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兩杯神酒,分別飛入虛空漩渦中。

    龍城之中,王驚龍化身一愣,看著前方虛空漩渦緩緩出現的神酒,哈哈一笑,伸手接下,大口暢飲,隨後將酒杯送回虛空漩渦。

    燭龍城,燭龍大殿。

    一杯酒從虛空漩渦中出現。

    龍聖敖震露出欣慰的笑容,一張口,飲盡杯中酒,隨後燭龍殿中火光大作。

    「痛快!」

    方運下方,敖宙眼巴巴看著美酒,口水都快流了出來,心想方運為什麼不寫敖蛟聖,那樣的話自己豈不是能青史留名?

    接著,方運再飲一杯,繼續書寫《將進酒》。

    與君歌一曲,請君為我傾耳聽。

    鐘鼓饌玉不足貴,但願長醉不復醒。

    古來聖賢皆寂寞,惟有飲者留其名。

    陳王昔時宴平樂,斗酒十千恣歡虐。

    主人何為言少錢,徑須沽取對君酌。

    五花馬,千金裘。

    呼兒將出換美酒,與爾同銷萬古愁。

    隨後,方運身後浮現一個又一個虛空漩渦,神酒不斷往複來回,釀光瓶不斷倒酒。

    這些神酒,分別飛往龍城不同的地方,有的飛往敖震、敖窟面前,有的飛往人族半聖化身面前,有的落在鰻霆皇等好友面前,有的飛往外族友人面前,如烈聖化身,如星妖蠻友人,如薛白衣的化身。

    所謂言錢少,是讓朋友學陳王宴會上的人一樣,不要在乎酒的價值,勸所有好友與其在龍城不斷奔波,不如暫時休息,一起飲酒同樂,享受著人間至美的酒漿。

    方運宴客,萬里同在,一界共飲!

    方運收筆。

    筆老、墨女、硯龜與聖頁,發出四重神光。

    硯龜怒吼,詩詞不滅。

    筆老拂須,元氣不息。

    墨女昂首,直跨一境。

    聖頁化形,虛實相生。

    隨後,這首非戰詩橙色才氣光柱直上五尺,傳天下!

    傳天下是詩詞水平,非戰詩沒有戰詩境界,普通的力量就算能提升戰詩境界,也無法提升非戰詩詞力量,但墨女不同,她擁有強大的威能,非戰詩詞不能轉化為戰詩詞,所以,傳天下之境,直接提升到驚聖!

    到了驚聖層次,這首《將進酒》等於和戰詩詞五境的聖臨一樣,定能喚來半聖。

    但問題是,人族眾聖有喜歡飲酒的,但沒有酒聖,酒聖只是民間對杜康的敬稱,沒有資格入聖。

    那麼這首詩能驚動誰?

    文中之有陳王曹植,但不是半聖,敖震顯然不屬於人族,王驚龍最符合,可王驚龍有重任在身,無法分神。

    所以,當《將進酒》的才氣直升六尺,達到驚聖的程度后,所有異象都停止了。

    一切本應該出現的詩詞異象,都靜止不動,無法再增加。

    連最強大的驚聖都無法形成,其他力量自然不敢放肆。

    敖宙愣了,一直警惕的古虛也愣了,結果被蒼青真龍一巴掌拍飛。

    連古妖四凶都看出來,方運面露無奈之色。

    方運輕輕搖頭,力量太強,有時候也是悲劇啊,本來想憑藉長江之主的身份,藉助《將進酒》把黃河之水改成長江之水,然後澆滅黑石之山的火焰,沒想到,鬧出這麼一個烏龍。

    方運正要換首正正經經的戰詩詞,突然,虛空震蕩,時光橫流。

    時空風暴降臨在方運身後。

    方運本能反應是遠離,但下一剎那便意識到,這奇特的虛空風暴和自己之前遇到的不一樣,並沒有殺傷力。

    淺藍色中帶著七彩光華的時空風暴降臨,很小,只有丈許,遠遠不如之前遇到的時空風暴強大。

    接著,一個身形挺拔、腰間佩劍的白衣男子邁步而出。

    那白衣男子英偉不凡,雙目蘊光,氣勢如山,彷彿孤傲地站立於世界的巔峰,胸懷萬界,睥睨世間,即便聖祖也不能讓他低頭。

    那白衣男子看了一眼方運,面露異色,正要開口,雙眼瞪大,猛地抽了抽鼻子,竟完全不理方運,扭頭看向釀光具,雙目發亮,面生紅霞,露出迷醉之色。

    「迷路至此,先討杯酒喝。」那白衣男子痴痴地盯著美酒。

    方運哈哈一笑,就見八隻杯子的神酒倒空,接著釀光瓶一杯一杯倒酒,每倒一杯,便換一種酒,先是倒滿八種美酒。

    美酒一杯接著一杯飛到那白衣男子身前,白衣男子喝完一杯,酒杯便回返,釀光瓶再倒一種美酒。

    就見白衣男子周身神光不斷閃爍,全身衣衫物品全都崩碎,整個身體被不斷閃爍的神光包圍,好像隨時可能會被神酒撐爆,但還是完全不在乎,一口一杯,不斷暢飲。

    最終喝了整整十斗的酒後,那白衣男子終於停下,一頭栽倒在半空,卧在虛空,被神光包裹,呼呼大睡,甚至傳來重重的鼾聲。

    方運回頭,望向古虛。

    古虛有點想笑,人族真是會玩,驚聖驚出個酒鬼,下次會不會驚出個飯桶?

    敖宙也無奈,心道人族真是什麼人都用,這人明顯不是人族半聖,不知道哪個犄角旮旯來的,喝完酒就睡,跑這裡找客棧來了?

    突然,方運面前的聖頁一動,化為七彩神光,直衝天際。

    與此同時,聖元大陸的長江源頭,昆崙山中,重重一震。

    方運上空,聖頁所化神光如同水墨一樣,交織出一片群山,隨後,群山之中洪水上涌,凝聚出一條寬闊的大江,形成直徑數十里的巨大水柱,宛如瀑布一般,自天而降。

    水流之中,聖道隱現,聖力奔涌。

    聖力長江落在黑石之山上。

    轟轟轟……

    聖道對撞,聖光炸裂,古虛所在彷彿有數以百計的眾聖在戰鬥,空間震蕩,虛空崩壞。

    所有的火焰消失不見。

    「想壞我聖寶?」

    古虛沒想到,區區一首聖詩就能阻撓自己的半聖寶物,這簡直是在羞辱自己。

    古虛揮拳而去,滔滔血氣長河逆流而上,彷彿形成血色長江,寬達數十里,要與上方真正的聖力長江對撞。

    但是,古虛強大的力量穿過聖力長江,直上高空,消失不見。

    古虛的力量對聖力長江毫無影響。

    聖力長江的江水,源源不斷傾倒在黑石之山上,神光爆射,水汽蒸騰。

    「好一個文房四奇!」

    古虛終於意識到,這是文房四奇的作用,當年兩界山那麼多半聖都束手無策,看來自己今天也沒辦法解決這長江之水。

    古虛收回黑石之山,長江之水立刻停止。

    但是,上空的崑崙群山還在。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