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百翼龜龍正在虛空中飛行,回返帝土。

    虛空黑暗,而黃昏法陣散發出淡淡的光芒,配合複雜的紋路,顯得神秘又奇特。

    「你坐到其中,就能激發。不過,黃昏法陣非同小可,本質上是向大荒蒼龍借力,或許會有特別的異象,你定要小心謹慎,若是出現差錯,或許會導致修鍊毫無效果。不過,出現差錯的可能性很低,畢竟用黃昏法陣修鍊的都是太初諸族,大荒蒼龍基本不會幹涉。」帝源道。

    「好,我加倍小心。」方運說完,不知怎地,方運想起大荒蒼龍離開時那不甘的眼神。

    箭在弦上,不得不發,方運飛到半空,盤腿做好,徐徐落向法陣中心。

    在方運落地的一瞬間,黃昏法陣大放光華,而後,竟然從地面離開,並擴展膨脹,形成立體的法陣,由無數神異的線條和符號組成。

    帝源愣了一下,因為現在的法陣變得無比陌生,根本不是自己畫的那個法陣。

    現在的法陣,比帝源所繪複雜億萬倍!

    帝源正猶豫要不要避免意外,那法陣突然收縮,如同大網一樣,附著在方運身上。

    黃昏法陣的神紋和符號開始在方運身上流動,散發著強大的氣息。

    唰……

    帝極出現在方運身前。

    「這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我感到萬界黃昏、諸世沉淪的氣息?」

    帝源自責道:「我也不清楚,早知如此,我就應該阻止他,現在好像無法阻止。」

    唰……

    帝霆等聖祖陸續出現。

    「這是什麼黃昏法陣,怎麼從來沒見過?」帝霆話音剛落,方運身後隱去行跡的文曲星顯現本體。

    「莫非是極惡之境?」

    「唉,終究是最強神星……」

    「只能看他的造化了……」

    眾祖本體陸續離開,只留下聖念觀察。

    帝源與帝霆的本體依舊留在這裡。

    帝霆看了一眼昏過去的四腳黑蛇,搖搖頭,道:「帝族師還真捨得。」

    方運緩緩睜開眼,只覺全身無力,身體睏乏,心中一驚,仔細查看,發現身體的所有力量消失,甚至連聖體都不是,身體還不如普通人。

    方運發現自己腰間圍了一張鹿皮,沒有內褲,沒有上衣,也沒有草鞋,除了鹿皮什麼都沒有。自己的皮膚呈不健康的白色,胳膊又瘦又癟,還有許多傷口。

    方運從枯草鋪就的床鋪上緩緩站起,打量四周。

    這裡好像是一個山洞,放著一些古舊殘破的石器,上面掛著風乾肉,還有各種粗糙的用具,明顯有多人居住。

    「這應該是黃昏法陣的修鍊之所,不過和傳說中有些不一樣,可能因人而異吧。看樣子這裡是原始部落,很符合太古時期的情形。」

    方運心裡想著,緩緩向外走去。

    清晨的陽光灑滿大地,方運眯著眼走去,很快適應外面明媚的晴天。

    就見二十餘原始人正在山洞前,女性原始人在縫補獸皮、晾曬腌肉,男性原始人在打磨石器、整理武器,似是準備狩獵。

    方運發現,這些原始人臉上沒有絲毫的朝氣,許多人看上去病怏怏的,身體狀況很差。

    那些原始人看到方運,只是點點頭,或說著簡單的語言,讓方運多休息。

    方運走遍全部落,才對這個部落有清晰的認識。

    這個原始部落有原本有四十餘人,但經歷一場戰爭,失敗后只剩二十七人。

    最可怕的不是別的,而是部落的火源被敵人搗毀,導致部落多日無火可用,老幼原始人盡數死亡。

    看樣子,用不了多久,這些人也會陸續死亡。

    方運意識到,這個部落的人並沒有學會鑽木取火,還停留在最古老的自然取火階段,剛才洞中有火塘的痕迹,應該使用陰燃篝火法保留火種,就是不斷投入木柴,並用灰塵蓋住,保證陰燃狀態,一旦需要火便扒開灰塵點燃草木取火。

    看樣子部落無法找到新的火種,又不知各種取火法,於是陷入危機。

    方運立刻回憶各種取火法,發現自己的神念等等一切力量都消失,唯有奇書天地不受影響。

    方運觀察四周,很難找到適合取火的火石,看來只能用鑽木取火的方式。

    於是,方運在部落周圍尋找,很快找到適合的木頭和木棍,用石器在木頭中挖出一個小坑,然後放入削尖的木棍,並在小坑放入石器打磨出的木屑,準備好乾草。

    方運開始用最笨拙的手段,雙手夾著纖細的木棍,開始前後搓動,鑽木取火。

    鑽木取火看著簡單,實際上非常困難。

    不一會兒,火沒升起來,方運的手卻紅了。

    很快,手被磨破皮。

    方運不知道接下來怎麼做才能完成修鍊,但是無論如何,生火求生,在部落中確立自己的地位,才是目前自己唯一能做的,也是收益最高的。

    方運強忍著疼痛,終於通過摩擦點燃木屑,急忙把枯草放到小坑上,並輕輕吹動,希望點燃枯草。

    可惜,失敗。

    附近的原始人哈哈大笑,嘲笑方運,然後各做各的。

    方運知道弓鑽取火效率更高,但以現在的條件做不到,只能咬著牙,繼續鑽木取火。

    每次失敗,方運便總結經驗,經過多次失敗后,終於成功點燃枯草和木柴,取火成功。

    「火!」

    「火!」

    眾多原始人大叫著圍過來,指著火大聲叫嚷。

    不遠處一個原始人用複雜的神色看著方運,因為那個人是原本的守火人,專門負責看守火塘,地位較高,現在,方運取火成功,地位必然不一樣。

    在眾人的相助下,方運讓火塘重新燃燒。

    隨後,整個部落的人開始圍繞著火塘跳舞,慶祝,並把方運選為守火人,避免火焰滅掉。

    方運看到歡慶的原始人,鬆了口氣。

    但是,沒過幾天,壞消息傳來,最近狩獵失敗,食物即將用盡。

    方運帶著幾個強壯的原始人出去,探查周圍的情況,在河裡發現了魚,並開始教他們捕魚、殺魚、烤魚,並製作漁網。

    部落再次擺脫了危機。

    又過了幾天,族中有人狩獵受傷,方運不得不發揮自己的醫學知識,尋找草藥,幫人治傷。

    接下來,方運感受到了這個部落的神奇之處,彷彿是被上天詛咒的一群人,每隔幾天就會出事。

    方運則如同救火員一樣,不斷利用自身的知識幫助這個部落,還要教他們製作房屋、製作陶器、種植作物等等等等。

    這個部落不斷遇到各種困難,只有方運能解決。

    慢慢地,這個部落開始壯大,而方運水到渠成地成為部落的首領。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