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在那群山之上,在萬界的至高點,在無論是身體和精神都無法達到的無盡之所,彷彿有一顆星辰,成為這個世界的起源,也是這個世界的終點。

    那無限高處的星辰輕輕一閃,群山消散,方運眼前浮現石屋內部的樣子。

    這石屋除了比尋常石屋大,沒有任何區別,空曠,寬闊。

    方運感應到石屋內充斥著磅礴的太初之力,是自己石屋的不知多少萬倍,這麼強大的太初之力,恐怕能將半聖生生沖碎,但現在,太初之力彷彿河水一樣,流過身旁,沒有造成任何影響。

    在石屋的深處,一尊宛如野人的小巨人盤坐在半空。

    那人身上並沒有披掛帝族玉鎧,只是穿著一條銀灰色的帝族玉鎧短褲,露出赤銅色的全身。

    他的身體閃爍著金屬般的光芒,彷彿是銅色雕像表面點上點點金箔,周身的肌肉高高聳起,每一塊、每一條都好像被充分鍛煉,完美無缺,彷彿少一份就是失敗,多一份就會撐爆身體。

    他上臂的肌肉簡直向兩個小山包,而雙腿上的肌肉簡直像一條條縮小的山脈,整個人雄壯如銅山。

    他頭上披著長長的黑髮,那黑髮如同炸開的瀑布,直垂到腰間,充滿異樣的野性,更像是一片原始森林,更像是奔涌的岩漿。

    他生長著厚厚的絡腮鬍,濃密卻不顯雜亂,明明給人以極其粗獷的感覺,但卻彷彿被精心修過,並不顯得粗魯。

    他鼻子高高聳起,如同雕塑家以斧劈制一般,和絡腮鬍一樣,明明看上去十分粗獷,細處卻無比精緻,讓兩種風格融為一體。

    在他的一雙濃眉之下,雙眼之中是一片虛空。

    眼睛中的虛空在不斷展現星河生滅、萬界輪迴。

    僅僅看著他的眼睛,方運就感覺自己已經進入一種修鍊狀態,觀天地,察世間,彷彿隻身橫渡宇宙,遨遊星海。

    帝極就坐在那裡,目光彷彿透過方運,透過帝土,直入萬界深處。

    方運緩緩呼吸,排除緊張和壓力,調整到最好的狀態。

    數息后,方運微微低頭致敬,道:「拜見帝極陛下。帝土故人拜託我,向您借勾皇甲。」

    帝極雙目中的星河收斂,萬界歸墟,隨後露出一雙奇異的眼睛。

    每一隻眼睛之中,有兩個瞳孔,一黑,一金。

    雙瞳帝極。

    在看到雙瞳的一瞬間,方運只覺心臟被偉力揪住,隨時可能炸裂。

    那雙瞳彷彿有著無上的威能,跨越空間,遠邁時光,無物能在雙瞳面前隱蔽。

    「我看不到你。」

    帝極的聲音如山石對撞,又像是洪水拍岸,震耳欲聾,厚重響亮。

    在方運的感知中,帝極的聲音不是來自於前方,而是從四面八方傳來,甚至還從內心和文宮傳出,彷彿整個世界的一切都在幫帝極傳音。

    這種感覺,完全顛覆了正常的感知方式。

    方運愣了一下,仔細看了一眼帝極的雙眼,裡面果然只映照出空空的大門,大門之中是燦爛的星空。

    那裡,應該是自己擋住大門。

    方運心中微驚,這才意識到,帝極的視線或者說感知,根本和普通人不同。

    正常人眼前有什麼,就會看到什麼。

    但帝極不同,帝極的雙目,根本不會被表象所蒙蔽,他會直接看到事物的本質,追根溯源,只有這樣,才能用最有效的手段解決一切。

    但是,方運來自於百萬年之外,即便是強如聖祖,也無法看透百萬年。

    所以,帝極的雙目恐怕只能看到無盡的時空亂流,無法追尋到百萬年後的聖元大陸。

    方運輕咳一聲,道:「所以我才能向您借勾皇甲。」

    「你可知何為勾皇甲?」

    帝極雙目原本映照的是屋門和門外的星空,但現在突然化為一片混沌,灰濛濛一片,偶爾有彩色流光閃過,這讓方運想起自己穿梭時光的景象,看來正如之前自己所料。

    「我在前些天旁敲側擊問過四腳黑蛇。他說,聽帝族人說過,勾皇甲是昨日之物,只能用於明日,永遠不會存在於今日。至於作用,據說乃是天生之物,僅次於太古奇寶,但論防護能力,卻還要勝過一些太古奇寶。再多的,他便不知道了。」

    帝極輕輕點了一下頭。

    「誰人借用?」帝極問。

    「帝……」方運只說了一個字,便被無形無跡的力量阻止,那一個「洛」字怎麼也說不出來。

    「我聽到了。」帝極緩緩道。

    方運無奈一笑,別人能看到的,帝極看不到,別人聽不到的,帝極卻能聽到。

    帝極不再說話,方運尷尬了好一會兒,才道:「您什麼時候讓我帶著勾皇甲回去?我猜測,如果我得不到勾皇甲,就無法回去。」

    「正是如此。」帝極說完,又不說話了。

    方運無奈,隱隱有種感覺,帝極的交流和思維,和自己或者說和正常人完全不在一個緯度,不是對方不能理解自己,而是自己理解不了對方。

    甚至於,對方覺得有些事顯而易見,就像擺在眼前一樣,但自己就是看不懂。

    方運愣了一下,意識到,或許是自己的思維出現了問題,自己應該思考,怎麼才能像帝極那樣考慮。

    方運想了好一會兒,想起之前跟帝極相關的種種異象,明白了一點,不去看錶象,只去看本質!

    不去看天地,只看天地中的規律。

    方運恍然大悟,之前有人說,在聖人眼裡,普通人像是螞蟻,螞蟻無法跟聖人去交流。但現在方運意識到,實際上,自己和帝極的關係,就是一個普通人和一界的關係,就是一個人類孩童和聖元星的關係。

    聖祖,已經是另一種生命形式的存在,只是在某些方面看著還和普通生靈相似,但實際內在規律或者說聖道已經完全不一樣。

    方運意識到,帝極完全在按照他自身的聖道運轉,如同一個完美的龐大世界,而不是單一的個體。

    「善。」

    帝極緩緩開口,即便聲音非常平和,但依舊如山洪暴發,四方俱在。

    「多謝帝極陛下。」方運開心地致謝,剛才所領悟的,對自己的封聖之路非常有效。

    剛才不過短短十幾息的時間,卻等於一位聖祖在幫自己指路,幫自己確定方向,但是,卻沒有帶自己走路,這是最可貴的。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