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一些帝族人歡天喜地,這意味著自己的實力可以提高。

    還有一些帝族人愁眉苦臉,因為要學習新的東西,又要勤奮學習,不然會被揍。

    不過,許多帝族看方運的目光也有了一定的變化。

    太古時代各族崇拜強者,甚至只崇拜強者。

    方運之前雖然比其他幼童強大,甚至勉強能跟半聖交手,但終究只是個看上去發育不夠完全的帝族人,未必一定成為聖祖。

    但現在,方運提出的意見能讓整個帝族變強,那價值已經不遜於大聖。

    哪怕是在眾聖滿地走的太古時期,大聖也有極高的地位。

    「我大哥就是厲害!」四腳黑蛇大聖稱讚。

    「當然,要不然怎麼能當我們的大哥!」帝乾滿面榮光。

    帝藍道:「以後我也開始練槍,而且用你說的辦法,出手前先思考。不過,我發現,在緊迫的戰鬥中出手前先思考或許會有一定不好的影響,但在生活中,在不緊迫的時候,做事之前先思考,而不是憑本能或習慣去做,會更好。」

    方運重重點了一下頭,道:「你能這麼想,才是真正的帝族!我們帝族,不應該只靠強大的身體,也應該靠頭腦和智慧。你能舉一反三,如果能在其他時候多運用,封祖指日可待。」

    「這還得多虧你,不然我不知道多久之後才想通這個道理。這個道理,對聖祖都有用。」帝藍道。

    若是以前,方運也會這麼想,但是親身感應到帝極的力量后,已經改變想法。

    「不,聖祖不同。先思考後行動,本身也屬於一種通用的聖道規律,對我們來說,需要開竅領悟,然後不斷練習,最後才能掌握。但聖祖們直指本質,已經能牢牢掌握這種方式,並不需要我們提出。甚至可能說,這種做事方式,已經成為他們固化本能。」方運道。

    「不錯,你看待問題,的確比我深一層。」帝藍道。

    不遠處的幾個大聖微微臉紅,方運看待問題何止比半聖帝藍深,比許多大聖都深。

    「過獎。」方運笑道。

    帝藍看了一眼那十個近處的少年半聖,突然道:「你初次加入帝族,應該還沒有經歷過狩獵,不如下次狩獵一起去?」

    四腳黑蛇一聽,慢慢後退。

    那些帝族幼童有的躍躍欲試,有的也和四腳黑蛇一樣一起後退。

    帝乾和四腳黑蛇退著退著,相視一眼,露出戰友般的笑容。

    方運猶豫起來。

    帝藍解釋道:「狩獵是不準幼童參加的,不過你不一樣,有兩種聖位力量,或許無法跟凶獸戰鬥,但自保不成問題。基本上,我們也不會讓你受到攻擊,畢竟每次狩獵隊伍都會有一尊大聖帶隊,保護我們半聖的安全。」

    「我去!」方運一口答應。

    能在太古時期經歷狩獵,經歷聖位之戰,哪怕戰鬥方式不如後世變化多端,也是寶貴的經驗。

    更何況,方運終究要回到過去,現在能多積累一分戰鬥經驗,回去之後的勝算就多一分。

    方運隨後道:「不過,我要帶著四腳黑蛇。」

    「沒問題!」帝藍道。

    四腳黑蛇一言不發,撒腿就跑。

    方運冷笑一聲,神念外放,形成丈許大手,一下抓住四腳黑蛇,拎到自己身邊。

    四腳黑蛇抽搐數息,翻了一下白眼,吐了一下舌頭,一動不動。

    方運也不理會,就用聖念大手抓著,不能讓這個蛇形儲物空間跑了。

    「你們下次的狩獵目標是什麼?」方運問。

    帝藍道:「準備把帝土南面的野人和凶怪一網打盡。」

    四腳黑蛇跟抽筋似的全身亂顫,哀嚎道:「大哥啊,你別去了,帝土南邊的野人里有大聖,凶怪也有大聖,你去就是找死啊。你死了,我不能死,不然誰給你收屍啊!」

    方運一巴掌拍在四腳黑蛇的屁股上,呵斥道:「不準說這種不吉利的話!要死也是你先死!」

    四腳黑蛇繼續吐著舌頭裝死。

    帝藍道:「我們再練幾天,等徹底掌握軟矛,便殺過去!」

    方運點點頭。

    接下來的幾天,帝族半聖少年們全都改練長槍,被快速掌握技巧的大聖們當牲口一樣逼著訓練。

    方運就好多了,平時就在太初石屋中接受太初之力的滌盪,沒事整理一下菜園子,偶爾也看一眼可憐的青藤。

    方運更加同情青藤,被條小蛇不斷撒尿,這種刺激對靈性生物來說太大了。

    不過好處是,青藤的靈性越來越強,將來有可能化妖。

    隨著方運的居住,帝族發生了一些變化。

    帝族們吃東西跟四腳黑蛇一樣,拿過來就吃。

    現在,他們學會了扒皮脫毛清洗。

    帝族以前對生肉津津樂道。

    現在,他們學會了生火,會烤,然後學會了技巧更高的蒸和煮。

    以前他們完全不知道調料為何物。

    但現在,都會學方運有木有樣地撒點鹽或其他調料。

    不過,有一件事他們沒跟隨方運。

    當方運穿獸皮衣的時候,帝族都報以不屑的目光,在他們看來,帝族玉鎧是唯一的衣物,穿外物的都是異端。

    那些大聖和半聖學的少,那些幼童則因為過於崇拜這個強大的「同齡人」,除了穿衣服,幾乎全盤模仿方運。

    很快,方運發現了一件事,非常重要的事。

    那就是,帝族並沒有自己之前在兵族得到的玉器製品,而那玉器,在方運的推斷中,原本是帝族的一種修鍊方式,至少是運用力量的手段。

    因為接下來要去狩獵,方運無法用其他寶物,只是憑藉聖念和文膽之力有些不足,便準備試試製造在帝土兵族村落中獲得的那種山形玉器。

    那件玉器本體雖然碎了,不過因為初步掌握了崑崙諸天之相,製作起來應該不難。

    於是,方運找了個借口批評四腳黑蛇,然後認為他道歉不夠誠懇,讓他拿出玉石補償。

    最後,委屈的四腳黑蛇稀里糊塗地交出大量的玉石,在方運面前堆成了一座小山。

    方運心安理得地在玉石中挑挑撿撿,最後挑出許多玉石,總體積差不多是自己身體的十多倍,並稱讚道:「不錯,你很有眼光,這些玉石適合我,其他的你收走吧。」

    「你怎麼能這樣!」四腳黑蛇可憐兮兮收回其他的玉石。

    方運問:「對了,這些玉石哪兒來的?」

    「偷野人……咳咳,是從野人所在的地方慢慢挖掘出來的。」四腳黑蛇正色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