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完了,快跑吧!」四腳黑蛇無奈地扭頭看向方運。

    方運眼中卻閃過一抹疑色,隨後面露淡然的微笑,目光好像看透一切。

    「不,我們過去。」

    「它背後有通天大人物,你就算有聖念也惹不起!他可是下一代的護寶者!」四腳黑蛇急忙勸說。

    那釣海翁徐徐轉頭,雙目明明藏在白色毛髮之中,但卻外放一種攝人心魄的力量,隨後,一道無形的神念釣線跨越空間而來,抽向四腳黑蛇。

    那神念釣線並不致命,但也足以把四腳黑蛇打得皮開肉綻,休養數天。

    「完了完了!」四腳黑蛇嚇得哇哇大叫。

    方運的目光落在神念釣線上,心道不愧是釣海翁,明明不是聖威,但那釣線蘊含的聖念總量還在普通半聖之上,遠遠超過自己。

    方運淡然一笑,雙目突然化為兩座平靜的湖面,一根遠比釣海翁更細的神念釣線飛出。

    方運的釣線不粗大,氣勢也不強,反而好像隨時可能斷裂一樣,但卻以比釣海翁更快的速度飛出,然後精準地落在釣海翁釣線的脆弱之處。

    就聽一聲輕響,釣海翁的神念釣線彎折,無力地向下垂落。

    釣海翁出手失敗。

    「還能這樣?」四腳黑蛇目瞪口呆,看看方運,又看看釣海翁,不斷來回看。

    在垂線彎折的一瞬間,釣海翁周身的好像有氣流爆發,白色毛髮猛地揚起,但又迅速下落。

    不過,釣海翁周身的氣息節節攀升,聖念越聚越強,遠遠超過方運的聖念。

    方運微笑道:「兩族相爭,大劫將至,你不努力自保,不苦練釣海術,為何輕易動怒?」

    釣海翁周身的氣息停止增長,冷哼一聲,道:「我修鍊到關鍵時刻,這條臭蟲子又來打擾,今天非得抽爛他的皮肉,讓他記住教訓。」

    方運道:「他是故意的。」

    「什麼?」釣海翁一聲暴喝,怒海生浪。

    「哥……」四腳黑蛇扭頭望著方運,一臉生無可戀,甚至懷疑自己是被這個大哥故意騙來送死的。

    方運繼續微笑道:「因為你的修鍊之法是錯的,再修鍊下去,反而要走很長的彎路。」

    釣海翁初期地沒有生氣,周身的氣息迅速回落。

    四腳黑蛇瞪大眼睛,望向方運的眼神里滿是崇拜,完全忘記剛才的猜測。

    釣海翁頭下的白色毛髮輕輕蠕動,看樣子像是點頭,道:「你的釣線威力小,但比我強。」

    方運微笑道:「我今日來此,一是帶它來向你道歉,畢竟它以前給你惹過麻煩,二是聽他說你在神念修鍊一途格外強大,十分佩服你,我也想來與你交流一番。」

    四腳黑蛇牢牢閉上嘴,眼珠直轉,心中突然有種感覺,和帝乾和自己比起來,這個大哥才是真正的老奸巨猾。

    那釣海翁緩緩道:「我久坐不動,脾氣暴躁,行事過於魯莽。這小蛇雖然頑皮,倒也沒有壞心,無須道歉。至於神念交流,老翁我求之不得。」

    方運道:「這大空海我是初次來,感覺到裡面空間異樣,想必是你知道自身缺點,難以近身戰鬥,所以想從大空海尋找破空分界之法,可對?」

    釣海翁脖子部分的毛髮又開始蠕動,但並未答覆。

    「他在點頭。」四腳黑蛇趕緊補充,語氣中帶著驚嘆,完全沒想到方運剛來就能發現,自己在這裡轉了那麼久,也沒猜出釣海翁真正的意圖。

    方運卻停下,沒有繼續說。

    四腳黑蛇急忙用爪子捂住嘴,生怕打擾兩人。

    釣海翁靜靜等待。

    方運之所以停下,是在思考時光的問題。

    自己逆時光而上,絕對沒辦法說出自己學過的完整釣海術,就算能說出來,也可能遭到不測的力量攻擊,畢竟時光迴流的影響太大,一個不小心,就可能灰飛煙滅。

    但是,可以打擦邊球。

    過了好一會兒,方運外放聖念,掠過大空海,仔細觀察,微笑道:「此海果然神妙,連通各處,卻也變化多端,難以琢磨。若是我想直達各處,有兩計。一是將大空海徹底煉化為寶物,讓神念釣線來去自如。二么,則可學習大空海中隱含聖道,自製更小的大空海,每一片小的大空海,連通一處固定的地方。第二方法雖然看起來笨,但卻也是最穩妥之策。畢竟,自己能控制的大空海,可以最大程度保護自己。」

    那釣海翁聽到一半,全身便輕輕顫抖,毛髮飛揚。

    待方運說完,釣海翁欣喜萬分道:「妙!妙!妙!只此一法,便可抵我萬年修行!」

    釣海翁好像變成了老小孩,如果有手有腳,一定跳起來。

    大空海的海浪隨著釣海翁的情緒起伏有致,不再有滔天巨浪,只有連綿不斷的小海浪。

    四腳黑蛇這才長長鬆了口氣,這意味著自己不會挨打了。

    方運繼續道:「這開海之術,以你之能,完全可以做到,我便不再畫蛇添足,避免影響你的修鍊之法。」

    「不錯,開海之術並不難!」釣海翁道。

    這回輪到方運鬆了一口氣,自己只學到釣海術,沒學到開海術,現在看來,開海術恐怕跟釣海翁自身天賦有關,幸好沒有亂說話。

    方運道:「開海之後,便需要釣海,這是你目前最大的缺陷。」

    釣海翁微微低頭,顯得有些氣餒和無奈。

    四腳黑蛇瞪大眼睛,不敢相信比帝族還狂傲的釣海翁竟然也有這一天,心道真是天大地大,自己大哥最大,把釣海翁訓得跟學生似的。

    「你的釣海術,最大的缺點,便是過於注重自身,而忘記尋求外物相助。自身的聖道是聖道,萬物的聖道同樣是聖道,切不可僅僅沉迷於自身的強大,求己無錯,但也應當明白,很多時候,借得外物反求諸己,遠遠勝於以己求己。」

    方運的聲音在天空回蕩。

    四腳黑蛇陷入沉思。

    那釣海翁愣了足足幾十息,就見頭顱向下壓下,胖滾滾的身體徐徐前傾。

    「老師大才,學生受教了!」

    四腳黑蛇的沉思被釣海翁的話給打斷,瞪著釣海翁說不出話來,釣海翁的老師,可是聖祖啊,現在又叫大哥老師,那大哥以後當上聖祖,豈不是比聖祖還厲害?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