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古虛面色冷聲道:「哼。你我同為萬界一等一的天才,何必如此?」

    與此同時,古虛雙眼閃過奇異之色,背後的鎧甲徐徐分開,露出他後背上的黑色彎月刺青。

    黑色彎月竟然動了動,宛如活物一樣,散發著奇異的氣息。

    妖界眾聖樹。

    眾聖樹的樹冠層層疊疊,面積甚至超過聖元大陸,裡面居住著大量的妖蠻。

    而今天,在一層宛如陸地的樹葉上,一支從未在外界露面的精銳大軍嚴陣以待。

    這支大軍身穿統一的黑色妖鐵鎧甲,以各族為方陣排列,足足有千萬之眾!

    哪怕是妖界主攻的兩界山外的妖蠻,跟這支大軍比都暗淡無光。

    這支大軍乃是妖蠻完全為了龍城組建,為了攫取龍城的寶物,妖界籌劃了數千年,以致於這支大軍都沒有參加兩次兩界山大戰。

    這支大軍中,最弱的妖蠻也是妖王!

    大妖王竟然達到百萬之數,皇者竟然足足有一萬。

    若無半聖阻擋,這支大軍幾乎可以屠滅任何族群。

    哪怕面對一尊普通半聖,龍城軍也可戰勝!

    不過,這支龍城軍中除了不到十分之一的精銳是靠自己修鍊而成,其餘九成的妖蠻都是被外力催熟,代價是他們只剩三十年的壽命,而且永遠無法再晉陞新的境界。

    但是,他們在什麼妖位,實力就和同妖位的妖蠻一模一樣,實力沒有絲毫減弱。

    這支千萬妖蠻精銳大軍正前方,有一座大殿。

    大殿之中,皆是半聖。

    這支龍城軍的指揮者,是妖聖獅壇。

    而在大殿之中,不僅坐著獅壇,還有整整九尊半聖。

    千萬妖蠻精銳加十尊半聖,就是完整的龍城軍!

    這支龍城軍的上空,散發著奇特的氣息,無比厚重,又無比強大。

    他們,凝聚著妖蠻的族運。

    這是一支能影響妖蠻全族興衰的大軍!

    「古虛陛下已經開啟黑色彎月,說明他已經在墜星海找到合適的地點。」

    「龍城狀況如何?」

    「由於異變連連,外加古虛陛下的封聖對龍城影響極大,導致龍城防禦驟然下降,現在表面已經出現許多裂痕,我們可以藉助月樹提前進入。十天之後,龍城最外層防禦就會徹底崩潰,眾聖可以不用藉助外力就可直接進入。」

    「按照原計劃,現在正是我們大舉進入的好時機。這時候進入,既不會讓月樹消耗太多的力量,也可以比其他各族提前十天,我們十聖聯手,十天的時間足以橫掃龍城外城。至於內城和主城,留到以後再說。」

    「不錯。聽說方運要去殺古虛,古虛現在啟動黑色彎月,說明他有些危險。我們若是現在殺到,你們說方運會如何?」

    「自然嚇得兩腿發軟,屁滾尿流!」

    「待征服龍城外城,我們便殺向兩界山,屠滅人族!」

    「哈哈哈……」

    「那麼我們再準備一段時間?」

    「我們已經準備了數千年!更何況,我們越快進入,古虛陛下越高興!」獅壇道。

    其餘九聖相互看了看,重重點頭。

    古虛是妖界欽點的未來聖祖,如果這次能幫到古虛,一旦古虛封祖,自己功勞之大難以想象,甚至有望晉陞大聖。

    「那麼,開啟星空大挪移通道,向龍城進發!」

    「向龍城進發!」

    眾聖齊齊大吼,千萬妖蠻精銳也跟著大吼。

    他們上空的族運,暴增十倍!

    妖界意志已經在他們身上押下重注!

    龍城,墜星海。

    「哦?」方運饒有興趣地看著古虛。

    古虛微微一笑,道:「你清楚,我已是妖界眾聖之首,換做以前,我不會與你妥協,但你展現的實力證明你有與我平起平坐的資格。不如這樣,你我先放下成見,進行一次談判,解決你我和兩族的紛爭。如果談判失敗,我們再分生死,如何?」

    方運笑了笑,再度把子夏筆送入硯龜的後背,蘸飽濃墨。

    敖宙隱隱約約感覺不對,不斷給方運使眼色。

    方運目光掠過敖宙,又看向古虛。

    「好,你說吧。」

    方運和善地說完,子夏筆落在聖頁之上,書法五境,龍飛鳳舞。

    念奴嬌。

    方運僅僅寫出詞牌名,便是萬里空間震蕩。

    古虛面色微變,道:「為什麼不先談判再決一雌雄?」

    「你說,我寫,兩不耽誤。在我寫完之前,你有機會說服我,兩全其美。」

    方運竟然完全不聽古虛的話,繼續書寫,寫完全詞名。

    念奴嬌,崑崙劍陣!

    百萬里空間震蕩,層層漣漪激蕩。

    墜星海中一些強大的存在有一種不詳的預感,紛紛遠離。

    「方運,你先停筆,聽我說……」

    方運卻好像沒聽到,繼續書寫自己的第一首聖道戰詩。

    之前的百萬年藏鋒詩也好,那首《將進酒》也罷,都不是聖道戰詩。

    聖道戰詩的特點便是,落筆漆黑,收筆灰白,半字黔首,半字布衣。

    平民穿不染色的布衣,布衣灰白。

    百姓頭戴布巾,頭巾漆黑。

    無論是「念奴嬌」還是「崑崙劍陣」,這七個字都是上半部分是黑色,下半部分是灰白色,格外怪異。

    「你說吧,我聽著。」

    方運說完,根本就不抬頭去看古虛,而是徐徐落筆,書寫這首詞的正文。

    古虛直欲抓狂,但又有所顧忌,只好忍氣吞聲道:「好,那你慢慢寫,但最後一字不要落筆。關於兩族之戰,我們妖界可以收兵,但你們人族需要進貢。每年一貢,是為歲貢。不僅要進貢布匹、金銀、美食,還要進貢能工巧匠以及美女,各國國君必須派遣公主到我妖界嫁給我妖蠻天才。」

    古虛完全是以聖念說出,瞬間傳到方運耳中。

    方運一邊書寫聖道戰詞的正文,一邊緩緩道:「我人族,不納貢!不和親!不割地!不稱臣!天子守國門,眾聖死社稷!」

    方運字字鏗鏘有力,口含天憲,整個墜星海甚至整座龍城,都在縈繞著這句蕩氣迴腸的話。

    甚至,引發聖道之音!

    無形的政道偉力,降臨龍城。

    在說話的期間,方運寫完聖道戰詞的上闋。

    橫空出世,莽崑崙,閱盡人間春色。

    飛起玉龍三百萬,攪得周天寒徹。

    夏日消溶,江河橫溢,人或為魚鱉。千秋功罪,誰人曾與評說?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