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妖界在燃燒,妖界在哭號,妖界,正在陷落!

    這時候,一個身穿粗糙獸皮的年輕人出現在東月樹外,高懸天空,面目模糊,一張口,悠揚清越的聲音在東月樹外響起。

    「詩成之時未封聖,不滅妖蠻豈肯休!」

    藏鋒百萬年的詩,是方運在離開帝土的一瞬間念誦而成。

    就見方運化身面前出現一把真龍聖劍,直直斬向東月樹。

    千年之前,孔子也曾在這裡彈指壓眾聖!

    東月樹中,恐怖的聖祖氣息衝天而起,如血色長河逆揚,瞬間融化真龍聖劍,並卷向方運的化身。

    「禮尚往來,無止無休!」方運的化身傲然一笑,身體隨風消散。

    「方運……」

    眾聖樹中,無數妖蠻發出悲憤的嘶吼。

    妖界之外,凡是與人族、古妖、異族等等接壤的古地中若有妖蠻,皆遭遇方運的天外之劍,那些古地的半聖本就因實力低微才無法調回妖界,盡數死在方運劍下。

    妖界十七域,有五域十二條通道被攻破,諸族沖入妖界之中。

    聖元大陸。

    林蠻與沙蠻共有三尊半聖,加上從高空而降的半聖鯊渾,共有四尊半聖對人族出手。

    聖元大陸,出現四把真龍聖劍。

    那三尊蠻聖皆有強大的半聖寶物護體,並迅速逃跑,真龍聖劍本來有機會斬殺,但是,無形的力量阻撓了真龍聖劍,讓三尊蠻聖徹底逃跑。

    而半聖鯊渾剛已經被陳觀海重創,竟然想要攻擊寧安城。

    真龍聖劍指向半聖鯊混。

    半聖鯊渾感受到真龍聖劍中的威能,面露驚色,急速後退。

    但藏鋒百萬年的真龍聖劍何等強大,直追而上。

    眼看真龍聖劍就要斬殺鯊渾,又有聖道偉力阻撓,讓那鯊渾逃脫。

    四把失去目標的真龍聖劍竟然發出憤怒的劍鳴,直入慶國,分列舊桃山四方,氣息連為一體,將舊桃山與外界隔絕。

    龍城。

    深海之中,王驚龍化身的身側。

    真龍聖劍徐徐探出。

    那些妖蠻半聖化身就要逃跑,就見真龍聖劍瞬間連閃,一劍一個,誅殺所有半聖化身。

    「謝方聖相助!」王驚龍化身恭恭敬敬彎腰致謝。

    化身終究不是本體。

    一處秘地之中。

    雜家半聖宗莫居的化身正與四尊妖蠻半聖化身對立,這四尊半聖化身極強,每一尊本體都不下於宗莫居。

    就在這時,真龍聖劍浮現。

    宗莫居的化身愣了一下,似是鬆了口氣,但神色非常複雜。

    真龍聖劍連斬四尊妖蠻半聖化身。

    宗莫居的化身微微低頭,道:「多謝方……」

    突然,折返的真龍聖劍將宗莫居化身一斬為二。

    宗莫居的化身面帶茫然之色,隨後好像醒悟,最後徹底消散在海水之中。

    龍城之中,凡是有妖蠻半聖化身的地方,皆會出現一把真龍聖劍。

    但是,有七把真龍聖劍斬殺失敗。

    對方都以一件半聖寶物為代價,抵擋住真龍聖劍的攻勢。

    罪海。

    一幫半聖古妖戰魂站在水底,個個茫然無措。

    「他封聖前我們都不敢攻擊,現在他封聖了,我們還要去嗎?」

    「嗯……先不管方運,我們有更大的事情要解決。」

    「對對對,我們應該討論,為什麼聖祖遺念讓我們與現如今的古妖徹底決裂,與妖蠻聯手?」

    「聖祖遺念說樹尊背叛,我是不信的!樹尊當年可是最早的一批古妖,除了蒼岳聖祖,沒有人比他老人家資格老了……咦?樹尊他老人家封祖了!」

    「他若封祖,那現在的古妖必然會聽命於他。」

    「我總覺得,事情不會那麼簡單。」

    「那我們怎麼辦?」

    「呵呵,咱們罪海戰魂和外界戰魂不一樣,本來就是被犧牲的,哪怕轉化為戰魂,上面也不來救我們,讓我們繼續留在這裡。既然我們不清楚決裂原因,那就乾脆中立,讓他們打生打死,哪一方勝了,我們就投靠哪一方,反正咱們沒參戰,怎麼也算古妖一族。我們將來無論投靠誰,都不會被拒絕。」

    「好,那我們就觀戰算了。」

    罪海城原址外。

    敖宙、狼固聖與牛迅聖全力逃跑。

    此刻,方運身後的漫天的小黑洞消失,身前只有一朵十二瓣劍蓮。

    突然,十二瓣劍蓮輕輕一顫,十二把真龍聖劍齊齊飛出。

    方運屹立於罪海之中,雙目比藍天更加清澈,腰身比山峰更加挺拔,腳踏聖白色的聖雲,緩緩邁步向前。

    「不好!是十二把聖劍,我們必須要聯手,任何一個都擋不住四把聖劍!」

    「若是只顧逃跑,必死無疑,敖宙,你難道想死嗎?」

    敖宙無奈道:「我們先聯手躲過這一劫,再分頭逃跑!」

    「好!」狼固聖與牛迅聖齊聲大吼。

    隨後,就見三聖一張口,各吐出百滴神血,隨後,又吐出一滴大聖之血,以大聖之血為基礎,帶領百滴神血凝聚成三聖各自的血身。

    隨後,那血身分別飛入他們三人的保命寶物之中。

    三人迅速靠近,將三件保命聖物壘疊在一起。

    隨後,三聖全力施為。

    敖宙全身蜷縮,龍鱗層層剝落,最後,龍鱗化為一面巨牆,擋在前方。

    那狼固聖眼中凶意一閃,竟直接將自己血脈深處極其細微的祖神血脈完全提取出來,張口一盆,血霧凝聚成一頭銀狼之頭。

    那巨大的銀狼頭顱額上生月,面部是縱橫交錯的疤痕,雙目空洞如天,散發著強大的聖祖威嚴。

    狼固聖嘴角浮現一抹冷笑,這才是自己最強大的力量,不要說方運區區新晉半聖,哪怕是大聖看到狼族聖祖嘯星的力量,也都會猶豫不覺。

    畢竟,嘯星至今活著,可不是那些戰死的妖蠻聖祖,對嘯星稍有不敬,就可能遭遇不測。

    高不過祖,不僅僅是指位置高低,更是一種萬界的秩序,方運不過是半聖,若是攻擊嘯星的力量,必然會引發嘯星的不滿,嘯星不滿,那麼萬界意志也必然會對厭惡方運!

    看到嘯星狼手,敖宙常常鬆了一口氣,牛迅聖低聲道:「狼固,多謝,我欠你一次。回到妖界,你隨時可以讓我償還。」

    說完,牛迅聖的兩根牛角斷掉,不斷變大,最後形成一扇牛角之門,牛角合圍之間,虛空閃爍,可以把任何力量挪移到遠方。

    敖宙也道:「大恩不言謝。」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