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我很期望他逃跑。」方運一邊寫一邊道。

    敖宙立刻想通,笑道:「還是陛下您智慧過人。古虛乃是妖界看重的封祖之人,若是剛封聖第一戰就逃跑,必然會對他未來的聖道形成巨大的打擊,甚至可能會導致無法封祖。當然,您執掌法家法典與法冠,他若是逃跑,您使用大通緝令,可以讓他逃無可逃。」

    方運沒有說話,繼續書寫《古妖史》。

    以前書寫古妖史極耗精神,但現在方運已經封聖,書寫起來極快,幾乎一息一行,完全不費精神。

    敖宙又道:「陛下,就算您不怕古虛逃跑,但也不能讓他如此成長下去。我見他聖力源源不斷,必有寶物,自身聖界怕是遠超普通半聖,持續下去,他可能先耗盡您的聖力。」

    「無妨。」

    敖宙無奈,只好等待,並同時觀察古虛與方運,許久之後,隱隱明白,方運現在書寫文字,恐怕也是在穩定自身力量,相當於在修鍊,畢竟方運再強,也是剛剛封聖,至於最後如何,現在還看不出來。

    四凶步步緊逼,古虛無奈之下,又拿出一件半聖寶物。

    那寶物,乃是一根奇特的潔白羽毛,貼在古虛的肩頭,一旦遇到強大的攻擊襲來無法躲避,他的身體便化為漫天羽毛,隨後本體挪移到其他地方,躲開攻擊。

    「幻空白羽……」敖宙輕聲嘆氣,跟古虛比,自己簡直就是半聖中的乞丐。

    有了這幻空白羽,古虛如虎添翼,竟然化被動為主動,連續擊傷除百里水母之外的其他三凶。

    敖宙正要提醒方運,突然,萬里天空化為蒼青之色,一個巨大的雲渦出現在戰場的正上空,接著,一頭萬丈蒼青真龍探出巨大的頭顱,長嘯一聲,如飛鳥捕食一般,從天而降,撲向古虛。

    敖宙眨了眨眼,身為水族半聖,竟然完全認不出這條巨龍的來歷,但卻能感應到,這頭蒼青真龍的血脈層次極高,甚至還要超過大聖真龍,恐怕是堪比龍帝的異種。

    蒼青真龍宛如青色閃電,瞬間抵達古虛身後。

    古虛感受到那莫名龐大的力量,急忙使用幻空白羽,挪移到另一處,但是,潛伏已久的萬毒蛇主突然出擊,結結實實困住古虛,身軀化為大量蛇頭,張口咬下。

    「給我……滾!」

    就見古虛暴喝一聲,頭頂血氣衝天,一座醜陋的黑石之山衝天而起。

    一圈圈黑色火焰向四面八方擴散,不疾不徐,但卻充滿唯我獨尊的氣息,每一圈火焰都好像是火中的帝王。

    無論是古妖四凶還是萬毒蛇主,都遠遠避開,不敢靠近古虛。

    不得已,他們只敢從遠處攻擊。

    古虛站在半空,根本不需要自己動手,不斷擴散的環狀黑色火焰便能抵消一切。

    黑色火焰所過之處,空間撕裂,虛空重疊。

    古妖四凶竟然回頭看了一眼方運,他們已經束手無策。

    但是,蒼青之龍衝上前,所有的黑火如同冷油與水一樣,與蒼青交錯而過,互不影響。

    「哼!」古虛冷哼一聲,對戰蒼青之龍。

    蒼青之龍的實力還在古妖四凶之上,但問題是,它終究只是真龍文台演化而成,對付普通半聖自然手到擒來,但對付古虛這種萬界巔峰天才,卻有些吃力,很快落在下風。

    不過,終究是方運文界的力量,這蒼青之龍也只是弱而不敗、退而不潰,甚至有機會憑藉方運之前得到的半聖寶物晶炎冰石逼退古虛,單單這一點,就堪比萬界普通天才。

    「難辦了。」敖宙喃喃自語,他自然認得那黑石之山,那可是火族大聖的寶物,還是用一顆奇特的太陽煉製,尋常半聖觸之即傷,

    蒼青之龍繼承龍族特質,掌控水火風雷,但比起火族來說,還是差了一些,最多能保護自己,難以護住其他四凶。

    那古城身體奇特,絲毫不懼怕古虛的其他攻擊,但唯獨怕火。

    敖宙偷偷觀察,發現方運還在快速書寫《古妖史》,正要提醒,就見方運突然停筆,一張古舊聖頁飛到方運面前。

    硯龜立刻眉開眼笑,屁顛屁顛地跑到方運面前,再也不像以前那麼囂張並整天想方設法逃跑。

    墨女則緩緩出水,主動飛過去,擁抱方運的筆頭,將白色筆頭染黑,然後如流水一樣,順跟著方運的右臂向上游去,身體如同蛇女,墨汁組成她的下身,宛如長蛇環繞在方運右臂上,她的上半身則坐在方運的右肩頭。

    隨後,筆老鬍鬚延長,進入筆桿,最後直達筆頭,讓鬍鬚與毛筆徹底融為一體。

    灰黑藍斑的釀光瓶飛出,大肚細頸,周邊有八碗。

    釀光瓶徐徐傾斜,就見烈如岩漿的赤紅酒液徐徐流淌,分別落在八個杯子之中。

    酒漿落杯,自成火山,酒液岩漿不斷溢出,又不斷被火山吸收,往複循環。

    當年的釀光瓶,已經是了不得的釀酒寶物,但現在,這最普通的酒液,也變得無比醇厚,凜冽的酒香瞬間遍布數萬里。

    古虛明明在進行生死之戰,但看了一眼方運面前的美酒,竟然喉嚨一動,咽了一口口水。

    方運一張口,酒杯飛到唇前,一飲而盡。

    就見方運全身赤紅,隨後,周身噴發火焰,燒盡大儒衣袍,只留玉鎧長褲!

    在看到方運玉鎧長褲的一剎那,敖宙嚇得差點跪下。

    「不,不可能,那不可能是帝族玉鎧!一定是方運自己的寶物!他就算回到帝族,也不可能擁有玉鎧,這可是正統帝族的標誌,他怎麼可能是帝族人,對,一定不是真的,只是寶物而已!」

    敖宙在心裡反覆念叨。

    方運身上火焰收斂,隨後又向外噴發,如此反覆九次,體表的赤色才緩緩散去,但皮膚遠比之前紅潤,如同剛泡過溫泉。

    濃烈的酒香甚至引來墜星海中一些奇特的意念,但靠近后立刻撤退,只是遠遠觀看。

    「痛快!」

    方運大笑一聲,子夏筆應聲而落,龍鳳環繞,聖音響徹百萬里。

    君不見,長江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復回。

    君不見,高堂明鏡悲白髮,朝如青絲暮成雪。

    人生得意須盡歡,莫使金樽空對月。

    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盡還復來。

    烹羊宰牛且為樂,會須一飲三百杯。

    王夫子,敖龍聖,將進酒,杯莫停。

    當寫到這裡的時候,方運身後浮現黑色虛空漩渦。

    .

    .

    .

    把黃河改成長江不用多解釋吧,畢竟方運是長江之主。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