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看清方運,古虛才看清那團白光。

    那是一尊由純白色聖光組成的方運巨像,盤坐星空,五官清晰,雙目緊閉。

    那聖光方運看上去並不大,也就十幾層樓那麼高,但若是繼續看,會發現越來越大,直到布滿整個天地。

    聖光方運明明閉目打坐,但在古虛的感知中,他眼觀一界,無所不知。

    剛才那強大的十方沉淪,就是被這聖光方運化解。

    古虛沒有親眼見過這種聖光人族,但在妖界的典籍和神念影像中見過。

    當年的孔聖和人族亞聖的聖念,就是這等樣子。

    不過,哪怕是當年孔聖橫壓妖界的時候,聖念巨像也有一些透明,而現在方運的聖念巨響不僅不是透明,反而無比濃厚。

    彷彿是牛奶組成。

    那聖念方運彷彿有一種扶危定亂的大威能,聖念所在,十方安定。

    古虛發覺,整個空間都變得粘稠起來。

    一道道極其細微的漣漪以聖念方運為中心,向四面八方蕩漾,遍布億萬里。

    鎮封十方。

    大聖威能!

    古虛倒吸一口涼氣,因為這是方運第二次展現本體的威能,之前空間挪移,現在是更強大的鎮封十方。

    鎮封十方之中,大聖之下不能使用任何與空間有關的力量。

    哪怕是大聖,除非同樣有鎮封十方的大威能,否則一切空間能力全都被封禁。

    古虛難以置信地看著方運,人族和妖蠻不同。

    妖蠻的眾聖威能,主要靠血脈繼承,然後靠運氣。

    人族的大威能,主要是憑藉自身的能力。

    如果能力不足,再幸運也得不到強大的威能。

    古虛無法理解,方運憑什麼剛封聖就得到兩種空間大威能,而且是大聖威能?

    方運一眼看懂了古虛的疑惑,淡然一笑,並未解釋。

    回到太古時期,經歷了眾祖之戰,更是長期在混沌真空之中修鍊,方運對空間力量的理解已經遠超當世所有大聖。

    「為什麼你的氣息並未有絲毫減少?」古虛望著方運,聲音中充滿無法掩飾的失落。

    現在的他,完全淪為普通半聖。

    方運一步一步邁向古虛,一步百里,空間挪移。

    在後方,聖道書房已經徹底破碎,但那些文房用具還在,但大都出現裂縫。

    敖宙小心翼翼地站懸浮在書桌上,獃獃地望著方運。

    他看到了剛才發生的一切,但是,他無法理解。

    古虛見方運不說話,認定他蔑視自己,冷笑道:「你不要強撐了。即便是你,經歷了大戰,也不可能保持巔峰狀態。你現在,殺不死我!我的寶物,你想想不到!」

    古虛說完,高傲地仰起頭,背後神光衝天,整整六件半聖寶物飛出。

    一把半聖巨錘,一把半聖巨斧。

    頭頂一個半聖銅瓶,身前出現一面半聖盾牌,身體覆蓋鱗甲聖鎧,表面環繞著由半聖寶物形成的絲絲縷縷的白色絲線,形成透明的光繭,將他徹底包圍。

    單憑這六件半聖寶物,古虛哪怕聖力衰竭,也能殺死一尊普通半聖。

    「不錯。」

    方運說完,突然向古虛拋出小流星。

    古虛急忙躲閃。

    就見小流星一分為十,十顆太陽碾壓空間,向前賓士,直直撞向古虛。

    在鎮封十方的大威能中,古虛根本躲不開那麼龐大的太陽,只得怒吼一聲,控制半聖寶物攻擊太陽。

    失去了帝霆真血的力量,這種程度的太陽只和普通太陽差不多,對普通半聖來說有威脅,但對古虛來說算不上什麼。

    方運收回小流星,又再度拋出。

    二十顆太陽飛去。

    接著,四十顆太陽,八十顆太陽,以及,一百六十顆太陽!

    三百一十顆太陽散發著浩瀚的熱力,撞擊古虛,籠罩古虛。

    古虛根本不敢防守,他承受不起三百多太陽同時爆炸的威力,只能主動攻擊,一顆又一顆太陽炸開。

    每一顆太陽爆炸,都會外放出強勁的聖道火焰,衝擊古虛。

    古虛苦不堪言,但只能咬牙堅持。

    方運看了看暗淡的小流星,收起來,然後,又從文界拿出一件又一件書房用具。

    筆架、筆洗、書桌、筆筒、椅子等等等等。

    拿出完整的一套之後,淡青色的半透明聖道書房再度出現。

    遠處的敖宙外放聖念,帶著硯龜和聖頁等完好的文房用具,飛入新的聖道書房,老老實實恢復三尺身軀,趴在書桌之上裝文具。

    敖宙感覺自己的腦子已經僵化,方運哪來的這麼多聖位文具?

    方運在聖元大陸的時候,所獲無數,他人所贈加上戰利品加上自己的收藏,可以湊齊數百套。

    而所有的東西,都經歷了時光的洗禮。

    方運再度坐於桌椅上,鋪開聖頁,提筆蘸墨,望著前方不斷衝擊古虛的太陽,並不下筆。

    過了好一會兒,古虛才精疲力竭地擊潰最後一顆太陽,身體也被太陽爆炸的力量衝擊得不斷後退,不斷翻跟頭,已經無法保持平衡,晃晃悠悠。

    他的兩把半聖兵器的表面已經坑坑窪窪,四件防守聖道寶物也變得殘破。

    「呼呼呼……」

    古虛竟然大口喘著粗氣,胸口劇烈起伏,周身的傷口正在以極緩慢的速度恢復。

    「你……殺不死我。」

    古虛彎著腰,弓著背,但雙眼死死盯著方運,眼中充滿不屈。

    方運卻並不理會古虛的憤怒,道:「我周遊太古,觀崑崙真體,偶得一詩,氣象萬千,諸天難及。此詩一出,橫出三界,才壓古今,當得上萬界第一聖道戰詩。今日初次詩成,為你送行,好叫你黃泉路上不孤獨。」

    古虛冷冷一笑,道:「你以為我文才不佳,就對人族詩詞一竅不通?人族詩詞,我早就閱遍,包括聖道戰詩。你們人族歷代半聖,皆輕詩詞而重經典,最近幾十年戰詩才大行其道。他們的聖道戰詩雖然不錯,但不過是點綴。更何況,聖道戰詩與尋常戰詩不一樣,成詩極為嚴苛,所以人族至今沒有傳世的聖道戰詩。你不過剛剛封聖,憑什麼作聖道戰詩,又妄稱萬界第一?如若真有萬界第一聖道戰詩斬我,我死而無憾!」

    方運道:「死而無憾?誅殺妖界第一天才,我本來有些遺憾,既然你都無憾,那也算幫我了了一心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