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所有妖蠻半聖大驚失色,之前經歷了躲無可躲的眾生之怒,本來已經夠詭異。幸好半聖多,分擔了眾生之怒的力量,才避免有人隕落。

    但現在,更詭異的力量出現了。

    因為他們除了感覺到眉心發涼,沒有其他任何感覺。

    剎那之後,他們更加恐懼,因為他們發現,當眉心扎著誅邪劍的時候,內心竟然多了一絲安寧,多了一絲寧靜,不再那麼恐慌。

    什麼劍插在自己額頭上不僅能讓自己不在乎,反而會感到心平氣和?

    所有半聖毛骨悚然。

    他們內心的恐懼瘋狂蔓延,恐懼強烈到誅邪劍的力量都無法讓他們平靜下來。

    這種力量,太詭異了。

    如果是眾生之怒是妖蠻半聖們所能理解的極限,那這誅邪的力量已經超出了他們的理解。

    就見一個個眉心扎著血色誅邪劍的妖蠻眾聖面面相覷,不知道說什麼,不知道做什麼。

    「我們怎麼辦?」一尊象聖問。

    「我感覺,我們需要冷靜一下。」一尊狼蠻聖竟然用純正的人族語說話。

    一尊狐聖同樣用人族語道:「我們是半聖,需要冷靜地梳理一下事情地經過,然後找到合理的解決方式。」

    「我也覺得有道理,我的頭腦清醒了許多。」

    「是啊,我以前太蠢了。」一尊牛蠻聖面露懊惱之色。

    那狐聖道:「其實這崑崙劍陣,也沒多少惡意。正如孔聖所言『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人不知而不慍,不亦君子乎』。」

    象聖道:「是啊,這崑崙劍陣,或許是遠方來的朋友。咱們不知道怎麼回事,還是別亂生氣,那樣我們就是君子了。」

    狼蠻聖搖頭道:「不不不,你這是通俗解釋,現在聖元大陸更喜歡《四書新注》中的方聖解釋。方聖不是這麼說的,他說的有朋自遠方來,是和遠方誌同道合的朋友一起交流,哪怕自己沒能一展所學,讓朋友去建功立業,也是一件高興的事。聯繫到我們現在的處境,我們與崑崙劍陣交流,哪怕殺不死方運,讓其他妖蠻去殺,也是值得高興的。」

    狐聖點頭稱讚道:「不錯。『人不知而不慍,不亦君子乎』說的是,哪怕我們沒能誅殺人族,但我們在今天的交流中有所收穫,不去生氣憤怒,我們也一樣是君子。」

    「不錯。這句話和『見賢思齊』有異曲同工之妙……」

    妖蠻半聖全部用純正的人族語交談。

    所有的妖蠻半聖的眉心之中都有一個半透明的方運,那個方運閉目盤坐,念誦眾聖經典。

    方運的聲音如晨鐘暮鼓,又好像山崩海嘯,無比宏大。

    這個半透明的方運彷彿置身於萬界虛空中心,背後天理之輪徐徐轉動,成為妖蠻半聖與聖界之間的樞紐,間接控制妖蠻半聖們的力量。

    方運念誦出的眾聖經典內容化為金光文字飛出,一個連著一個,如同金色鎖樣,深入妖蠻半聖的身體,緊緊地束縛他們。

    在妖蠻眾聖不知道的戰場中,方運在與他們激烈地爭奪身體控制權。

    由於崑崙劍陣中的黑暗散去,兩界山的人族和妖蠻城的妖蠻都能看到劍陣內的情況。

    現在,無論是人族還是妖蠻,全都陷入茫然狀態,雙目失神,嘴巴大張。

    兩界山前列劍陣,妖蠻眾聖談《論語》?

    關鍵還說的頭頭是道,普通大儒們的文會都沒有這麼精彩。

    接著,天空竟然降下一些透明的花瓣。

    天花亂墜。

    兩族都感覺自己的腦子不夠用了。

    無論是人族還是妖蠻,都用力掐自己,是不是在做夢?

    做夢都不可能夢到這種場面啊!

    妖蠻眾聖說著說著,竟然在半空盤腿而坐,面向內圍成一圈,完全不去管崑崙劍陣如何,認認真真領會《論語》思想,貫徹《孟子》精神,爭當優秀儒家弟子。

    如此幽默的場景,兩族都笑不出來,反而感到不寒而慄。

    到底發生了什麼?

    那到底是誅邪劍,還是邪門劍?

    誅邪劍扎進去后,把妖蠻眾聖的腦子扎壞了?

    一開始,兩族只是發矇,但聽完妖蠻眾聖接下來的話,幾近崩潰。

    「我覺得,有機會我要考一考童生,我對四書五經的理解,已經上升到新的層面。」

    「不錯,接下來我只要精研幾年詩詞,便可成聖前童生!」

    「經歷方才的談話,我感覺我的儒學大有長進,我相信,我十年之後可成大儒。」

    「我的理想是,成為儒家半聖!」一尊狼蠻聖臉上浮現聖潔的光輝。

    「我想精研書法,我特別羨慕那些書法境界高的讀書人。」

    「我喜歡法家,妖蠻的法律真是亂成一團。」

    「我們應該用儒家的力量,改造妖蠻,讓妖界成為一個充滿仁義禮智信的世界。」

    「不錯,眾生平等,天下大同,是我輩讀書人的至高理想!」

    妖蠻城中的妖蠻們臉都黑了。

    兩界山上的人族很想笑,但又不敢笑。

    這場面太詭異了。

    但是,有幾尊半聖一直沒說話,其中以鷹巡聖為最。

    鳥族的智力公認不如獸族。

    所以,鷹巡聖經歷了短暫的迷糊后,完全拋棄那些眾聖經典,認為那些都是無用的。

    但是,看到妖蠻半聖聊得天花亂墜,它有開始懷疑了。

    是自己太蠢,還是那些半聖腦子出了問題?

    於是,在妖蠻半聖討論如何用儒家治理妖界的時候,鷹巡聖忙道:「你們聽我一言!我們是妖蠻半聖,不是人族半聖!你們是不是被方運欺騙了?」

    狐捷聖搖搖頭,充滿憐惜地看著鷹巡聖道:「鷹巡啊,我們都知道鳥族愚昧,沒想到你封聖之後,依舊如此冥頑不靈。」

    象拓聖嘆了口氣,道:「那方聖可是智慧不下於孔聖的智者,你敢說孔聖欺騙你嗎?」

    狼戈聖怒道:「道不同,不相為謀!鷹巡,你自裁吧!」

    「什麼?」鷹巡聖難以置信地看著眾聖,他認認真真看了每一個妖蠻半聖的眼神,除了兩三個還在迷茫,其餘半聖的目光無比清澈,眼神無比堅定。

    「你們中邪了吧!」鷹巡聖尖叫著扇動雙翼。

    狐捷聖嘆息道:「像這種愚昧的半聖,是妖界最大的障礙,我看,我們送他上路吧。」

    「好。」眾聖齊齊點頭。

    「你們……」

    鷹巡聖還沒說完,就被淹沒在無盡的聖道洪流和聖道威能之中,整個身體被徹底氣化,不留一點痕迹。

    狐捷聖看都不看鷹巡聖消失的地方,正色道:「我們推舉方聖為妖界之主如何?」

    「我贊同!」

    「我同意!」

    「古虛執迷不悟,已然伏法,我們不能犯同樣的錯誤,方聖才是萬聖之主!」

    「一燈能破千年暗,一智可掃萬年愚!方運,便是妖界的明燈!」

    「天不生方運,妖界萬古長如夜!」狼戈聖正色說完,聖道之音在高空回蕩,傳遍兩界。
最近更新小說