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帝源無奈地看著方運,這恐怕是全萬界最囂張的幼童。

    滅界皇龍小時候都沒這麼囂張!

    「我可以試試。你的身體無法承受真正的煉體祖葯,我看看……嗯,葯庫里有不少普通的療傷或固本培元的祖葯,雖然藥效強勁,但藥性不烈,僅相當於普通的大聖煉體葯,可以讓你身體慢慢適應,最後再試著煉體祖葯入髓。」

    「那就麻煩您了,您要是喜歡什麼,去我的石屋外選一件東西即可。」方運道。

    帝源抬頭望天,堂堂聖祖,竟然被一個帝族幼童打賞,簡直沒天理。

    帝源雙目泛光,不知道在做什麼,過了一會兒,她伸手一抓,直接從虛空之中抓出一個陶罐。

    陶罐黑不溜秋,表面沒有任何花紋,完全就是隨隨便便挖點陶泥然後隨隨便便燒制出來。

    陶罐口被封得嚴嚴實實,隱隱有寶光散逸,濃郁的葯香徐徐飄蕩。

    方運兩眼放光,因為那些葯香並不是普通的香味,都是一隻只淡白色煙霧組成的海豚,而且這些海豚都有翅膀。

    這些雙翼白海豚包圍著黑色陶罐徐徐遊盪,彷彿是在海中游泳一般。

    帝源道:「這便是祖葯與普通聖葯的不同。哪怕是最普通的祖葯,也彷彿自開一界,孕育生靈。比如這最基礎的療傷祖葯,在煉製的過程中,由於神葯威能的作用,聖道法理交織,行成一顆葯星。」

    「堂堂祖葯,沒有名字,就叫療傷祖葯?」方運問道。

    「需要叫別的名字嗎?大道至簡!」

    帝源說完,指尖輕敲藥罐,藥罐蓋子衝天而起,隨後一道由無盡彩虹組成的虹光噴泉衝出,與此同時,一條條奇形怪狀的半透明生靈飛出,有的凶神惡煞,有的膽小怯懦,有的嬌小柔弱,有的五大三粗。

    這些生靈大都是動物或植物的形態,但又與尋常的物種不同。

    這一百多透明生靈,氣息宏大醇厚,竟然絲毫不遜於方運,各個都是真正的聖位。

    不過,和真正生靈不同的是,這些生靈的雙目中的靈性十分暗淡,智力地下,傻乎乎地在祖殿中遊盪。

    帝源看著這些生靈,道:「這便是葯靈。通常,我們會根據葯靈的品質來區分祖葯的的品質。比如這味祖葯只有半聖葯靈,雖然數量多,但也只是下品,若孕育出大聖葯靈,便是中品祖葯。至於上品祖葯,非常稀少,整顆祖葯如同一片星系,裡面的葯靈已經晉陞聖祖,需要全族聖祖聯手才能吸收。來,我將這些祖葯化開,融入你的骨髓之中,待你封聖,便可發揮藥效。」

    「太可惜了。」方運看著漫天飛舞的葯靈,心生惻隱之心。

    「可惜就可惜吧,就當被不知道哪裡的凶獸糟蹋了!」帝源說完,右手一晃,也不知道使用什麼法訣,隨手一撈,所有葯靈都被他吸在手中,碎為一片流光,然後投入藥罐之中。

    就見藥罐之中傳來驚天動地的聲音,方運探頭一看,就見裡面有一顆比只比聖元大陸小一點的星辰在不斷爆裂,化為無盡彩虹,充斥著整個藥罐。

    那些虹光左衝右突,但始終被帝源壓下。

    「開始吧!」

    帝源說完,從藥罐中一抓,抓出一條彩虹洪流,直直拍向方運的後背。

    咔嚓……

    方運整片後背的骨頭被打得粉碎,許多骨頭碎片甚至已經迸濺到肉里和五臟六腑。

    方運張口就要吐血,卻被帝源的力量生生堵回去。

    「你……沒告訴我……這麼煉藥入髓……」方運話未說完,活活疼暈過去。

    帝源也不答話,就見大量的彩虹洪流從藥罐中飛出,在帝源的力量下,衝進方運的後背,融入骨髓。

    不多時,方運強大的聖體慢慢自愈,所有傷口癒合,骨骼也恢復正常,而彩虹洪流卻無法進入,在身體外積累。

    帝源不假思索,玉手再次拍在方運後背。

    咔嚓……

    方運整片後背的骨骼再度徹底粉碎,彩虹洪流順利進入其中。

    「呃……」方運被活活疼醒,然後又被活活疼暈。

    如此反覆之後,帝源再度對著方運後背一拍,這一次,不僅後背的骨骼碎片,四肢和軀幹的骨骼全部粉碎,一些骨頭碎片甚至刺穿皮膚噴濺出來。

    除了頭顱,方運全身上下沒有一寸完整的地方。

    帝源隨手一招,五道洪流進入方運的軀幹和四肢,藥效融入骨髓之中。

    不過,現在的骨髓已經不是身體層面的骨髓,就好比方運的頭顱里有文宮一樣,方運形成聖體后,骨髓內部也有一個類似文宮的地方,彷彿獨立的空間,也叫神髓,藥效全部被存入裡面。

    帝源看著昏死的方運,喃喃自語:「這孩子,藥效怎麼能隨便浪費呢?直接打入神髓是好,但浪費太多的藥效,像這樣打碎全身,讓虹光藥力遍布身體,才能盡最大可發揮藥效,也能讓你更強。成聖簡單,封祖豈會那般容易?」

    帝源說完,小心翼翼對準方運頭顱一拍。

    方運頭部所有骨骼全部開裂,裡面形成密密麻麻的蛛網裂痕,但沒有任何移位,不傷大腦。

    第六道虹光出現,進入方運的頭部。

    帝源一邊為方運煉藥入髓,一邊觀察外面,保證兩不耽誤。

    煉完第一種祖葯,帝源看戰鬥還在繼續,明顯還要持續很久,也不叫醒方運,又從帝庫抓出一味固本培元的祖葯,右手一引,對準方運後背一拍,繼續煉藥入髓。

    就這樣,帝源已經分不清自己是想幫方運還是想為部落多賺點渡世濁漿,把一味又一味祖葯打入方運身體。

    聖祖用藥很少,但帝和等幾位聖祖經常煉藥,導致帝族庫存祖葯很多。

    大量的祖葯入體,方運的身體不斷膨脹,最後已經超過十丈,以至於帝源不得不拿出帝和的煉藥爐,把方運煉回正常的大小。

    「差不多了……」

    過了許久,帝源伸手一抓,就見虛空分開,一串發散著橘色光芒的手鏈出現。

    仔細一看,那根本不是手鏈,而是三十三顆太陽串在一起,每顆太陽附近,環繞著十八顆行星。

    每顆行星之上,都有一尊半聖葯靈,而每顆太陽之中,都沉睡著一尊大聖葯靈。

    突然,最大的那顆太陽中的大聖葯靈驚醒,抬頭望天,大聲啼哭。

    「天罰也,非我之過!」

    帝源彷彿沒有聽到大聖葯靈的慘叫,輕輕一握,群星化為混沌之形,所有葯靈化為藥力。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