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四腳黑蛇再次不動聲色後退一步,道:「大哥,我說的是真話,我真不是嘴饞。大哥,你別那麼看著我,有話好好說,動手不是好習慣。」

    「我這裡,還真有一顆太初滅界龍蛋。」方運繼續盯著四腳黑蛇。

    「什麼?」四腳黑蛇張大嘴巴,面露喜色,但隨後意識到不對,一邊向後退一邊道,「大哥,冷靜,冷靜,你聽我說,我真不知道你有。你應該清楚我,我這麼純真善良,我如果知道你有這東西,絕對不會跟你說,只會想辦法騙到手,實話實說不是我的本色。我這次真沒編瞎話騙你!若有虛言,叫我不得好死。」

    方運繼續盯著四腳黑蛇,把四腳黑蛇盯得全身發毛,甚至想要逃跑。

    「我知道你沒騙我!」

    方運說著,取出太初滅界龍蛋。

    在看到那黑乎乎彷彿黑色虛空的巨蛋的一瞬間,四腳黑蛇的口水嘩啦啦流了出來,但他又害怕方運,急忙用爪子去擦,可口水止不住,一邊擦,一邊不斷打量方運和巨蛋。

    方運壓下心中的疑惑,道:「這巨蛋是我偶然所得,我並不會使用,送給你倒也無所謂,不過,你確定你吃了巨蛋就能封聖?」

    四腳黑蛇大聲道:「我可以向萬界諸天發誓!這太初滅界龍是真正的太初諸族,與萬界同生,與萬惡同出,蘊含天地間最本源的力量。裡面的力量對別的族群用處不大,但對我來說,極為有用!大哥,你要是真願意把這巨蛋給我,就等於救了我的命,為我開闢出聖祖之道。以後,您說往東,我絕不往西,哪怕天天伺候您,我也心甘情願!我不想再被欺負了!我要當聖祖!我要向欺負我的人復仇!」

    四腳黑蛇大吼道。

    不遠處的青藤輕輕顫抖,不知道是嚇得,還是氣得。

    方運看著神色有些扭曲的四腳黑蛇,微微一笑,道:「我不用你發毒誓,只希望你以後過得好一點,別自封大帝,結果被人坐屁股底下都還不了手。」

    四腳黑蛇眼圈一紅,道:「我就知道大哥你最好,諸天萬界,你是唯一一個對我好的人。」

    方運拍拍四腳黑蛇的頭,道:「這樣吧,你先別吃,我請帝源前輩來,讓她幫忙看看怎麼讓你正確使用太初滅界龍蛋。」

    「謝謝大哥!」四腳黑蛇抱著太初滅界龍蛋,一邊流著口水,一邊笑眯眯地望著方運。

    方運右手有一個水做的圓環,心念一動,激發圓環。

    唰……

    全身覆蓋玉鎧的帝源出現。

    四腳黑蛇嚇了一跳,抱著太初滅界龍蛋跑到方運身後,偷偷地看著帝源,在他心中,聖祖那都是高高在上的大人物。

    方運仰頭看著懸停在半空中的高大帝源,道:「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弟想要吞吃太初滅界龍蛋,我怕他出什麼意外,所以請你幫忙護法。」

    帝源和善地看著四腳黑蛇,但在四腳黑蛇眼中,帝源的雙目之中充滿無盡的威嚴。

    四腳黑蛇當場跪下,恭恭敬敬磕了三個頭,笑嘻嘻道:「小的見過帝源奶奶,祝帝源奶奶洪福齊天、萬界同壽、不死不滅……」

    「哼!」帝源似是很不高興,輕輕一哼,天地震蕩,嚇得四腳黑蛇一翻白眼,昏死過去。

    帝源道:「我隱去身形,暗中相助吧,這小蛇委實可惡,這張破嘴不知怎麼長的。」說完,身體緩緩消失在空氣中。

    「好。」方運微笑著,捏起四腳黑蛇的尾巴尖,一頓亂晃,把四腳黑蛇晃醒。

    「帝源奶奶走了?」四腳黑蛇東張西望。

    「別廢話,現在用你的方法吞噬太初滅界龍蛋,要是無效,看我不扒了你的皮!」方運道。

    四腳黑蛇笑嘻嘻道:「你放心,絕對有效!看到這東西的時候,我能感覺這就是我需要的,絕對沒問題。吃完這個,我就是半聖了,哈哈哈,你以後見到我……我還是得給您行禮,畢竟你是大哥嘛,咱倆的尊卑永世不變,我大帝不是忘本的蛇……不對,我大帝不是忘本的聖祖!」

    方運踢了一下四腳黑蛇的屁股,道:「少貧嘴,快點吃,我還有正事要忙,不能一直在這裡。」

    「好!」

    四腳黑蛇說完,圍著太初滅界龍蛋慢慢走,眼珠滴溜溜亂轉,道:「大哥,我感覺這東西不好吞,你能不能借我一點神葯,好讓我避免被撐死?」

    「什麼類的神葯?」

    四腳黑蛇笑嘻嘻道:「療傷的祖葯。」

    「可以,不過你清楚騙我的代價!」方運盯著四腳黑蛇。

    「真給?」四腳黑蛇驚呆了,那可是祖葯,最差的祖葯也是聖祖親自煉製很久,所需藥材不計其數。

    「我從太初滅界龍的寶庫中換了四枚。」說完,方運拿出一個土罐,拋給四腳黑蛇。

    四腳黑蛇抱著土罐,眼圈一紅,低著頭,道:「大哥,你放心,等我封聖成祖,保准讓你吃香喝辣的,誰敢動你,我滅他一族!」

    這次,四腳黑蛇少見地沒嘮叨,突然張口,就見他的嘴巴快速變大,一口吞下祖葯土罐,然後再一張口,吞下太初滅界龍蛋。

    以前四腳黑蛇無論吃什麼,體型都不會有任何變化,但現在,他整個蛇被太初滅界龍蛋撐起,肚子圓滾滾的,身體徹底變了形,肚皮甚至變成半透明的,好像隨時能被撐破。

    「我……要死了……」四腳黑蛇兩眼一翻,昏了過去。

    帝源出現在四腳黑蛇身後,輕輕對準四腳黑蛇頭顱一拍,大量的聖祖偉力湧入四腳黑蛇的身體。

    「前輩,他……」

    「這小黑蛇不知是什麼異種,皮糙肉厚,雖然過程會有波折,但有祖葯和我在,最多吃些苦頭,死不了。」

    「多謝前輩!」方運打心眼兒里感謝帝源。

    帝源點點頭,低著頭,專註於四腳黑蛇。

    方運也盯著四腳黑蛇。

    過了一會兒,帝源道:「你別浪費時間,給我一塊和你差不多大的黃昏虛日碎塊,我幫你畫一個法陣,你進去其中修鍊。如果有時間,可以找小黑蛇學習,它不知道哪裡學的,之前它畫的那個法陣,精妙之處,猶在帝族聖祖之上。」

    「多謝前輩。」

    方運說完,拿出一塊黃昏虛日碎塊。

    帝源伸出左手一抓,將黃昏虛日碎塊攝在手中,然後輕輕一握,將其化為細粉,以聖祖偉力調勻,手指彷彿優雅地作畫,利用黃昏虛日碎塊的粉末在地面繪製出一個直徑十餘丈的大陣。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