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站在龜背之上,抬頭望著漆黑的天空。

    「我看不到,還是算了。」帝漢無奈搖搖頭,轉身處理部落事務。

    方運則不死心,繼續觀察,許久無果。

    過了一會兒,低頭一看,四腳黑蛇正在呼呼大睡。

    方運把他放在地上,繼續觀察,漸漸地,將力量匯聚於雙眼之中。

    方運的雙眼越來越亮,隨後,雙眼突然一片漆黑,中心冒出一個光點,宛若天地初開。

    奇異的光芒從方運的雙眼中散逸,落在外面漆黑護罩之上。

    隨後,方運看到難以置信的一幕。

    在護罩之外,天地晦暗,萬界死寂,附近的星辰全部消失,沒有任何光存在於那個世界。

    整個世界彷彿變成死亡之地,無量量的黑影充斥著天地間。

    那是最污穢的罪惡,是最骯髒的憎恨,是最瘋狂的殺意,也是最卑劣的貪婪。

    方運只覺心中被什麼東西死死堵住,這一生,從未見過如此令人作嘔的力量,彷彿集中了萬界的罪與惡,根本無法想象。

    在無盡晦暗黑影的中心,有四個光人在不斷飛行、穿梭,方運看不到那四人的具體容貌,但有一個光人給自己的感覺很熟悉。

    帝極。

    除了黑暗與白色光人,方運什麼都看不到,看不到戰鬥,看不到招式,看不到術法,甚至看不到力量波動。

    只有黑影與光人在不斷移動。

    那晦暗黑影本來就十分濃烈,也不知什麼原因,突然加重一倍!

    保護百翼龜龍的護罩,竟然劇烈顫抖。

    方運知道,外面的敵人終於全力出擊。

    眼看護罩就要破滅,帝族部落之中又飛出四尊光人,而從遙遠的天際,也突然飛來十尊光人。

    十八尊光人突然挺直身軀,全身噴發出無盡的白色光芒,那些白光光芒糾纏聯結,最後形成一個巨大的光網,包圍無盡的晦暗黑影。

    晦暗黑影開始掙扎,最後竟然化為六尊巨大的怪獸,彷彿是長著翅膀的巨蜥,形成異族龍的形態。

    在光網之中,十八尊光人與六頭巨獸展開戰鬥。

    方運看了許久,無奈地搖搖頭,自己根本看不到真正的戰鬥,自己能看到的,更像是一種表象,就如同看到一個人吃飯,甚至能看到咀嚼,看到下咽,卻永遠看不到消化的過程。

    整個過程,方運沒有任何感悟,只能知道大概的經過。

    方運這才明白,這次前往七連星,根本不是熊孩子們說動了帝和,而是聖祖們故意前往七連星,只為引誘敵人。

    那麼少的敵人面對那麼多的帝族聖祖都沒有立即潰敗,很顯然,那應該是太初滅界龍。

    太初滅界龍最終落入聖祖的陷阱。

    突然,一尊白色光人徹底炸開,在方運眼中,彷彿化為無數的流星,落在那六尊太初滅界龍的身上。

    就見那六尊太初滅界龍身體崩裂,不斷炸開,但它們也在以極快的速度恢復。

    其餘十七尊光人趁這個機會,衝過去。

    就見太初滅界龍的身體碎塊化為無數獨立的小滅界龍,左衝右突,開始逃跑,但十七尊光人緊追不捨。

    在方運的眼中,晦暗黑影越來越淡,最後全部消失不見。

    護罩之外恢復了清明,遙遠的地方顯現出星光。

    就見十七尊身高萬丈的巨大光人站在外面,彷彿定住虛空,鎮封萬界。

    與此同時,帝族部落中心的那座最大的岩石宮殿中,傳來奇特的聲音,似鍾似鼓,悠揚厚重,久久不絕。

    那是祖殿。

    無論是幼童、半聖還是大聖,所有帝族全都聚集在祖殿外,反覆唱誦著帝族古老的歌曲。

    歌聲低沉,充滿悲涼。

    方運從未聽過,但聽了一遍便記住,赤著腳緩緩走向祖殿,心神激蕩,也不知為何,眼淚徐徐留下。

    方運走了一路,唱了一路,也哭了一路。

    最後,方運加入帝族之中,望著祖殿,與眾人齊聲唱誦。

    過了許久,祖殿中沉重的聲音停止,帝乾衝進黑漆漆的大殿中,然後抱著一個白白胖胖的帝族嬰兒走出來,最後高舉嬰兒。

    所有帝族停下悲傷的輓歌,臉上慢慢露出笑容,唱誦一首歡快的歌曲。

    方運聽了一遍之後,也跟著唱起來,不知不覺便微笑著。

    被帝乾舉著的嬰兒,笑嘻嘻地蹬著腿,揮著手,口中咿咿呀呀說個不停,一雙漆黑的眼眸中,彷彿藏著諸天萬星,擁有撕開黑夜的光明。

    方運發現,這個孩童竟然直勾勾盯著自己,然後指著自己,不停地咿咿呀呀。

    眾帝族欣喜地看著方運,眼中滿是鼓勵的目光。

    方運不由自主走上前,從帝乾手中接過白胖的帝族嬰兒,輕輕地抱著,生怕碰壞她。結果雙臂一沉,急忙用聖念才托住。

    這個帝族嬰兒,竟然重達幾十萬斤。

    帝族嬰兒緊緊抱著方運,用滿是口水的嘴不斷親方運,啵啵直響,親得方運哭笑不得。

    帝族眾人哈哈大笑,越發歡喜。

    帝乾卻一副不樂意的模樣,道:「小沒良心的,明明是我把你抱出來的!」

    很快,帝漢宣布,聖祖帝昊為族捨身,誅殺整整六尊太初滅界龍聖祖,乃是少見的大勝。之後便回返帝土,慶祝新帝族人的誕生。

    帝族人更加歡喜,已經進入狂歡狀態。

    但是,方運掃視他們的目光很冰冷。

    就見半聖們收起笑容,連熊孩子們也不敢玩鬧,因為方運說過,在危險的時候,盡量不要瞎玩瞎鬧。

    大聖們也不敢指責方運,都看著方運。

    方運抱著已經睡著的帝族嬰兒,沉聲道:「雖然聖祖之戰與我們沒有關係,但是,戰後必須進行總結,絕不能有例外!哪怕你們只是觀眾,甚至連觀眾都不是,也要總結!不懂總結,不知反省,便是毀滅之路!」

    半聖們只好認真總結,可這件事情與他們無關,他們只是總結出一些不疼不癢的事情。

    方運非常不滿意,對帝藍道:「你開始延伸推演。」

    帝藍一臉尷尬,道:「教導者,我沒有參與此次戰鬥,而且是眾祖之戰,我再延伸再推演也無用啊。」

    方運卻道:「萬法相聯,諸因留痕。這次對方僅僅用六尊太初滅界龍偷襲,而不是舉族出動,你難道不覺得有問題?」

    話音剛落,百翼龜龍突然急速掉轉方向。

    眾人身形一晃,帝漢沉聲道:「做好戰鬥準備。」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