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狼固聖抬高下巴,傲然看著方運。

    聖祖威嚴不容冒犯!

    狼固聖想看方運猶豫甚至驚恐的樣子,但是,方運沒有驚恐,也沒有猶豫。

    方運從頭到尾,都沒正眼看嘯星的狼頭!

    在方運看來,狼頭的確有聖祖氣息,但微乎其微,象徵意義大於力量,甚至心想,狼固聖腦子讓海水泡久變傻了竟然拿這麼空洞的力量防守?

    十二支真龍聖劍,毫無變化,直直斬向三聖前方的重重防護力量。

    狼固聖沒有看到想要看到的場面,罵道:「你瘋了!你不過是半聖,縱然封聖異象奇特,也不可能對抗聖祖的厭惡!你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簡直蠢透了!對抗聖祖,你這是在自尋死路!」

    「聖祖?我殺過很多。」

    方運平靜地看著三尊半聖,臉上浮現懷念之色。

    三聖聽到方運的聖念傳音,第一個反應就是要大罵,但是,看到方運的表情,心頭一顫,那可不是吹牛的表情,那也不是故作鎮定的表情,只有內心真正不把聖祖放在眼裡的人,才會有那種表情!

    是什麼能讓一尊半聖不把聖祖放在眼裡?是實力還是瘋狂?

    三聖還未等深思,十二把真龍聖劍攻到。

    轟轟轟……

    聖劍與聖寶對撞,沒有任何花哨,一遇便是空前絕後的聖道大爆炸,堪比星辰炸裂,一界坍塌,無量量的神光橫掃向四面八方。

    幾十萬里的海水瞬間蒸發,海底被炸開比之前更大的巨坑,刺目的神光宛如不斷炸開的太陽,在方運和三聖之間連續閃爍。

    聖道爆炸形成的威力太強大,方運都不得不外放沙之舟,同時身體不斷後退。

    數息過後,神光消散,空間裂痕快速癒合。

    三尊半聖的所有防護寶物破碎,他們氣息大降,氣血不足,聖力有虧,深深看了一眼方運,轉身就逃。

    「這一次,他應該沒辦法進攻我們,畢竟他是新晉半聖,需要熟悉半聖的力量,若是貿然追來,我們甚至可以反殺!」牛迅聖的語氣充滿自信。

    在逃跑中,敖宙沉默不語,現在他根本沒有反抗的念頭,而且內心的不安越來越強烈,總覺得這個方運跟龍族傳說中的大人物有關係,而且很可能是不弱於龍帝的那種關係。

    狼固聖氣得吐了一口血,扭頭大罵道:「方運,你竟然敢擊潰聖祖狼首,還大言不慚,等著萬界絕罰把!你等著吧!」

    敖宙與牛迅聖看了狼固聖一眼,沉默不語,一個新晉半聖,把老牌半聖逼得只能一邊跑一邊罵街,偏偏不敢還手,真是聖位最大的恥辱。

    「誰讓你們跑的?」

    方運說完,頭頂浮現聖道法冠,身前浮現聖道法典。

    這時候,方運彷彿萬界的法官,眾生的審判者,其容不可觀,其威不可測。

    三聖看到這一幕,嚇得魂飛魄散。

    「你不是儒家弟子嗎?就算之前力助法家,也不可能真正掌控法家聖道,為何你現在能掌握法家聖道!」牛迅聖氣急敗壞。

    「人族太狡猾了!」狼固聖的聲音充滿挫敗。

    敖宙依舊沉默不語。

    法家在萬界不是最強的,但絕對是最難纏的之一。

    在法家面前,可以對攻,可以防禦,但永遠不能逃跑!

    歷史上,戰勝法家的妖蠻大有人在,但從來沒有任何妖蠻能從法家面前逃走,包括眾聖。

    「我們怎麼辦?」狼固聖詢問。

    「還能怎麼辦,拚命逃跑。我們只能祈禱他剛剛晉陞,沒掌握傳說中的畫地為牢術與大流放術。」牛迅聖道。

    狼固聖譏笑道:「哪怕是真正的法家半聖想掌握這兩種聖術都非常困難,他不過剛封聖,不過是借用法家力量而已,憑什麼使用如此強大的聖術……」

    狼固聖話未說完,三聖便聽到身後傳來一個氣息宏大又充滿威嚴的聲音,那聲音彷彿是天之諭令,又好像是神主之音。

    「畫地為牢:天獄萬重!」方運仿若開口宣判,伸手一指狼固聖,頭頂聖道法冠大放光芒,面前聖道法典徐徐翻動。。

    狼固聖哀嚎一聲,原來方運不僅掌握了畫地為牢,還掌握了極高明的天獄萬重,還未等開罵,就見天空四方出現四尊半透明的人族老者。

    三聖看清四尊人族老者,嚇得面無人色。

    就見法家半聖李悝、商鞅、韓非子和李斯四人分列四方,各持筆墨,一筆揮出,便是一座監獄。

    四尊法家半生連連揮筆,一座又一座監獄自天而降。

    一座陰冷骯髒的監牢最先落下,將狼固聖當頭罩住!

    那監牢的外形,赫然與濟縣的縣城大牢一模一樣。

    四尊法家半聖筆下,出現密密麻麻的監牢,一開始都是景國的監牢形象,最後各國皆有。

    那些監牢一座比一座大,不斷罩住狼固聖,一座套一座,最後生生形成一萬座監牢,最後十層則是十國天牢。

    這些監牢形成萬重監獄宮殿,死死禁錮狼固聖。

    敖宙與牛迅聖肝膽具喪,這方運也太可怕了,半聖之中除了即將晉陞大聖的聖主,根本無人能在短時間內逃出畫地為牢。

    方運的聲音再次響起。

    「大流放術:流徙三千界!」方運再次抬手,指向牛迅聖。

    那四尊法家半聖虛影竟然還未消失,和方運一樣齊齊以食指向牛迅聖。

    「不……」

    牛迅聖瘋狂大叫,之前兩界山之戰,人族法家半聖也用過大流放術,但最多只能流徙千界,方運怎麼一上來就流徙三千界,這還怎麼打?

    就見一組巨大的枷鎖落在牛迅聖的身上,隨後無數鎖鏈扎進牛迅聖的牛皮之下,在皮下穿梭,最後將它綁得結結實實,然後猛地提起來。

    數千丈的牛迅聖宛如巨大的黑牛,被綁著腿腳,倒吊在半空。

    「方運,我跟你勢不兩立,哞……」牛迅聖發出凄厲的慘叫,隨後下方出現巨大的黑色空間裂痕,將牛迅聖吞沒。

    敖宙簡直嚇瘋了,那些龍帝封聖的時候,也沒這麼可怕啊!

    方運的根底,敖宙再清楚不過,唇槍舌劍厲害,戰詩詞無雙,除此之外什麼沒有太強的力量,可對付他們三聖,方運根本就不用壓箱底的力量,只用輔修的法家力量就暫時封禁兩尊半聖,這還怎麼打?

    「還逃嗎?」方運看著敖宙。

    方運的話語中,有奇特的威嚴,不僅僅是審判者的威嚴,還有一種萬海之主的威能。

    整個罪海突然形成巨大的壓力,從四面八方阻撓敖宙。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