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看上去,避難之處和外界區別不大,上空有無窮的風暴,放眼望去,有形形色色的風景,甚至可以跳下龜背,去海中游泳,去草原奔跑。

    不過,所有人都知道,這裡並不安全。

    方運試了試,發現自己竟然看不透這片空間。

    方運和眾聖聊了一陣,把新生的嬰兒交給別人,找了一個地方修鍊。

    好事是,這裡的天地元氣竟然比外界更加濃郁,而且蘊含不是特彆強大的太初之力,更適合修鍊。壞事是,方運心神不定。

    和太初滅界龍交戰這種大事,自己若是沒有親眼見證,簡直等於白來一趟太古時代。

    但是,眾祖之戰太危險,不要說聖祖的驚天威能,單單是一個眼神,一口氣,就能殺死半聖。

    方運不想站在百翼龜龍背上剛看到眾祖的身影,就被不知道哪裡來的一個眼神殺死。

    修鍊了好一會兒,方運走到帝藍身邊,問:「我能不能在不被殺死的前提下,觀看眾祖之戰?」

    「你膽子有點大。」帝藍道。

    「帝族難道除了避難之地,沒有別的地方能保護我的同時,看到眾祖之戰?」方運問。

    「有啊,怎麼沒有?」帝藍道。

    「哪裡?」

    「祖殿。」

    方運白了帝藍一眼,那裡是帝族部落最重要的地方。

    大聖都沒有資格進去,之前也是因為誕生了新的族人,帝乾才有資格進去,幼童接引嬰兒,是帝族的傳統。

    除此之外,只有眾祖會議的時候,眾祖才能進入祖殿,在極少數的情況下,眾聖也能旁聽,但都在祖殿之外,而且基本什麼也聽不懂,完全無法理解眾祖的交流模式。

    眾祖也很少親身進入祖殿,要麼在外,要麼在石屋內,大都以聖念化形進入其中。

    「沒有別的辦法了?」方運問。

    「也有。」

    「說。」

    「請一位聖祖從頭到尾保護你。」帝藍道。

    「你還不如不說。」方運道。

    帝藍無奈道:「所以啊,沒辦法。這也是每次眾祖大戰我們必然避難的原因,沒有哪個聖祖會分心保護我們,一旦失去聖祖的保護,敵方聖祖一個眼神,我們都會死亡。當然,大概帝漢叔叔應該能在龜背上觀戰而不死,保護你應該做不到。」

    「帝漢那麼強?」方運問。

    「當然強。上次太初滅界龍襲擊我們,帝漢叔叔甚至還對一頭太初滅界龍的受傷聖祖出手,把那聖祖震退!想想就可怕,就相當於一個……你把我打到坐地上!」帝藍看著方運,目光有些幽怨。

    方運輕咳一聲,道:「過去的事就不提了,往前看。你再想想。」

    帝藍一攤手,道:「沒了。實際上百翼龜龍也會保護龜殼上的一切,但問題是,它沒辦法全力保護誰。」

    「唉……那算了。我還想親眼看看大荒蒼龍,親眼看看滅界皇龍。」方運道。

    帝藍道:「大荒蒼龍我也沒見過,但帝漢他們見過。這次我們取勝后,我就請帝漢叔叔帶咱們提前出去,一觀大荒蒼龍的形貌。至於滅界皇龍……你還是別想了,這麼跟你說吧,聖位之下,看到他只要心生一絲負面情緒,無論是不滿還是恐懼,都被直接誅殺。而半聖,會被直接打落聖位。」

    「這麼恐怖?」方運道。

    「就是這麼恐怖,而且如果你看到他被殺死,他根本意識不到殺死了你。總之,太初滅界龍就是至邪至惡的存在,滅界皇龍更強。太初滅界龍的龍角像是巨大的牛角,沒什麼特別,但滅界皇龍不一樣,他的角極為複雜,像是樹杈縱橫交錯,凝聚成一個皇冠狀的東西,在皇冠的內部,有一個黑色的水球,裡面彷彿貯存著萬界最污穢最骯髒的力量,也是他力量的源泉。」帝藍道。

    「四腳黑蛇也說過,但不敢多說。還有關於天……」

    「盡量不要說。」帝藍及時阻止住方運。

    方運點點頭,沒有繼續說下去。

    就在此時,帝漢突然飛過來,用極為怪異的目光看著方運。

    「怎麼了?」方運感到帝漢的眼神不對。

    帝藍也站起來,意識到出了大事。

    帝漢盯著方運,露出怪異的表情,道:「眾祖邀請你參與眾祖大議,入祖殿,我帶你到門口。」

    附近的眾聖齊刷刷扭頭,盯著方運。

    帝藍又驚又喜,道:「教導者,您太厲害了!」

    方運內心非常激動,但卻是喜憂參半。

    自己的身份和來歷是個大問題,又身懷重寶,聖祖們不可能不在意,如果帝族聖祖各個都是仁義之人,早就被其他族群滅絕。更何況,眾祖既然找自己,定然是跟接下來的大戰有關,自己連旁觀都可能被殺死,若是置身於兩族漩渦的中心,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但是,這也是一個巨大的機遇。

    「請帶路。」方運的語氣極為平靜,實際上,現在別無選擇。

    在眾聖羨慕的目光中,帝漢帶著方運離開避難之處。

    等方運飛遠,那些熊孩子才發現方運離開,問清楚之後,他們頓時炸了鍋,一個個跟瘋了一樣亂吼亂叫,興奮得不得了,不斷吹噓大哥如何如何,甚至把四腳黑蛇吵醒。

    四腳黑蛇一開始聽到也非常高興,但很快便冷靜下來,一言不發找個角落深思。

    過了一會兒,他起身,習慣性地走到方運的石屋外,一抬腿,才意識到這裡只是外形和帝族部落一樣,並沒有真實的青藤。

    四腳黑蛇輕嘆一聲,放下腿,決定留著。

    方運再次回到真正的龜殼之上,外面是一片漆黑的虛空,沒有星辰,可見百翼龜龍正在進行超長距離挪移中。

    帝漢與方運一前一後,慢慢向祖殿走去。

    過了一會兒,帝漢打破沉默,道:「進去之後,少說多聽,哪怕聽不懂看不懂。」

    方運微微一笑,道:「我只是帝族幼童,哪怕再淘氣,聖祖們不會為難我。」

    帝漢深深地看了方運一眼,道:「你永遠不會淘氣。」

    方運面帶微笑,隨著前行,臉上的微笑越來越淡。

    抵達祖殿門口的時候,方運面無表情。

    「進去吧。」帝漢的語氣中似乎多了什麼。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