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拎著四腳黑蛇的尾巴,在聖念的幫助下,如同弩箭一樣竄上高空,飛向帝族部落。

    四腳黑蛇一邊掙扎一邊叫喊道:「放開我,你這樣做有損我帝族二哥的形象!」

    方運充耳不聞,很快抵達百翼龜龍的龜殼之上。

    帝乾等孩子們興沖沖跑過來,噓寒問暖,四腳黑蛇則開始吹噓方運的豐功偉績,說什麼方運讓釣海翁納頭便拜,自己成為釣海翁的師叔,還說連鳳凰聖祖見到兩個人都主動攀交情。

    那些孩子根本不相信,但等四腳黑蛇拿出神秘龜甲和琥珀麒麟,徹底被鎮住,連遠處的帝族眾聖都投以熾烈的目光。

    琥珀麒麟倒也罷了,但釣海翁的神秘龜甲非比尋常,帝族聖祖借來都需要人情的,現在竟然被一群孩子拿在手裡當玩具。

    帝藍則把方運拉到一邊,邊走邊道:「帝極陛下剛剛回返,聽說了你的事,正在他的屋子裡等你。」

    方運點點頭,看了一眼四腳黑蛇和神秘龜甲,正要讓他收回,但轉念一想,大聲道:「龜甲你別弄丟了,我不在的時候,你負責看管龜甲。」

    「好好好!」四腳黑蛇笑嘻嘻道。

    等方運走了很遠,四腳黑蛇才明白方運的用意,望著方運的背影,眼中滿是感動。

    過了一會兒,一尊大聖走過來,讓那些孩子去修鍊,然後和藹地看著四腳黑蛇,微笑道:「小黑啊,你是我們看著長大的,那些孩子不懂事,你可不要怪他們。」

    四腳黑蛇笑呵呵道:「帝廷陛下,看您說的,我怎麼會怪他們。」

    大聖帝廷一擺手,道:「叫陛下就太客氣了,你既然與那……咳……新族人結拜了兄弟,也算半個帝族成員,以後叫我帝廷大叔即可。」

    「真的?」四腳黑蛇瞪大眼睛問。

    帝廷微笑道:「當然,這怎麼能做假。以後啊,你有什麼需要幫助,可以來部落里找我,我若有空,一定相助。」

    「啊?那太謝謝帝廷陛下了。」四腳黑蛇有些慌了。

    「哎?怎麼還叫陛下?」帝廷一臉不高興。

    四腳黑蛇忙笑道:「帝廷叔叔。」

    帝廷一副龍顏大悅的模樣,笑道:「這才對嘛。對了,剛才我看你們圍在一起,是在做什麼?」

    四腳黑蛇露出一副傻乎乎的模樣,道:「其實也沒什麼,就是我大哥幫了釣海翁一個大忙,釣海翁把神秘龜甲送給我哥,但我哥的意思是,先用來參悟,等參悟透再還回去。」

    帝廷點點頭,道:「原來是這樣啊,不過聽說釣海翁把那神秘龜甲當作至寶,輕易不借出,我之前也在本族聖祖那裡看過,來,我看看是真是假。」

    四腳黑蛇立刻笑呵呵道:「行!多謝帝廷大叔!」說著,把神秘龜甲遞給帝廷,一副傻呵呵的模樣。

    帝廷接過神秘龜甲,急忙碰觸感悟。

    四腳黑蛇也不急,往地上一爬,呼呼大睡。

    遠處少年半聖們看到這一幕,便明白,從此以後再也沒誰敢欺負四腳黑蛇,到時候不只有帝廷,其他大聖恐怕都會欠四腳黑蛇一個人情。

    在帝藍的帶領下,方運走向一座十餘丈高的巨大石屋。

    在相距百丈遠的時候,帝藍指著那巨大石屋道:「那裡便是帝極爺爺的住所,我不便靠近,你可自行前往。」

    方運點點頭,向石屋走去。

    在帝族部落,有一些巨大的石屋,數百丈內都沒有其他的建築。

    在離那石屋八十丈遠的時候,方運突然感覺眼前彷彿變了一個世界。

    自己正置身於蒼莽群山之中,一聲聲恐怖的巨響起伏回蕩,無形的聲浪攜帶強大的力量,向四面八方擴散。

    一股莫大的力量如同潮水一樣推向方運。

    方運深吸一口氣,聖念護體,準備抵擋那無形的推力,但雙方碰觸的一剎那,方運便如被踢飛的足球一樣彈飛到高空。

    遠處的帝族人看到哈哈大笑。

    方運飛了好一會兒才止住,無奈地望著那巨大的石屋,這聖祖的力量太大了,僅僅是呼吸就能把半聖聖念彈飛。

    不過,那力量沒有任何攻擊性,強大但柔和,方運沒有受傷。

    方運緩緩飛回去,站在百丈外,一動不動,準備等帝極叫自己進去。

    但是,等了好久,帝極也沒有開口。

    方運無法靠近石屋,看不到帝極,十分無奈。

    過了一會兒,方運突然眼睛一亮,再度向石屋走去。

    不出所料,再度被彈飛。

    接下來,方運就好像著了魔似的,不斷走向石屋,不斷被彈飛。

    但不一會兒,他被彈飛的距離越來越短。

    遠處的帝族眾聖輕輕點頭,露出讚許之色。

    接下來的時間,方運把時間完全消耗在對抗帝極的呼吸中。

    足足過了一天一夜,方運終於沒有被彈飛,而是向前走一步,被彈回數步。

    又過了一天,方運終於能走兩步被彈回半步。

    第三天,方運終於走到石屋門口。

    無形氣浪消失。

    「多謝前輩指點!」方運心懷感激。

    那可不是普通的呼吸聲,而是聖祖感悟出來的聖道韻律!

    方運允許四腳黑蛇把神秘龜殼給帝族大聖,那帝極自然投桃報李。

    聖祖的聖道韻律是不如神秘龜甲廣博,但卻更加易懂,更適合未封聖的方運。

    神秘龜殼像是生的水稻,而帝極的聖道韻律則相當於將大米煮熟。

    「進來吧。」

    一個厚重的聲音從石屋中響起。

    在聽到聲音的一剎那,方運只覺上空彷彿有一座大山下壓,肩頭微微一沉。

    方運咬著牙,如同背負著一座大山,緩緩向里走。

    那大山的力量竟然一直沒有消散。

    換成別人,大概會以為這是聖祖的為難,但方運卻清楚得很,這是聖祖的指導和磨礪。如果帝極對自己有惡意,根本都不需理會,直接讓帝藍傳話即可。

    接近聖祖,對大聖來說都是莫大的榮幸!

    因為,聖祖自身就是一種聖道!

    方運被那巨大的力量壓得抬不起頭來,徐徐向前,也不知走了多久,感到前沒有人,於是抬頭去看。

    莽莽群山,峰巒如海,無邊無際,無窮無盡。

    那是萬界群山,亦是群山萬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