,但因為自己是時空旅者,根本無法吸收這裡的半點力量。

    「如果能移植到後世……」

    隨後,方運輕輕搖頭,這裡的植物之所以強大,是因為太古時期的環境,就算能帶回未來,這些樹木也會很快枯萎。

    更何況,這些樹木對於人族來說,價值不是特別大,不是合適的目標。

    不一會兒,就見四腳黑蛇興奮地跑了過來,他用後腿奔跑,兩條前腿抱著四個鮮艷的果子。

    「大哥,咱們運氣好,有四個成熟的果子,你先挑倆。」四腳黑蛇邀功似的高高捧起四個果子。

    方運一看,這四種果子外形顏色各有不同,一顆如紫色水晶,一顆表面是綠色銅銹,一顆是細長的,一顆是像葡萄似的有一連串的紅色小果子。

    方運外放神念感應,面色微變。

    在神念之下,每一顆果子都像是一顆小太陽一樣,散發著澎湃的氣息。

    這種果子,方運只在百棺島上見過,而且數量極少,和自己吃下的那個玉猴果的品質差不多,僅次於星辰果。

    「這四種你吃過?」方運問。

    「當然。」

    「有什麼感覺?」方運認真地問,想知道效用。

    「還行吧。」四腳黑蛇砸吧砸吧嘴,興趣缺缺。

    方運白了他一眼,這話要是讓後世眾聖聽到能氣死,眾聖為了這種果子能打破頭,結果一條小蛇這麼評價這種果子。

    方運利用神念和所知的醫道開始分析四個果子,很快有模糊的結果。

    紫水晶果能大幅度強化身體,銅銹果能有助有助神念,細長果似乎能增強生育能力,紅色葡萄果好像能洗濯身體。

    方運好奇地用神念觀察四腳黑蛇,頓時愣住。

    四腳黑蛇的頭顱、心臟和胃部三處,竟然蘊含三顆奇特的結晶,可以感覺結晶中蘊含著比太陽更恐怖的力量,但卻有些死寂,像是隨時能熄滅的火苗。

    「果然,太古生靈都不能小看,哪怕是條蠢蛇。」

    方運想著,拿起銅銹果和紅色葡萄果,道:「我吃銅銹果,紅色葡萄果一起分吃,另外兩顆給你。」

    「好!」

    四腳黑蛇也也是不客氣,張開口,舌頭宛如靈活的鞭子,捲起紫水晶果和細長果,直接吞入腹中。

    方運通過神念看到,兩顆果子在四腳黑蛇的肚子里瞬間化為強大的力量,分成三股熱流,分別進入三顆奇特結晶中,只有微不足道的力量融入四腳黑蛇的身體,力量基本相當於半顆生身果。

    「看來你的日子挺苦啊!」方運同情地拍拍四腳黑蛇的腦袋。

    四腳黑蛇頓時眼淚汪汪,不停點頭,道:「還是大哥理解我,我太苦了。」

    方運正要吃下銅銹果,但鼻腔器官肺部隱隱的疼痛提醒了自己。於是,方運以神念包裹銅銹果,擠出一絲果汁,送入口中。

    方運一開始只覺舌頭火辣辣的,隨後天旋地轉,雙眼一黑,栽倒在地。

    「大哥!大哥你怎麼了!我沒想毒死你啊!」四腳黑蛇驚恐地爬到方運身上,在方運身上跑來跑去,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完了,本大帝真是命苦啊!好不容易認了一個大哥,還把他剋死了!難道我真像帝族孩子說的那樣,會害死所有人?嗚嗚嗚……」

    四腳黑蛇哭了好一陣,擦乾眼淚,看著只穿短褲的方運,嘆了口氣。

    「好好一個人,怎麼就這麼死了?」說完,他垂著頭,慢慢向外走。

    走了幾步,四腳黑蛇突然驚醒,正色道:「我不能就這麼走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