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剛當上首領,部落的真正實力還沒增強,就遭到另一個部落的攻擊。

    這一切都在方運算計之中,在部落子民的幫助下,方運用提前準備好的各種陷阱、毒箭、吹箭、簡易弓箭等等工具殺退的敵人,並展開追擊。

    可惜,那個部落太強大,無法反偷襲。

    不過,方運部落終於站穩腳跟,周圍再也沒有部落敢來攻擊。

    憑藉強大的技術,方運首先跟一些和善的部落進行貿易,憑藉三寸不爛之舌,說服那些部落的長老和首領,犧牲部分利益獲得保護。

    在獲得盟友的保護后,搶先一步發展出青銅器,開始對小部落動手,並使用各種權術和手段,降服俘虜,擴大人口。

    在附近的部落發現不對的時候,一個叫「方」的部落成了一個龐然大物。

    憑藉遠遠超出敵人幾萬年的經驗和知識,方運從一個委曲求全的弱小首領,成長為一個優秀的將軍,憑藉強大的武力征服部落,戰無不勝,攻無不克。

    在征服附近所有部落後,方運停止征戰,開始發展內政,發展技術,發展軍備,發展農業,通過方方面面增強部落的實力。

    整個過程,用了近五年。

    接下來,部落遭遇一場極重的瘟疫,普通草藥已經無法起到作用,方運只能挑選那些能消除炎症、增強人體免疫力的草藥,並強行使用隔離手段,最終控制了疫情。

    瘟疫結束,部落元氣大傷,但依舊保留了有生力量。

    接著,遠處一支大部落的先鋒隊伍來到這裡,與方運部落發生交戰,方運部落雖然獲勝,但因為人力不足,導致部分敵人逃走。

    之後,方運部落再次陷入了持久的戰爭中。

    方運利用高超的手段,終於穩住局勢,並因為發現了鐵礦,煉製出了更強大的鐵器,在一場戰鬥中使用兵法取得了決定性的勝利,殲滅敵對部落的主力,最終徹底擊敗那個部落,充實了方運部落的人口。

    再之後,方運不斷領導部落,並建立了國家,成為國王。

    但是,無論方運如何發展,自己的勢力總會遇到突如其來甚至莫名其妙的天災人禍,從而導致力量大減,之後必然會遇到外敵入侵,不得不奮起抗戰。

    由於困難重重,方運總是殫精竭慮用盡一切手段才能戰勝強大的外敵。

    在國家進入鐵器時代后,發展便慢了下來,方運的許多知識在這個世界毫無用處,無論是華夏古國還是聖元大陸的手段,在這裡都不起效,什麼鍊鋼法、火器、才氣修鍊等等都無法存在。

    但是,方運的頭腦還在。

    於是,方運利用各種先進的方法管理國家,激勵工匠,堅持走技術發展的道路。

    方運發現一件重要的事,自己不會衰老,也不會死亡,除了休息睡眠,就是在治理國家。

    一開始,方運還能接受,但是,五百年過去了,國家還是沒有真正的技術突破,反而陷入各種混亂和戰爭中,讓方運耗盡心力。

    方運陷入了迷茫,開始自我懷疑,自我否定,自我封閉。

    失去能力成為一個有智慧的普通人,比成為一個愚昧的人更痛苦。

    但是,當看到國家問題越來越多,看到國民陷入絕望,方運總能打破內心的枷鎖,精神狀態回到顛峰時期,再次帶領國家與天斗,與敵斗,與自我斗。

    方運意識到,自己並非無所不能,於是,進行政體革新,自己只抓最重要的兵權,讓國家按照這個世界的生靈意願自行發展,自己只是糾正錯誤和確定方向。

    但是,方運失敗了。

    不得已,方運再次親自上陣。

    接下來,整個國家陷入了一個死循環,每次方運帶領國家發展到一定程度,敵人必然會變得強大,利用戰爭擊敗方國,讓方國方方面面衰退。之後,方運卧薪嘗膽,發憤圖強,再次讓國家強盛。但這種強盛維持不了多久,強大的敵人會再度出現……

    方運在泥沼般的世界活了上千年。

    千年之後,方運遇到了最艱難的情況,國家被突然出現的強大敵人毀滅,方運成為亡國之君,開始了流亡之路。

    但是,方運無論在什麼地方,做什麼工作,哪怕是當採石場的工人,都能憑藉自身能力脫穎而出。

    接下來的千年,方運居無定所,周遊各國。每次方運想要復國,都會被突如其來的敵人打斷。

    就這樣,方運幾乎歷經了所有職業,從販夫走卒,到王侯將相,嘗遍人間冷暖,閱盡世間百態。

    由於前世的許多知識不再適用,方運用盡辦法也無法促進這個世界發展。這個世界停滯不前,依舊停留在冷兵器時代。

    兩千年的時間,耗盡了方運所有的精力。

    方運放縱過,頹廢過,失敗過,甚至咒罵過、痛哭過,但從未放棄過。

    不知過了多久,滅界皇龍出現!

    滅界皇龍滅掉世界,並把方運囚禁起來,送入極惡之地,用各種方法折磨方運。

    方運疲憊不堪,但從未低頭。

    又過了一千年,世界突然化為虛空,昏黃之色遍布天際。

    方運立於虛空之中,茫然望向前方。

    大荒蒼龍出現在前面,詭異的是,這時候的大荒蒼龍,就和當日帝族取勝后的樣子一模一樣,不同的是換了時間和地點,不同的是現在只有方運與大荒蒼龍。

    眼前的大荒蒼龍,和當時一樣,看了方運一眼,徐徐轉頭,最終離開。

    一切都好像是之前的重演。

    隨後,一個恢宏的聲音響徹天際。

    「汝摘文曲為眾生,當為眾生承其重!」

    方運望著大荒蒼龍的背影,腦海浮現三千年的種種經歷。

    方運未哭,淚水自流。

    許久之後,世界慢慢瓦解。

    方運睜開眼,發現自己坐在帝族部落的地上。

    眼中兩行清淚。

    方運眨了一下眼,眼淚消失,身體恢復正常。

    「過了多久?」方運用乾癟沙啞的聲音問,彷彿蒼老了一百歲。

    「一日。」帝源道。

    方運點點頭,一低頭,坐著昏昏睡去。

    「回來便好。」帝霆看了一眼方運,消失不見。

    四腳黑蛇呼呼大睡。

    不遠處青藤的末端突然開裂,如花瓣般張開,露出中空的腔道,腔道的肉壁上,一層層的細小牙齒,徐徐旋轉。

    菜園中的樹苗,已長至一人高。

    上空漫天星辰,帝土的夜晚很安寧。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