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敖宙說完,腦子還有些不清醒,雙目迷茫,好像還是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不會摔出腦震蕩來了吧?」方運心想。

    就在這時,那畫地為牢形成的天牢之中,傳來劇烈敲擊聲,好像有無數大鎚在錘擊天牢牆壁,同時傳來連綿不斷的崩塌聲。

    方運扭頭望去,心想一個聖術能困住半聖這麼久,也還算可以,這次試什麼新力量?

    方運本能地想要進入文宮,但隨後微微一笑。

    現在已經沒有文宮,整個文宮,已經化為文界!

    在方運的眉心深處,有一個無窮小的點,但神念若是進入其中,便會看到,那其實是一顆巨大的行星,比孔聖文界大,比血芒界大,甚至比聖元大陸都大!

    文界的天空,星辰無數,其中有三處最是特別。

    在文界的正上空,有一輪巨大的銀灰色天理之輪,徐徐旋轉,彷彿計算命運,又好像在丈量時光,似乎天地間一切力量都已經被天理之輪解析。

    在天理之輪的正對面,則是文曲星投影,投影灑下的文曲星光,猶如液態一樣,包裹整個方運文界。

    在文曲星投影的核心,是一顆水滴狀晶瑩剔透的文膽,晶瑩如完美無瑕的水晶,卻又給人堅不可摧的感覺。

    文曲星投影與天理之輪就如同文界星球的南極和北極外的星辰,而在文界星球的赤道外,則圍繞著八顆太陽。

    才氣烈陽。

    熊熊燃燒的才氣烈陽,為方運提供無窮無盡的聖道才氣。

    天理之輪、文膽、文曲星投影與才氣烈陽都散發著強大又神異的力量,形成奇特的光輝,讓整座文界星球充滿夢幻般的色彩。

    方運看著巨大的文界,微微一笑。

    原本以為,自己封聖之時,只有九極天柱、天元母液和天地之源,但在最後才想明白,自己早就獲得眾生泉,這也是自己無法使用眾生泉的真正原因。

    那蒼白日晷,便是望山君承載眾生泉的太古奇寶,和黃昏虛日碎片一樣,是約定的一部分。

    當時方運在化光離開末日殿的時候,並未察覺到蒼白日晷里的眾生泉已經融入文界,這也是之後他晉陞飛速的原因,甚至於敖窟懷疑方運已經獲得眾生泉。

    方運的聖念瞬間掃過文界,右手一抓,一顆小小的流星出現在手中。

    小流星似有細微的變化,有拳頭大小,同時多了一層淡淡的氣息。

    當年方運不知道這是什麼,但現在,方運神念一掃便清楚,這是牧星客尋到的一顆神星,原本是大荒蒼龍的神星之一。只不過,此物與牧星客衝突,牧星客無法使用,只能當普通星辰牧使,後來在牧星客在與龍帝大戰之時,此物逃離牧星客的掌控。

    方運一碰觸這小流星,便知道這小流星的使用之法,發覺它並不抗拒自己,或許是自己聖念強大,兼有牧星客的性質,但又不像牧星客那麼強硬地牧使星辰。

    方運沒想到,這小流星遠遠比想象中強大,只不過,是隨自己力量增強而增強。

    方運看了一眼前方即將突破畫地為牢的狼固聖,正要動用小流星,卻改變念頭,在手指與小流星之間連出一條聖念線,然後當玩溜溜球一樣,把小流星拋出去,然後再用神念拉扯回來握住,如此往複。

    小流星似乎很喜歡這種方式,樂此不疲配合方運。

    「用你的話,有些浪費,再等等吧。」

    方運像對小狗說話一樣,然後看向敖宙。

    敖宙至今還有些不清醒,剛才摔得太重。

    「陛下……您為什麼看我?」

    「你心裡沒點數嗎?」方運和顏悅色道。

    「啊?」

    方運面色一愣。

    敖宙立刻醒悟,面帶悲色,緩緩低下頭,然後緩緩向上抬起,讓方運置身於兩根龍角之間。

    青色蛟聖緩緩從海面升起,龐大的身軀猶如起伏的山脈。

    方運立於敖宙的頭頂。

    方運踏蛟聖,望盡天地間。

    方運輕輕點頭,道:「不錯。你若不存二心,百年之後,給你一場造化。」

    敖宙又惱又喜,惱的是從此以後,自己將會淪為萬界的笑柄。身為一尊半聖,為祖龍當坐騎那絕對是榮耀,但為人族半聖當坐騎,絕對是永世恥辱。但喜的是,方運這麼強大,若真能說到做到,那以後自己便有機會晉陞大聖,這點委屈也就不算什麼。

    但是,敖宙內心還是有一些不服氣,哪怕血脈和力量臣服,但他的意志和魂魄不屈。

    這時候,畫地為牢形成的天獄終於炸裂,就見氣衰力竭的狼固聖狼狽地衝出來。

    他的身化天地的威能已經被天牢破解,此刻體長只有百丈原始形態,他幾乎用盡手段,甚至消耗壽命,才能在這麼短的時間突破天牢。

    這是人族歷史上最難突破的畫地為牢。

    狼固聖在出來之前,只有一個想法,自己雖然被困,但另外兩尊聯手,完全可以抗衡方運,擺脫畫地為牢之後,三聖聯手,絕對能戰勝方運。

    但現在是什麼情況?

    牛迅聖呢?

    敖宙為什麼委屈巴巴像個受罪的小媳婦兒一樣在方運腳下,偏偏還有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喜悅?

    狼固聖有點迷惑,顯然,之前的計劃不能用了,現在應該做什麼?

    是逃跑,還是跟敖宙聯手對抗方運?

    狼固聖沖敖宙眨了眨眼。

    敖宙面無表情。

    狼固聖又眨了眨眼。

    敖宙緩緩問:「狼固,你眼睛里進沙子了?」

    這一剎那,狼固聖幾乎氣得全身炸裂,之前他就因敖宙不戰而逃生氣,現在確定敖宙完全投靠方運,心中的怒火幾乎徹底焚毀理智,完全不去考慮敖宙為什麼老老實實臣服。

    「敖宙,你是諸天萬界最無能、最廢物、最懦弱的半聖!」狼固聖大吼。

    「敢侮辱本聖!我干你**!」

    敖宙暴怒,雙眼通紅,龍鱗炸起,也不管頭上的方運,一低頭,離開方運,直直竄過去撕咬狼固聖。

    方運右手繼續拋擲小流星,左手已經抬起一半準備動手,隨後搖搖頭,微笑著觀戰。

    敖宙雖然被方運摔傷,但都是角力造成的皮肉傷,聖力損耗不大,血肉重生後幾乎等於完好無損。

    而狼固聖用命撞碎畫地為牢的天獄萬重。

    於是,戰鬥完全呈一面倒。

    就見敖宙展現出蛟族強大的一面,把狼固聖按在地上,瘋狂攻擊,聖力噴涌,生生把狼固聖打進海底數萬丈的深處,打得地動山搖,海底塌陷,沙石衝天,最後把狼固聖打得血肉湮滅,化為塵埃,徹底消失。

    比狗舔過的盤子都乾淨。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