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突然,北極天城中心環繞著巨塔的岩石巨龍動了起來,表面的岩石紛紛開裂,最後,出現一尊巨大的灰黑色岩石龍聖。

    那體長萬丈的岩石巨龍脫離巨塔,向方運飛去,盤在方運與敖宙之前,但頭部稍稍低於方運所在。

    敖宙終究是蛟龍,看到真正的半聖本體,哪怕是戰魂,也不敢怠慢,急忙道:「敖宙見過上使。」

    那敖窟也不理敖宙,反而微微向方運低頭,道:「敖窟見過方聖。」

    龍城的所有水族難以置信地看著這一幕,這才過去沒幾個月,縱然方運已經封聖,敖窟也不應該如此,敖窟畢竟是北極天城之主,即便見到普通大聖,也無須低頭。

    許多水族細細感應,心中掀起滔天巨浪,因為它們發現,方運竟然對自己的血脈和力量有絕對的壓制!

    比敖窟和敖宙的壓制更強。

    「難道,方運的血脈在龍族相當於大聖?」

    所有的水族心驚膽戰,不明白髮生了什麼。

    之前不少水族見過方運,但現在看著方運,都感到方運特別陌生,方運的變化,不是從文豪到半聖的變化,倒像是從文豪到聖祖的變化。

    敖宙偷偷觀察敖窟,發覺敖窟竟然充滿疑惑與緊張,內心重重震了一下,自己是蛟族,或許感受到的血脈壓制不夠真切,敖窟可是真龍半聖,連他都這種態度,可見方運的血脈壓制到了何等程度。

    方運點點頭,道:「都是自家人,不必客氣。」

    敖窟道:「在下此來,是為請罪。之前派您去罪海,本以為罪海與外界封閉,能確保您的安全,沒想到還是出了意外。直到現在,我們都不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只知道出了一些問題,正準備查證。」

    方運低頭問敖宙,道:「從我離開到回來,過了多久?」

    「十七天。」敖宙老老實實回答。

    方運心中瞭然,實際上,自己原本定位的時間是離開后一天的時間,但影響時空旅行的因素太多,晚了十六天完全正常,最多算是一點誤差。

    「十七天的時間都沒有查清楚,龍城之中,有人拖後腿啊!」方運緩緩道。

    敖窟一開始不覺得如何,但聽到最後,方運表達不滿后,敖窟立刻發覺全身聖力流速減緩,一身聖威被削去七七八八。本來就弄不清方運身份的敖窟,此刻更是心驚膽戰,謹小慎微。

    「您說的是,是龍城沒做好。」

    方運扭頭望了一眼深海之中龍城主城所在,道:「龍帝戰魂還在沉睡嗎?」

    敖窟猶豫數息,暗中傳音道:「實際上,聖祖層次的遺念都沒轉化為戰魂,都還只是遺念。」

    方運點點頭,這樣的話就合理了,若是聖祖都已經轉化為戰魂,自己在罪海遭到攻擊,龍帝聖魂不可能袖手旁觀。

    戰魂和遺念,都會被束縛在龍魂世界或龍魂戰場,但戰魂可以移動的範圍大一些,幾乎可以來去於整個龍魂世界,而遺念所移動的範圍很小,有的甚至被困在最後一戰的地方。

    方運抬起頭,道:「我要先去解決妖皇……嗯,現在應該叫聖道劍主了,然後去一趟龍庭。」

    敖窟暗暗叫苦,道:「您還是直接去龍城主城修鍊吧,用不了多久,龍城便會排開所有外界來者,那古虛也會離開。現在古虛剛剛封聖,實力有限,必然不敢在龍城亂來,您沒必要與他為敵。我不是看低您,是您太年輕了。您現在理當繼續修鍊,待有把握之時再出手。」

    「我現在有把握。」方運道。

    敖窟無奈道:「或許我不清楚您的實力,但我很清楚那古虛的力量,他有聖道劍主、真血聖座與通天之橋,意味著哪怕我們龍族舉全族之力,都殺他不死。他如同妖界的天命之子,無論用什麼辦法,他都可以在最後逃跑。更何況,他身上有太多的寶物。我們剛知道,他之前竟然得了一件龍衣,這又多了一條性命。」

    「無妨。你只知他強,你就不問問為何敖宙在我腳下?」方運問。

    敖窟愣了一下,盯著敖宙看。

    北極天城所有水族都盯著敖宙,把敖宙臊得全身聖血涌動,鱗下處處透著紅光。

    敖宙忍不住解釋道:「方運陛下神勇無敵、豪氣蓋世、義薄雲天、威能無雙,僅僅拿出一半的實力,就擊敗我、狼固聖與牛蠻聖,我大徹大悟,棄暗投明,重歸水族懷抱,甘願為方運陛下做牛做馬百年,洗刷身上的罪孽。」

    眾人一愣,敖宙這話,與其說是羞愧,不如說是驚嚇,隨後方運的兩個字,讓他們更加難以置信。

    「一成。」

    敖宙微微低下頭,重重嘆了一口氣,沒想到,自己跟方運的差距竟然這麼大。

    敖窟不斷眨眼,忍不住問道:「您說的一成,是您力量均分為十,只取其一?」

    「就是十分之一。」方運道。

    敖窟又看向敖宙。

    敖宙道:「你別看我,反正我們三個輸得很慘。」

    敖窟重重點頭,道:「聽了你剛才的話,我應該可以想到有多慘。」

    敖宙面紅耳赤,暗罵敖窟不給自己面子,悶哼一聲,隨後衝下方眾水族吼道:「看什麼看,沒看過這麼威猛的蛟聖啊?滾一邊去!」

    恐怖的聖威遍布整座北極天城,北極天城各處的水族人仰馬翻,紛紛轉身,背向敖宙,不敢再議論。

    方運則望向遙遠的西方,道:「古虛,本聖來也。」

    說完,方運和在罪海一樣,伸指在前方豎直一劃,形成巨大的空間裂痕並穩定為空間之門。

    敖宙一擺尾巴,衝進裡面。

    敖窟看著慢慢合攏的空間之門,半天沒反應過來,半聖能進行短距離挪移誰都知道,大聖能橫渡虛空也不算什麼,但一個新晉半聖自開空間之門,還能把一尊半聖蛟龍帶進去,這就超出了大聖的極限!

    敖窟竭力回憶方運的動作,發覺方運的動作非常奇特,洒脫隨意,像極了傳說中聖祖的手段,於是再仔細回想,消耗聖力推演,結果身體一顫,聖力失衡。

    「陛下,怎麼了?」眾多水族紛紛詢問。

    敖窟搖搖頭,望著空間之門消失的地方,許久不語。他剛才全力推演方運開闢空間之門的手段,但結果是,自己不僅看不懂,反而因為對方的聖道之力太精深,差點反噬!

    大聖的聖道都不至於如此!

    「或許,他真有可能戰勝古虛……」敖窟喃喃自語。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