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白了四腳黑蛇一眼,挑出一塊玉石,輕輕摸索,神念徐徐滲入其中。

    和之前觀察的一樣,這些玉石和自己之前得到的山形玉石的材質一模一樣。

    方運想了想,按照山形玉器的大小,切割了石塊,然後神念如刃,就見十塊玉器表面玉屑飛濺,宛如飄雪。

    四腳黑蛇遠遠地看著,生怕遭到波及。

    很快,十塊山形玉器被聖念雕琢出來,無論是大小還是外形,都和方運記憶中的山形玉器一模一樣,不過這些白玉中滲著紅紋,即便外形一樣,其中的紅色紋路也各有不同。

    整個玉器製作的過程,沒有受到時空之力的阻撓。

    方運手持一枚山形紅紋玉器,輕輕摸索,滑膩溫潤,不冷不熱,紅色的紋路不僅沒有影響乳白的顏色,反而增加了一抹美艷。

    方方正正,大巧不工。

    方運徐徐向紅紋玉器中送入聖念。

    所有進入玉器中的聖念,都被快速吸收。

    方運緩緩加快聖念,最後全力外放,那紅紋玉器竟然猶如無底洞一樣,來者不拒,全部吸收。

    最後,方運在只剩一絲神念的時候停下。

    方運面露疲憊之色,但紅紋玉器表面只是多了一層包漿,除此之外沒有任何變化,好像聖念再多,也能吸收。

    方運並未封聖,所以聖念總量並不高,於是找上帝藍。

    帝藍聽完方運來意,笑道:「我沒問題。」

    說完,手持玉器,外放聖念,送入玉器之中。

    「呃……」帝藍疑惑地看著方運道,「我的聖念無法進入其中。」

    「不能吧,我的聖念可以輕易送入其中啊。」方運道。

    帝藍再度嘗試,隨後搖搖頭,道:「還是失敗。」

    「那你試試別的玉器。」方運拿出自己沒有送入過聖念的嶄新山形玉器。

    帝藍接過,很快搖頭道:「完全無法送入。」

    方運道:「難道跟這玉器的形狀有關?」

    帝藍仔細看了一眼,笑道:「你啊,平時什麼都懂,怎麼連這種最基本的東西都忘了。你既然取崑崙諸天之相製作玉器,應該就只能吸收你的聖念。你獲取可以送給帝極爺爺,讓它試試。」

    「別鬧,這種小事怎麼能麻煩他。」方運道。

    「也是。」

    「等下次見面順路說。」方運道。

    帝藍哭笑不得,隨後問:「你是準備製作新的寶物?」

    「對。」方運道。

    帝藍道:「各族都在研究各種戰鬥之法,我也在研究。這樣吧,我隨你去,看看我如果烙印我的時光風暴諸天之相,會有什麼變化。」

    「好。」

    方運與帝藍回到自己的石屋,拿出血紋玉石。

    帝藍用神念切開玉石,然後根據方運的建議,外放神念,先把自己的諸天之相烙印在玉石中,然後開始精心雕琢,打磨,最後製作出一件有神韻的玉器。

    帝藍看著,愛不釋手,道:「平時沒有在意這些玉石,畢竟咱們帝族身著玉鎧,不屑於同類的東西,但現在發現和普通的石頭或金屬不一般,以後我要多多收集這些玉石,哪怕製作成擺件放在石屋中也好。」

    「你試試送入你的聖念。」方運道。

    帝藍點點頭,剎那后,雙眼放光,笑道:「進去了!它在吸收我的聖念。」

    隨後,就見帝藍周圍狂風大作,整塊玉器發出熒熒白光,表面竟然出現一個微型的龍捲風,看著十分有趣。

    四腳黑蛇賤賤地伸出爪子去戳玉器上冒出的龍捲風,被方運一巴掌拍掉。

    十數息后,帝藍突然常常呼出一口氣,道:「我的聖念見底了。」

    那風暴形玉器表面的光芒消散,和之前方運的一樣,表面多了一層溫潤的包漿,更加美觀,手感也更好。

    帝藍輕輕拋起,又接住,道:「我能感覺這玉器中蘊含我的力量,只不過,怎麼使用?」

    方運正要開口,想起自己其實也沒用過,於是道:「你可以試試,應該是以聖念激發。」

    「好,我先恢復聖念。」

    兩人往空中一坐,閉目養神,恢復聖念。

    方運和往常一樣默念眾聖經典,但發現毫無用處。

    隨後準備把希望寄托在文曲星上,不看不要緊,這一看,如墜冰窟。

    文宮中的微型文曲星沒了!

    方運全身僵硬,熱血上涌,頭顱好像要炸開一般。

    文膽輕輕一震。

    在這一瞬間,方運周身神念暴漲,把四腳黑蛇推了個跟頭。

    帝藍急忙睜開眼,外放聖念,避免方運聖念狂亂。

    「怎麼了……」

    方運一直閉著眼,過了好一會兒,才緩緩睜開眼,臉色黑的可怕。

    四腳黑蛇嚇得噤若寒蟬,一言不發。

    方運深吸一口氣,緩緩呼出,如此反覆十餘次,才勉強控制住自己的情緒。

    「沒什麼,就是修鍊出了一些問題,但並不致命。」

    「我看不像是小問題。」帝藍神色凝重。

    「你自己去試試新的玉器,我回石屋修鍊一番。」方運道。

    帝藍點點頭,知道方運是想支開自己,轉身離開。

    方運緩緩走向石屋,四腳黑蛇緊張地跟在身後。

    走近石屋,四腳黑蛇伸出爪子碰了碰方運的腳腕。

    看到四腳黑蛇的笨樣,再加上丟失至關重要的微型文曲星,方運內心生出一股火,但在發怒的一瞬間,方運本能地想起做事前應該先思考,意識到自己不應該對四腳黑蛇發火。

    方運深吸一口氣,控制身體的所有反應,然後帶著極淡的微笑,蹲下來,拍拍四腳黑蛇的頭,和顏悅色道:「我有點事要處理,你先去玩,對了,沒事別在青藤上亂尿。」

    四腳黑蛇連忙輕輕點頭,雖然目光里還是有些緊張和關切,但卻安心了許多。

    方運起身走進石屋,再度鬆了口氣,暗道自己的修養還是不夠,因為微型文曲星的消失,自己差點情緒失控。

    但是,方運隨後笑了笑,如果用積極的方式去認知,自己能夠在最為極端的情況下控制住情緒,這正說明自己的格物致知誠意正心的功夫到家了。

    沒有才氣輔助,置身於危險的帝族,前路無比迷茫,甚至可能面對極度危險的太初滅界龍,還能在丟失微型文曲星的情況下控制情緒,不遷怒別人,這便是一種莫大的成功。

    想到改變對憤怒的看法,方運觸類旁通。

    「我也應該改變對微型文曲星丟失的看法。」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