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真封聖了……」

    眾多柳黨之人望著天空那巨人,喃喃自語。

    身為讀書人,有笨的,但沒有蠢的,他們立刻意識到,之前的種種異象,都跟方運有關!

    「噗……」

    柳山胸口熱血噴涌,隨後張口狂噴一口鮮血,漫天散落。

    柳山絕望地看到,那巨人方運,嘴角微彎,似乎在笑。

    柳山只覺整個天地都在嘲笑自己,熱血沖頭,身體踉蹌後退,身後的一位大學士本能伸出手,但瞬間縮回去,並彷彿演練多年一般,不動聲色且無比巧妙地橫移一步。

    其餘人也是一愣,原本無比密集的隊伍,竟然以驚人的協調性向兩側移動。

    一條道路在柳山身後分開。

    柳山兩腿無力,向後倒退幾步,餘光看到后移的門生故舊,心中絕望,兩腳一軟,仰天倒在地上。

    揚塵輕飄。

    柳山躺在地面上,仰頭望著天空,赫然發現,方運巨像竟然改變了位置,出現在自己正上方的天空,依舊沖他微笑。

    柳山哪裡經受得起這種衝擊,胸口起伏,嘴角彷彿變成了鮮血泉眼,不斷向外冒血。

    隨後,柳山雙眼一閉。

    但是,讓柳山絕望的一幕發生了,眼前明明一片漆黑,但萬丈光芒的方運巨像依舊出現在他眼前,依舊面帶微笑!

    萬界照見,照見方運!

    「方運,老夫與你誓不兩立!噗……」

    柳山大吼一聲,張口噴出漫天血霧,同時,一聲清脆的文膽崩潰之聲響徹天際,聲傳萬里。

    隨後,一聲宛如山崩地裂的巨響在柳山的頭顱中炸響。

    柳山眼眉之上的頭顱炸裂,黃的白的紅的四處迸濺。

    柳山的雙目漸漸暗淡,彷彿聽到一聲輕嘆,熟悉又陌生,鄰近又遙遠。

    最後的一剎那,柳山眼前除了彷彿橫亘萬古的方運,還有自己一生經歷的無數畫面。

    柳山吃力地轉頭,望向慶國,伸手抓向舊桃山的方向,面目猙獰,充滿怨恨之色,但最終釋然一笑。

    「終究敗了……」

    大儒柳山,亡於落瀑谷外。

    其餘讀書人呆了呆,望向巨大的方運巨像,慢慢跪下。

    寧安城外,妖蠻大營之中鼓聲響亮,妖蠻潮水般退回大營之中。

    寧安城下,一片寂靜。

    寧安城頭,梅花枯萎。

    全城人望著屹立在聖元大陸之巔的方運,望著人族新的半聖,百感交集。

    景國之內,無數人徐徐下跪。

    京城,皇宮。

    趙紅妝站在房門外,手提長裙,屈膝下拜。

    年少的景君雙目發光,雙膝跪地,恭恭敬敬磕了三個頭,磕得頭昏眼花,卻硬挺著大聲道:「恭喜恩師封聖!」

    太後站在景君身後,愣了許久,長長一嘆,屈身跪地,雙手扶地,額頭觸地,三叩九拜。

    武國金鑾殿外。

    武君或君臣已經全部走到門外。

    群臣目瞪口呆。

    武君罵道:「幸虧老子剛才沒答應你們這群蠢貨!陳觀海屍骨未寒,你們就想著吞併景國土地,就不想想方運?不,是方聖。」

    「我們也是一片好意。」

    「好個屁!老子當時心裡就在想,陳慶之陳聖重傷,萬一方聖封聖,武國豈不是會被景國反吞?簡直是一群廢物,讀書人讀書人,書都讀到狗肚子里了嗎?快快,再發兵救助寧安,另外各州徵調民夫糧草,有人出人沒人出力,誰要是什麼不出,那就把命出上!」

    「知世先生不久也能封聖,咱們武國沒必要拍方……方聖馬屁。」

    武君一腳踢在那翰林的胸口,把那翰林踢得向後倒退,撞在其他人身上。

    武君罵道:「說你們蠢,你們真就是蠢死給我看!我武國是不缺半聖,但缺亞聖!缺聖人!少廢話!快按朕的命令去做,滾滾滾,快點去辦事,還等什麼?雪中送炭不知道嗎?」

    群臣面帶羞愧之色,快步離開。

    武君望著天空的方運巨像,嘿嘿一笑,道:「還是朕的眼光老辣,否則武國家底早就被那群廢物敗壞光了!」

    「君上英明!」眾太監大聲稱讚。

    慶國。

    各地的讀書人痴傻地望著那頂天立地的方運巨像,一時間彷彿全都被三緘其口,無法說話。

    整座慶國都好像陷入沉默。

    慶君扶著門框,手在抖,腿在抖,全身都在抖。

    與此同時,聖院內孔聖曾用過的半聖文寶春秋編鐘響徹天際,在聖元大陸上空回蕩。

    若有封聖,春秋編鐘必長鳴百息,詔告天下。

    「方運竟然封聖了……」

    慶君喃喃自語,全身抖得更厲害了。

    過了一會兒,他突然覺得雙腿又濕又熱,他低頭一看,腳下的水跡不斷擴大,面色青白變幻,猛地掃視附近的宮女太監。

    就見他們全都跪在地上,低著頭,一言不發。

    他們抖得比慶君還厲害。

    突然,一個太監承受不住,起身向外跑,一邊跑一邊哭喊:「求陛下饒命,奴婢什麼都沒看到,什麼都沒看到啊……」

    皇宮的侍衛面色複雜地看著那個逃跑的太監,最終一咬牙,衝上去,直接將那太監抓住,立刻割喉。

    慶君用陰冷的目光掃視面前的太監與宮女。

    倒峰山,聖院。

    衣知世望著方運的巨像,哭笑不得。

    「到底是方鎮國,衣某不得不服,不得不服啊。」

    衣知世無奈搖頭,不僅沒想到比自己提前封聖,更沒想到,方運的封聖異象如此恐怖,自古至今人族眾聖加一起,異象都沒有這麼強大。

    兩界山上。

    方運巨像屹立在城頭,宛如天地之主,散發著無盡威勢。

    那鼠洹身為大聖,明明不應該畏懼半聖力量,但是,看著方運巨像,它內心竟然有種恐慌,好像自己衝上去,必然會被那巨像輕易誅殺。

    鼠洹皺起眉頭,心中納悶,為什麼看到區區半聖的投影,卻好像看到聖祖親至?

    妖蠻眾聖看著方運的巨像,愣了許久后,突然紛紛大罵。

    「這豈不是說,我們之前在向方運低頭?」

    「我不服,方運你出來!」

    「方運,我要殺了你!你怎敢辱我!」

    「行了,別喊了,生怕別人不知道。」

    妖蠻眾聖頓時陷入沉默,這種事,的確不好大張旗鼓宣揚,但是,心中的那團火怎麼也無法熄滅。

    妖蠻眾聖,齊齊向方運低頭,這是妖界自古以來最大的恥辱!

    哪怕被孔子殺到妖界殺服眾聖,他們也沒有感到如此深刻的恥辱!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