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帝乾看著一幫熊孩子,大聲道:「看到沒有,這才是真正的大哥!這才是真正的教導者!以後,除了大哥,咱們誰都不服!聖祖們一副天不怕地不怕老子天下第一的模樣,他們在這麼大的時候,打得過牧星客嗎?打得過釣海翁嗎?打不過!他們小時候遇到大哥,也只能低頭叫大哥!你們說,我說的對不對!」

    「對!」一幫熊孩子齊聲高喊。

    半聖和大聖們直翻白眼,萬界也只有這些熊孩子敢這麼說聖祖,要是哪個半聖大聖敢這麼說,絕對會被狠狠教訓一番。

    「還有二哥!」四腳黑蛇直立身體,雙爪叉腰。

    「大哥,教我們修鍊吧!」

    一幫熊孩子興奮地跑到方運身邊,瞪大眼睛,滿面憧憬。

    方運卻面帶微笑,彷彿在指導釣海翁或牧星客一樣,淡然道:「教你們修鍊,是帝藍他們做的事,而我能教你們更重要的,學習,思考,以及進步!學會我教的,你們的修鍊速度會提高几倍甚至幾十倍!」

    「大哥厲害!」帝乾激動地大喊,一幫熊孩子也跟著激動起來。

    帝藍黑著臉,總覺得方運的話里有什麼不對,可又挑不出毛病。

    四腳黑蛇陷入沉思,大哥到底會不會帝族修鍊之法?大哥怎麼從來不教自己修鍊?大哥為什麼只有聖念沒有帝族的力量?

    這時候,帝漢下達命令,稍作休整之後,便舉族回到帝土。

    眾聖又變得懶散起來,方運卻飛到高空,用冷漠的眼神掃視所有半聖。

    那些半聖一看方運的眼神,就知道怎麼回事,唉聲嘆氣按照原計劃去警戒,去巡邏。

    看到半聖那麼努力,大聖們也不好意思休息,也只好假模假樣警戒。

    因為在制定計劃的時候,方運反覆重申,在回返的過程中,危險比前往的過程大百倍。

    因為在前往七連星的過程中,大家的心態都很平和,初入虛空,都會比較警惕。

    但是,從七連星回返后,所有人的心態都會發生變化。

    如果輸了,那麼帝族人都會不高興,哪怕是大聖。

    如果贏了,帝族人肯定高興,畢竟帝族從來沒贏過牧星客。

    無論輸贏,所有人腦中都會出現雜念,注意力不夠集中,警惕性減弱。

    所以方運規定,在回返的路程中,必須要更加警惕,並且要求帝漢制定一個死規矩,以後無論做什麼事,在回返的過程前,都要開一個臨時會議,重申這一點的重要性。

    自我意識不夠,便需要通過外部強制性手段來約束自身。

    方運看到眾聖雖然沒有全身心投入,但至少不那麼散漫,也就放下心,開始給孩子們講故事。

    方運此刻成了思想品德老師,開始向孩子們灌輸一些積極向上的思想,同時也讓孩子明白,永遠不要對加害帝族和有能力加害帝族的人抱有幻想。

    奇書天地中的故事太多,幾十年都講不完,再加上孩子們從來沒聽過新奇的故事,立刻著了迷。方運講了一會兒感覺累了,結果一幫孩子衝過來抱著方運的腿不讓走,帝乾還擠出幾滴眼淚。

    方運無奈,只好繼續講。

    不多時,休整完畢,百翼龜龍輕鳴一聲,緩緩調轉身體,向帝土飛去。

    五十對銀灰色的巨大翅膀輕輕扇動,百翼龜龍慢慢加速,很快便開始空間挪移。

    方運回頭時,七連星已經消失在視野之中。

    方運輕輕一嘆,不知何事才能再遇牧星客,到了那時,那個長著八顆太陽之眼的翩翩少年,不知會是什麼樣子。

    此行方運收穫極大,許多原本無法領悟的星文,紛紛被破解。

    百棺島上一些不能打開的葯園,也已經能開啟。

    為了避免被跟蹤,回來的路線與來時的路線完全不同,不過和一開始一樣,都沿著相對安全的路徑趕路。

    時間慢慢過去,方運繼續給孩子們講故事,四腳黑蛇趴在腳邊呼呼大睡,孩子們聽得津津有味。

    突然,大地巨震,天旋地轉,帝族幼童和四腳黑蛇失去平衡,滿地滾動。

    方運則在身體傾斜的一瞬間,以神念穩住身體。

    就見碩大的百翼龜龍好像撞在無形的壁障之上,身體連續側翻,龜龍的頭部甚至還出現凹痕和裂口,大量的鮮血傾瀉而下。

    整個帝族部落都在翻騰。

    「敵襲!」帝漢的大吼傳遍整個部落。

    隨後,一道神光掠過,把所有帝族幼童捲走,只有四腳黑蛇自己抓著野草,防止滾動。

    「大哥,救命啊……」四腳黑蛇發出驚天動地的哭號。

    方運隨手外放聖念,把四腳黑蛇抓到身邊,而後警惕地打量四周,隱約感覺這裡的空間上出現變化。

    這時候,帝漢的聲音傳來。

    「我們遭到太初滅界龍圍攻,聖祖們已經使用大威能隔絕空間,他們在外面戰鬥,你是和孩子們躲到避難石屋中,還是留在外面?」帝漢道。

    方運從來沒見過聖族層次的大戰,毫不猶豫道:「若是我有危險,那帝族也沒幾個活人了。我留在外面,想要看看眾祖之戰。」

    帝漢卻苦笑著搖搖頭,道:「不出意外,我們是看不到的。且不說空間隔離,帝族一旦戰鬥,完全粉碎虛空,在真空之中大戰,他們所在的空間紊亂、時光交錯,看是看不到的。當然,他們偶爾也會進行星空大戰,那就能看到了,不過,代價是附近的所有星系都會崩滅,破壞更大。一般來說,眾祖不會在星空戰鬥。」

    「這樣啊,看來我以前把事情想得太簡單了。」方運道。

    帝漢道:「半聖之下,如同小孩過家家,半聖和大聖之戰,則充滿巨大的破壞力。眾祖之戰,則不一樣,要麼耗時日久,等一方力量耗盡導致被鎮壓,要麼憑藉奇特的手段或憑藉絕強的力量,用較短的時間擊殺。總之,聖祖看到的,和我們看到的完全不一樣。」

    方運想起和帝極交流的過程,不由自主地點頭,道:「的確。如果我們感悟自己看到的眾祖之戰的場面,必然會誤入歧途。這就好比,剛生下來的嬰兒,不要說分不清石頭和玉石,恐怕連更明顯的東西也無法區分。」

    「不錯。」帝漢望向天外,黑漆漆的一片,沒有一顆星辰,只是隱隱傳來輕微的震動聲。

    「話是這麼說,但還是好奇。」

    方運與帝漢相視一笑。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