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他們感悟的是背後看不到的世界,他們觀察的是噴出聖道洪流的源頭,他們思索的虛無滲出的混沌。

    他們所求,是混沌之後的鴻蒙。

    天地之初的盡頭,萬物之始的源點。

    帝和看著巫陣,卻什麼都感悟不到,因為眾生平等,再強大的生靈,再有天賦的神靈,也只能感悟一次。

    帝族的巫陣,便是用最自然看似最荒謬也最不可思議的手段,向萬界之源借力。

    帝極引動的混沌鴻蒙,便是當年他所見所知一切,甚至還有他所未見未知的一切。

    這一刻,方運彷彿成為一尊太初諸族,在出生的一剎那,感悟新生。

    見混沌,見鴻蒙。

    太初諸族無數,卻只見聖道。

    方運的天理之輪,正在以最高速旋轉,甚至已經超越了光速,以一種奇特的形式旋轉,彷彿超越了時空,同時置身於不同的空間、不同的時間。

    方運身後,水光如牆,水波蕩漾,一輪輪銀色的天理之輪不斷浮現,越來越多,密密麻麻,無窮無盡。

    方運終究不是太初諸族,體內沒有足夠的太初之力,身體表面迅速乾癟。

    一直懸浮在身後的文曲星,大放光芒。

    方運的文宮星空的中心,赫然出現一顆半透明的文曲星!

    不是碎塊,不是微型,而是完完整整的文曲星!

    萬界唯一文曲星投影,進入方運文宮!

    文曲星光猶如濃郁的牛奶瀑布,從文宮上空傾瀉而下,最後,整座文宮都被液態的文曲星光填滿!

    就見液態文曲星光的水平面在急速下降,但又很快急速上升,如此不斷循環。

    方運原本乾癟的身體,也慢慢恢復如初。

    當帝極喊出祭祀的最後一個音節的時候,方運緩緩睜開眼睛。

    方運的雙眼之中,一目眾生如花,燦爛怒放,一目萬界如火,輝煌熾烈。

    「吾理自立!」

    方運張口,聲震霄宇。

    只不過,帝和聽不到,帝極聽不到,他們都聽不到。

    因為,那個聲音不在此時此刻。

    帝和深吸一口氣,周身聖力沸騰,灰金色的聖力形成火焰之柱,直衝天空,如噴泉逆揚。

    在灰金色火焰噴泉之內,隱隱有一條條奇特的軌跡,那些軌跡相互糾纏,形成一條條細密的黑色鎖鏈,若隱若現。

    與此同時,帝和手中的至寶徐徐融化,與那灰金聖力相融。

    最終,至寶完全融入灰金聖力之中,一同形成聖力噴泉逆流而上。

    帝和身下的太初之石祭壇的快速融化。

    聖力火焰噴泉越沖越高,越來越多,當帝和身下的太初之石完全融化后,帝和身軀輕輕一震,身體失去光芒,委頓在原地,眯著眼,如同枯朽的老樹一樣,吃力地用手扶著地面,看向方運。

    直上高空的聖力洪流開始轉向,最後在天際回返,直直落向方運。

    詭異的一幕出現了,在下落的過程中,那浩浩蕩蕩的聖力洪流開始出現細微的變化,表面出現無數個相同的面孔。

    都是帝和的樣子。

    那些面孔有的喜,有的怒,有的痴,有的忿,有的樂,有的苦,有的悲,有的呆……

    無數的面孔不斷變幻,竟然導致聖力洪流扭曲,甚至偏離原本的方向。

    聖祖偉力,聖道所聚,自成生靈!

    但是,那些黑色的鎖鏈宛如野馬的韁繩,死死困住整條聖力洪流。

    那些面孔突然開始變化,同時化為憤怒,隨後同時化為痛苦,再同時化為絕望……

    轟!

    聖族洪流如瀑布盡量到方運的頭頂,在相遇的一剎那,帝極拋出一條黑乎乎的繩子,繩子上有一個又一個繩結,密密麻麻,乍一看無窮無盡。

    時光繩結盤在方運與聖力洪流之間,好像在阻擋聖祖偉力。

    慢慢地,時光繩結徐徐融化,最終,徹底與聖力洪流融合,沿著方運頭頂衝進去。

    帝極死死盯著方運,隨時準備使用勾皇甲。

    但是,奇異的一幕出現了,在帝極眼裡,方運的周身突然多了兩種奇特的氣息。

    帝極看不到那種力量,只看到一種力量好似是個圓球,另一種力量好似方方正正。

    但是,在方運的感知中,家國天下突然外放護主。

    就見方運完全置身於半透明的球狀家國天下之中,吸收了那麼巨量的九極天柱、天地之源和萬物母液的家國天下,已經遠遠超出家國天下的性質,甚至也超出了文界的性質。

    家國天下徐徐上升,最後停在方運與聖力洪流之間。

    但是,聖祖的力量太強了,家國天下竟然支撐不住。

    就見聖力洪流順著家國天下的表面奔流,最後整個家國天下好像被聖力洪流包裹。

    但是,從家國天下表面流過的聖力洪流,流勢慢了一點。

    即便這樣,聖力洪流也能衝垮方運。

    家國天下中心的倒峰山上,眾聖殿中,眾聖齊鳴。

    裡面的所有雕像全都化為一尊尊鮮活的人族聖人,那些人族聖人飛身而上,化為一道道流光,與家國天下的透明外壁融為一體。

    聖力洪流的速度大大降低。

    眼看速度減緩的聖力洪流就要落到方運身上,文宮直接浮現,如同巨大的房屋,籠罩方運。

    聖力洪流流到文宮之上,包裹全部的文宮之後,才正式流入方運的頭頂。

    聖力洪流明明已經被多重減弱,但是,在洪流入頂的一剎那,方運只覺頭顱開裂,骨骼化為齏粉,眼淚全不受控制地流出來,那是身體的自發反應。

    此刻方運的身體,已經完全達到普通蠻族半聖的程度,可仍然無法承受這種力量。

    方運死死咬著牙,不斷接受聖力洪流。

    聖力洪流快速流動,最終,完全進入方運的文宮之中,並凝聚成一個帝和模樣的液態人。

    那液態人非常怪異,時而出現,時而消失,好像有時候不在這個空間,又好像不在這個時間,忽隱忽現。

    那液態人接近六銀體,突然消失不見,過了一會兒,突然出現。

    液態人的手中,拿著罪骨魚。

    隨後,液態人化作一個圓球包裹罪骨魚,沖向文宮之外。

    這一刻,帝極雙目外放無盡神光。

    轟!

    就在液態球體飛出文宮剛剛露頭的時候,虛空生雷。

    無盡的紫色神雷毫無預兆地出現,而且遍布天地,瀰漫方圓百萬里,宛如瀑布一樣密集,彷彿天地間的雷霆都匯聚在這裡。

    直落百翼龜龍。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