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敖宙急忙外放威能,想要突破阻撓,但他驚訝地發現,自己的力量竟然毫無用處。那意味著一點,在水族的序列中,方運高於他,而且高的不是一點半點。

    敖宙急了,自己雖然是蛟族,一旦封聖,其實自身就是真正的龍族,若獲封大聖,那麼自己會位列龍族譜系,只是後代還是蛟族而已。

    堂堂水族半聖,控水還被一個人族比下去了?

    若是放到以前,敖宙會不服氣,會跟方運較量,但現在,方運越是強大,敖宙越是不安。

    「我來這裡,不是殺您,是為了向龍族通風報信告密,將功折罪的……」敖宙急忙轉身停下,眼皮猛地一跳,萬萬沒想到方運竟然已經到了身前,這說明,方運哪怕不用法家力量,也能抓住三聖。

    現在,妖蠻們賴以為榮的速度,也被方運超過了。

    「哦?有什麼秘密?」方運問。

    敖宙剛要張口,立刻閉上嘴,隨後道:「這件事我發下毒誓,不能說。但您知道,我可以找個地方遊玩,我不會帶你們去,你們也別跟著我,如果出現意外,那與我無關。」

    方運點點頭,妖蠻想要在某個地方大舉入侵,敖宙雖然不能說,但可以為龍族指路。

    「你好像很怕我?」方運周身純白色的聖光環繞,腳下祥雲翻騰,靜靜地看著敖宙。

    敖宙巨大的龍頭輕輕點了一下。

    「為什麼?」方運問。

    「我感覺,您……應該是某尊龍帝轉世。」敖宙道。

    方運笑了笑,道:「小看我。」

    敖宙大驚,猛地跪在海底,高聲道:「小蛟敖宙,見過祖龍陛下分身!祝祖龍陛下重返萬界之巔,執掌萬海,統御天下!」

    「誰告訴你我是祖龍了?」方運笑道。

    「啊?比諸位龍帝厲害的,只有祖龍了。」敖宙小心翼翼解釋。

    方運沒在意敖宙的解釋,看了一眼畫地為牢困住的狼固聖,又轉過頭對敖宙道:「我坐厭了武侯車,正缺優秀的坐騎,你有沒有興趣?」

    敖宙滿面漲紅,敢怒不敢言,雖然當年蛟聖們的的確確給祖龍拉過車,但後來隨著蛟族不斷變強,變為龍族的附庸后,早就停止,龍帝都不會用蛟龍拉車。

    在歷史上,蛟族雖然起起伏伏,但曾經位列水族第二大族,最忌諱別人提起他們拉車的事,所以對蛟族來說,最大的羞辱就是嘲笑他們是拉車的海馬。

    「看來你不服氣?我也不逼你,這樣吧,我與你角力,你若輸了,便供我驅使百年,如何?」方運問。

    「行!」敖宙本能地答應下來,他實在受不了方運身上那可怕的威壓,一旦雙方戰鬥,自己必輸無疑,可角力等切磋方式不一樣,在龍族不分地位,只分強弱,方運的威壓完全無用。更何況,自己可是蛟聖,體重相當於大片山脈,至少比得上半顆聖元大陸,同時擁有蛟族的力量,怎麼也不可能輸給一個人族。

    敖宙的確感應到方運身上的大聖氣息,但那又能說明什麼?別說人族大聖,就算孔子重生,也比不了蛟族半聖,畢竟角力不準使用身體之外的其他力量。

    敖宙暗暗鬆了口氣,自己只要勝了,便可以離開,再也不受這委屈了,不過,敖宙心中一動,意識到自己不能讓對方輸得太慘,便決定一開始稍稍放水,等最後裝作勉強取勝的樣子,這樣不會激怒對方。

    「您請。」敖宙道。

    方運卻微微揚起下巴,道:「我不好以大欺小,你先吧。」

    敖宙又羞又惱,可攝於方運的威壓,不敢大罵,只得強忍憤怒,皮笑肉不笑道:「看您說的,我怎麼敢向您先動手,您這一身細皮嫩肉的。」

    方運聽出他語氣不善,收斂笑容,淡然道:「你確定我先出手?」

    「在下確定。」敖宙暗中得意。

    「那我就不客氣了。」方運深深地看了一眼敖宙。

    敖宙嘿嘿一笑,心裡卻在想:「一開始用三成力量,還是用兩成力量?」

    這時候,方運一步邁出,消失在敖宙眼前。

    敖宙一愣,全身龍鱗炸起,這才明白,剛才方運不是追趕過來的,而是使用大聖的威能,橫渡虛空,直接進行挪移。

    不過,下一刻,敖宙心中暗笑:「再怎麼橫渡虛空,也只是個人族半聖……」

    「啊……」

    敖宙突然發出尖叫,就見他那萬丈長的身軀被甩到空中,在半空劃了一個半圓,帶著呼嘯的破空聲,重重砸在地上。

    轟!

    罪海附近的水早就被排開,沒有海水的阻力,敖宙龍臉朝下,結結實實砸進堅硬的海底,大半個身子都陷進其中,生生砸出一條海底大裂谷!

    敖宙畢竟是半聖之體,身體沒有多大的傷,只是大腦受到撞擊,一時間有些迷糊。

    「發生了什麼?」

    剎那之後,敖宙的身體不由自主地騰飛,然後從高空再次重重落下。

    在不遠的地方,古妖戰魂眾聖的神念剛剛抵達,他們看到這一幕,個個目瞪口呆,嘴巴張得一個比一個大。

    就見身體和普通人一樣高的方運,雙手抓著敖宙的尾巴,像是抓著一條青色的死魚一樣掄起,來來回回往海底砸,速度之快讓敖宙已經形成殘影,力量之強已經把海底砸出密密麻麻的裂谷,最後生生砸出一片海底盆地。

    「啊……啊……啊……」

    敖宙自出生以來,就沒遇到過這種戰鬥場面,每次落向地面的時候,都會發出一聲慘叫,每次和地面撞擊后,都會迷迷糊糊閉上嘴,等再度飛起來的時候,又開始大叫。

    一開始,敖宙的身體還扛得住,但很快,他全身流血,龍角折斷,鼻青臉腫。

    角力結束之前不能使用龍力或其他力量治療,很快,他整個聖體都被砸得稀爛,全身血肉模糊,甚至露出龍骨。

    敖宙再也叫不出來,最終,它奄奄一息的懇求:「我輸了……我輸了……饒命啊……」

    古妖戰魂眾聖傻在原地,不要說普通古妖半聖,就算是力量最大的百臂,也很難在角力中把堂堂蛟聖摔得毫無還手之力,人族什麼時候有了這麼強大的煉體秘法?這以後還怎麼跟人族打?是選擇遠戰還是近身?遠戰好像還能保命,若是近戰,會不會被活活摔死?

    敖宙的身體終究無比沉重,方運一鬆手,喘了幾口粗氣,望著下方快速血肉重生的敖宙,問:「剛才的約定還有效嗎?」

    敖宙都嚇傻了,哪怕周身聖力涌動,也不敢有半點別的念頭,趴在地上連聲道:「有效!有效!以後小的為您做牛做馬百年,若有半句怨言,不得好死!」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