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輕輕搖頭,只是雙手捂著眼睛,過了許久,緩緩直起腰,抬起頭。

    眾祖驚訝地看著方運,兩條血淚從方運的眼角流下,順著鼻翼兩側下落,沿著嘴角流到下巴,最後徐徐向下滴落。

    血落虛空,緩緩消散。

    方運的雙眼彷彿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點點銀光,那些銀光徐徐流轉,讓眼睛變成星辰漩渦。

    「這……」

    眾祖從方運的眼中感應到一種強大的力量,心中生出本能地畏懼,急忙移開目光,不去看方運。

    但是,可怕的一幕出現了,他們無論怎麼躲避,都會感到那對眼睛在盯著自己。

    「快閉上眼!」帝極忙道。

    方運急忙閉上眼,但鮮血還在流淌。

    「快讓百翼龜龍飛過來,讓其餘眾祖合力,哪怕消耗再多力量也要快來!」帝極下令。

    就見一尊聖祖手持一面玉牌,用力一握,玉牌碎裂。

    「他們很快就回來,你先忍一忍。」帝源輕輕拍了拍方運的肩膀。

    方運點點頭,依舊閉著眼,鮮血依舊在臉上緩緩流動。

    不多時,百翼龜龍挪移過來,抵達附近后,百翼龜龍的氣息迅速減弱,只剩原本的八成。

    很快,百翼龜龍巨大的頭顱探到眾祖身後,帝族所有人包括四腳黑蛇、釣海翁和牧星客,都站在百翼龜龍的頭頂。

    在沒人注意的地方,帝族部落的一些草木生靈同樣齊齊地望著前方。

    方運右手一晃納物樹,望山君的雕像出現在身側。

    方運緩緩道:「我所料未錯的話,我們來得太早,這裡沒有徹底開啟,現在,你們聯手將它打開。」

    眾人微微一愣,因為方運的語音有所變化,更加蒼老,更加厚重,而且有些沙啞。

    眾人甚至有種感覺,這位帝族師好像變成了帝族的領袖,取代了帝極的位置。

    「眾祖靠近,我們研究一下開啟之法。」

    百翼龜龍上的聖祖飛到帝極身邊。

    帝族所有的聖祖開始使用聖念極快地交流,僅僅三息后,他們便停下交流。

    除了帝源依舊保護方運,其餘眾祖徐徐散開,很快分佈在方圓三百里的範圍,好像組成了一座無形的大陣,每個人都是一個節點。

    萬界無盡的力量湧入其中,但是除了聖祖,所有人都看不到發生了什麼,只是隱約覺得空間震蕩。

    許久之後,帝極抬起右手,對準前方虛空,低喝道:「開!」

    前方彷彿出現一面透明的虛空玻璃牆,表面出現密密麻麻的裂痕,隨後,虛空玻璃牆炸裂!

    那虛空玻璃牆好像是兩界的分界線,碎裂后,前方出現完全不同的世界。

    前方的世界左右兩分。

    左面是無窮無盡的淡青色,彷彿是一個無盡青色組成的世界,那個世界的所有星辰、星系都置身於青色的光芒之中,那是一個猶如藍天般的美麗世界。

    右面則被青黑色的光芒包圍,無盡星辰在青黑色的世界中運轉。

    兩種不同顏色的世界像是兩座不同顏色的海洋一樣,都在向中間靠攏。

    兩種不同的力量接觸,一開始沒有什麼變化,僅僅像是兩座對立的瀑布形成,大量的水向下方流動一樣。

    很快,兩種顏色的交界處開始出現劇烈的震蕩,隨後形成黑色的真空。

    黑色真空邊緣,星河對撞,無儘力量爆發,無數聖道沸騰,無數偉力炸裂,無窮無盡的大威能隱現其中。

    這種程度的力量,不要說帝族幼童,哪怕是帝族大聖看到都會被誅殺,哪怕是聖祖都不能直視。

    但是,現在所有人都在盯著那奇特的世界,沒有受到絲毫的損傷。

    兩種世界的對撞彷彿有著奇異的魔力,眾祖之下所有人彷彿失去了思考能力,只是傻傻地盯著前方的一切,本能地在記憶。

    聖祖們在看著前方變化的同時,全都在全力思索甚至推演,都想知道那是什麼。

    方運的鮮血還在流動,別人的眼睛映出的是兩種整體的世界,但他的左眼映出的是青色世界,右眼映出的是青黑色世界。

    兩個世界,彷彿在方運的兩隻眼中對撞!

    所以,方運在流血。

    慢慢地,兩個世界開始化形,眾人目瞪口呆,完全沒想到事情會是這樣。

    看著兩個世界的新形體,許多人都想到了一個傳說,那個不能細說的傳說,也是萬界最古老的傳說。

    沒想到竟然是真的。

    眾人直勾勾盯著前方,不知道過了多久,突然,一道昏黃洪流自天而降,最後鋪天蓋地,慢慢成為世界的唯一顏色,最終,瀰漫整個世界!

    在整個世界都變成昏黃色的一剎那,一點灰色光芒飛出,直入方運眉心。

    方運雙目流血停止,並迅速閉上眼睛。

    所有人明明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也不知道方運在閉眼睛,但全都被方運影響,迅速閉上眼睛。

    當所有人睜開眼睛的時候,星空依舊。

    沒有什麼破碎的玻璃般的兩界隔離,也沒有什麼不同顏色的一界。

    眼前是黑的。

    眾祖全都盯著方運。

    方運平靜地掃視眾祖。

    方運的雙眼似乎蒙上兩重奇特的光芒,一閃即逝。

    方運恢復了正常,微微一笑。

    「我們回家!」方運道。

    眾祖輕輕點頭,與方運一起飛向百翼龜龍。

    那望山君的雕像,無聲無息消散。

    百翼龜龍頭頂上的所有人目光茫然,包括牧星客和釣海翁在內,都沒有從剛才的震驚中解脫出來。

    百翼龜龍徐徐轉身,過了好一會兒,他們才陸續醒來。

    四腳黑蛇像夢遊一樣走到方運身邊,一邊走一邊迷迷糊糊道:「竟然是真的,竟然是真的……」

    「無論什麼時候,都禁止談論這件事!」

    帝極充滿威嚴的聲音傳遍整個部落,隨後,所有人都感到冥冥中一種力量進入自己的身體,封鎖了自己談論這件事的能力。

    唯有方運與眾祖不受限制。

    觀看了一場奇異的爭鬥,所有人都變得格外沉默。

    每個人都好像變了個人似的。

    帝極竟然坐到祖殿的屋頂,慢慢喝著類似酒漿的液體。

    帝霆仰面躺在百翼龜龍頭頂,獃獃地望著天空。

    帝漢像沒了魂兒似的,在龜背上走來走去。

    連那些平時天不怕地不怕連聖祖都不怕的帝族熊孩子,都個個無比乖巧,傻獃獃地或站或坐或卧,好像痴獃一樣。

    只有方運與眾不同,和以前完全沒有區別,在慢慢地給太初樹苗澆灌神液,餵養它們。

    怪異的是,方運每一個動作都無比神異,哪怕是短短的抬手,都彷彿是星辰在虛空運轉,留下玄妙的軌跡。

    方運的身體,好像成了一處按照天道運轉的星空。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